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75樂章 當初會選他嗎
  “對。”

  沈渡其實有些尷尬,他提前和沈母說想邀請樓初弦回家,就是想考慮一下他們的感受。

  沈母說當然可以,于是他便邀請樓初弦。

  沈父又去和老朋友們耍了,沈母調侃道:

  “你爸爸反倒越大越沒個正行,飯點就會回來了。”

  沈渡只“嗯”了一聲。

  其實他知道的。

  沈父應該是怕自己的存在會讓小兒子放不開,所以每次知道小兒子要來,都提前出去,飯點才回來。

  沈母細細地看著樓初弦,夸道:

  “小弦長得很好看,你們很配。”

  樓初弦被夸了,有些不好意思,看了沈渡一眼,重新看向沈母,說:“謝謝您,阿渡最好看的。”

  沈渡坐在一邊,瞪他。

  這個時候不應該是夸沈母好看,夸他好看是怎么回事!

  沈母被逗笑,仆人們給他們泡好了茶。

  沈霧走進正廳,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其樂融融的場景,他的眉心沉了沉,走近,對沈母說:

  “我回來了。”

  見是他,沈母立馬笑著挪了挪位置,說:“霧霧坐我身邊吧。”

  “好。”

  坐下后,氣氛稍微顯得有些尷尬起來。

  沈母努力拋出話題,讓三個年輕人都可以參與進來。

  她看著挨著坐的沈渡和樓初弦,問:

  “渡渡和小弦今晚是在這里睡嗎?我去讓……”

  沈渡下意識看向樓初弦,征詢他的意見。

  樓初弦捏了捏放在他腿上的手指頭,感到沈渡在害羞,笑了笑,說:“我都可以,看阿渡。”

  他接著補充道:

  “明天我送阿渡去機場,晚塘那邊還有東西要收拾……”

  本來就是早上,再往那邊跑的話,不是很……

  這是隱藏的信息,不用說出來,大家都明白。

  沈母剛想再說些什么,樓梯間探出一個頭。

  “沈哥!樓哥!我去幫沈哥收拾東西!”

  沈渡回頭看過去,發現是方安遠正抱著小兔子走下來。

  “我知道沈哥今天回沈家,想著沈哥肯定想小兔子了,就把小兔子送過來。”

  “晚塘的東西就包在我的身上吧,沈哥和樓哥今晚好好休息就好了。”

  方安遠其實也有點舍不得他們,這次離開游戲世界,下次見面,恐怕就是下個時間點了。

  不過,沈哥和樓哥肯定又變得更帥了!

  沈霧冷冷地看著出現在這里的方安遠,方安遠察覺到他的視線,話語間的激動抑制住,有些怕他。

  沈渡妥協,“好吧,那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現在就去,收拾好就給沈哥送過來!”

  其實晚塘沒有什么他想帶上的東西,證件和衣物他此次去探班的時候就已經帶在了隨行的行李箱里。

  晚塘還有一把他自己買的大提琴,他打算托運過去。

  簡單地交代了下后,方安遠把手里的小兔子交給了沈渡。

  好幾日不見沈渡,小D很幽怨。

  尤其是當他看到沈渡是和樓初弦一起出現的時候。

  臭冰塊人不是走了嗎?怎么又回來了!

  親親主人走了的這幾天,是不是就是被臭冰塊人拐跑的?

  可惡!兔兔不可饒恕!

  察覺到兔子在生氣,沈渡揉了揉小D的頭,樓初弦低頭看了一眼,沒說什么。

  如果旁邊沒有沈母和沈霧,只有他和沈渡的話,他早就湊到沈渡的腿上,和他說“阿渡我也要摸摸”了。

  和兔子爭寵不丟人。

  沈母笑著看著他們相處的樣子,問:“小弦今晚是睡哪個房間?”

  此話一出,沈渡立馬就想說讓樓初弦單獨住一間客房,結果樓初弦膽大無比,“我還沒有看過阿渡的房間,可以進去看看嗎?”

  “不可以。”

  沈霧的聲音像是含著冰。

  事實上,他不想讓任何人進入那個房間,盡管那個房間的很多東西已經被他挪到了自己的房間。

  沈渡回沈家住那個房間,只不過是迫于需要罷了。

  他還可以忍受,畢竟,這樣可以換小度回來。

  但是除此之外,他再也受不了任何人進入那個房間。

  那個房間,他要替小度奪回來。

  沈母有些尷尬,因為樓初弦說的并不是今晚和沈渡一起睡,而只是說想去看看沈渡的房間。

  如果連房間都不讓人家男朋友看一眼的話,似乎有點說不過去。

  沈渡心中一動,第一次贊同沈霧的話,對樓初弦說:“我那房間沒有什么好看的。”

  他摸了摸樓初弦的掌心,對他眨了眨眼,樓初弦一邊說了聲“好”,一邊也摸了摸他的掌心,算是回應。

  當著家長的面做這種小動作,沈渡真的覺得很羞恥。

  不過,最起碼,他不想讓自己和樓初弦之間會有誤會。

  “要不,今晚我和初弦一起睡客房?”

  沈母愣住,這是什么操作?

  沈渡一本正經地解釋道:

  “初弦他不好意思睡我的房間,我想和他一起睡,那我就和他一起睡客房吧。”

  其實在別人面前說和樓初弦一起睡的話語讓沈渡很不好意思,尤其是沈母還是作為一個家長的存在,不過,為了樓初弦,他可以克服自己的羞恥感。

  樓初弦心中其實在想,他很好意思睡沈渡的房間的。

  但沈渡說什么,他就是什么。

  能和沈渡睡一個房間,他就很開心了。

  而且,還是阿渡主動說的。

  ——他是在沈母面前強調自己是他的男朋友。

  樓初弦的心里暖暖的。

  沈母當然沒有意見,說:“好,你們喜歡就行,可以先上去看看房間,晚飯交給我們來準備就行,你們可以先玩會兒。”

  她在支開沈渡和樓初弦,她想單獨和沈霧說話。

  沈霧安靜地坐著,等著沈母說話。

  見沈渡和樓初弦都上樓了,沈母轉過身子,看著沈霧,眼神里有些擔心。

  “霧霧是有什么心事嗎?”

  確實有心事,只不過,連時光都不知道。

  時光應該也想不到,自己會被利用吧。

  沈霧卻突然說:“他當初就是那個沒有出現的孩子,如果當初他也在現場,您會選擇他嗎?”

  他是卑劣的搶奪者,費盡心思搶占一切先機,卻發現自己只不過是游戲中一個供人玩笑的角色罷了。

  多可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