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77樂章 跳池就能回去
  沈霧笑了。

  做的事情被猜到了其中一個呢。

  那又如何,正如他意。

  “方安遠回家了。”

  沈渡不懂他突然提方安遠是什么意思,皺著眉看著他。

  沈霧的下一句話卻讓他陡然睜大了眼睛。

  “他和你一樣。”

  沈渡喃喃,“怎么會?”

  方安遠也來自現實世界嗎?看著不像啊?小助理每天都過得開開心心,不像有一點憂慮的樣子。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有想跳下去的沖動。”

  是問句,但卻是陳述語氣。

  沈渡的視線隨著沈霧所指的方向,看著亭邊的池子,閉了閉眼。

  “是。”

  沈霧笑了一聲,笑聲很輕,在夜中帶著微涼的感覺,像是夜晚偷偷爬上樹身的霜。

  “那就對了,方安遠就是這樣回去的。”

  沈渡翻了個白眼,“你騙誰呢?”

  跳池子就能回去,你怎么不跳?

  沈渡的眼神里充滿了質疑。

  “這片池子對我沒用”,沈霧攤開掌心,一朵云乖乖地懸浮著。

  “這個世界是我創造的。”

  沈渡覺得沈霧大概是喝多了。

  “你覺得我信嗎?”

  就沈霧,能寫出這種狗血世界?

  他要是信了他就是傻蛋。

  沈霧卻說,“你一直以為,這是個什么世界?”

  沈渡下意識后退了半步,沒有把自己的答案直接告訴他。

  樓初弦套他話,他心甘情愿地奉上,沈霧套他話,哪怕目前的事實表明他們是老鄉,但沈渡還是不想傻乎乎地就把一切都交代出來。

  從進入這個世界開始,他所看到的沈霧的所作所為就都奇奇怪怪的。

  “你看到的是什么世界,我看到的就是什么世界。”

  沈霧的眼神冷了下來。

  這句話,根本就不成立。

  但他大概可以猜出,沈渡還不知道自己是主動進入這個世界的,也不知道出去的辦法。

  這可為他節省了太多精力。

  他本來就在等著沈渡來,等來的是這樣的沈渡,真的讓他很驚喜呢。

  一切都快了。

  他幾輩子只等過三件事。

  最開始是為自己等。

  覺醒了自我意識后,他發現這就是一個游戲世界,自己的存在,只不過是作為一個可以供人攻略的角色罷了。

  他知道故事的起點是在孤兒院,因此他一次次地熬著,一次次地嘗試著,一次次地發現不管自己在過程中做出怎樣的改變,最后的結局都是一樣的。

  沒有結局。

  回到起點。

  因為玩家沒有進來。

  千霧不甘心。

  后來啊,他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沒有結局了,終于明白自己為什么要一次次重新開始了。

  因為孤兒院多了個人。

  樓初弦來了。

  他終于更加明白自己是一個怎樣的存在,這個世界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因為他們這些角色就是要等那個人進入之后,才能真正開始劇情,是嗎?

  所以不管之前自己怎么努力,都只像是游戲中的“加載中”一樣,是嗎?

  一次又一次地嘗試后,他終于等待到了屬于自己的真相。

  然后就開始等那個人。

  到底是怎樣的人,竟然能讓這個世界都繞著他轉。

  他不能坐以待斃,他要搶占先機。

  他做了大膽的決定。

  但在這過程中,出現了一個意外。

  他遇到了一個笨蛋機器人,連家都找不到的笨蛋機器人。

  那是屬于他的第三份等待,刻苦銘心的等待。

  沈霧淡淡地說,“信不信隨你,我暫時不想離開這個世界,你想不想離開是你自己的事情,犯傻不要在我面前犯傻。”

  嘿這人,又在這激他呢。

  沈渡心態平和,早就練就了鋼鐵一般的心,沈霧的那張毒嘴已經傷害不了他了。

  但沈霧又說,“后果,你自己承擔。”

  什么意思?

  盡管明白沈霧想不想和他說是他的自由,但沈渡還是無奈又認真地和他說:

  “你不想離開這個世界,是心中還有牽絆嗎?”

  沈霧看著他,沒說話。

  他曾經想要離開這個世界,卻不知道離開是不是就意味著扼殺。

  但前提是,他能離開這個世界。

  他無法離開。

  可他喜歡的人不在了。

  他嘗試過許多辦法,卻無所得。

  那就只能想辦法讓那個人回來。

  還好,沈渡進來了。

  等的就是沈渡進來。

  原本應該被這個世界偏愛的人啊,有沒有被這個世界的可怕嚇到呢?

  沈霧最開始存在著報復心理,卻發現那些流言蜚語對沈渡好像沒有作用。

  他好像有一顆強大的內心,在遇到樓初弦之后,那顆心有了軟肋,卻也變得更加強大。

  沒關系,他需要的也只不過是一個形式而已。

  系統終究是系統,哪里懂得人類的感情呢?

  只要騙過了系統,那么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什么才能,代表一個人的死亡?

  換成角色呢?

  “與你無關,等你想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自然就會離開這個世界。”

  沈霧說完這句話之后就走了,沈渡站在原地,看了一會兒池水,心里慢慢靜了下來。

  沈霧的話,或許部分可信。

  比如,這片池水,確實不同尋常。

  但關于方安遠是跳進池子里離開這個世界的事情,他還是覺得很離譜。

  可是,穿進這個世界,本身就是很離譜的事情。

  正想著,手里握著的手機震動了一下。

  是樓初弦。

  沈渡點了接聽,樓初弦的臉出現在屏幕上。

  樓初弦看他那邊暗暗的,只有一些燈的光亮,問他:

  “你在院子里?”

  沈渡點了點頭,邊說邊往回走,說:

  “對,看了一會兒風景,現在回來。”

  樓初弦松了口氣。

  沈渡知道他剛剛的話語帶著緊張的意味,便問:“怎么了?”

  樓初弦的臉在屏幕里看起來有些可憐兮兮,說:“我以為你怕分別會很傷心,所以提前走了。”

  一出浴室他就尋找著沈渡的身影,卻沒找到。

  沈渡無奈,“你是不是最近要接什么苦情的劇本了?”

  樓初弦被他逗笑,搖了搖頭,看著沈渡走路時隨著風向一動一動的劉海,說:“快回來。”

  “好。”

  快回來,回到我的身邊。

  沈渡又看了一眼屏幕,覺得不對勁。

  “你怎么不穿衣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