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78樂章 你可以再練練
  剛剛沒有發現,現在仔細一看,屏幕里的樓初弦確實沒有穿衣服。

  最開始沒看見是因為樓某人有著自己的小心機,他故意只露出一個頭在屏幕上,沈渡還是不經意間看他移動了一下,才發現他最起碼上半身是沒穿衣服的。

  不會下面也沒吧?

  難怪只給他打電話,沒有直接出來找他。

  沈渡哭笑不得。

  樓初弦被發現了,一點也不慌亂,只是有些可惜,說:

  “本來是想給你驚喜的。”

  沈渡已經走到樓梯邊了,吐槽道:“這算什么驚喜,要是被人看到怎么辦?”

  那樓初弦的流氓稱號就流落在外了。

  雖然男孩子不穿上衣好像不需要大驚小怪,但他現在是做客沈家,當然得注重禮節。

  樓初弦虛心接受著沈渡的指點,點頭稱是:“你在關心我。”

  他很開心,又接著說:

  “我知道的,我就待在房間里,等著你回來。”

  害怕等不到,所以才打電話。

  樓初弦安靜地看著沈渡走路的樣子,發現沈渡的每一根頭發絲他都喜歡。

  ——這不是夸張,是事實。

  如果可以的話,他可以就這樣靜靜地看著沈渡,看到天荒地老。

  但他們都還有各自需要去做的事情。

  阿渡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而他,要去實現自己的目標。

  這個目標說來可笑,他的內心或許沒有多么熱愛。

  當初畢業后多方遇挫,明明是天之驕子,卻無法步入自己擅長的專業的行業,一朝進入娛樂圈,沉沉浮浮,他的內心依舊還有困惑,冥冥之中,要他走上的頂端,到底是什么?

  沈渡站在了門前,甚是客氣地敲了敲門,其實樓初弦早就站在門邊了,但還是等著這一聲門響,然后打開了門。

  沈渡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看著什么都不穿的樓初弦,還是一陣臉紅。

  “怎么一點都不穿?”

  樓初弦其實也有些害羞,但還是大膽地在沈渡的面前晃著,讓沈渡抬眼看看他。

  “不知道你要多久回來,想讓你記住現在的我的樣子。”

  現在不滿意的地方,他可以抓緊練,等阿渡回來,保證讓阿渡滿意。

  沈渡失笑,“又不是不能打電話和視頻。”

  樓初弦搖了搖頭,伸出手,牽著沈渡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上,“不一樣的。”

  “我就站在你面前,你還可以隨便摸。”

  沈渡看著樓初弦期待的眼神,覺得他的眼神就是在問他摸著怎么樣。

  確實很棒。

  沈渡有些臉紅,不僅僅是因為親密的接觸,還以為自己作為攻,腹肌還沒樓初弦的結實。

  樓初弦執著于他的答案,他只好誠心誠意地說:

  “很棒,我很喜歡。”

  樓初弦已經把他拉到了床邊,輕柔地讓他坐下,自己站著,步步緊逼,問沈渡:

  “你再摸摸,看看哪里不滿意。”

  沈渡無奈,這又不是選大提琴,怎么還挑上了?

  “沒有不滿意的,全都很滿意。”

  聽到他說的話,樓初弦很開心,這無疑是阿渡對他的夸贊。

  但他還是想讓阿渡找到一處,這樣,在等待阿渡回來的時間里,除卻工作,他還可以有事可做。

  “一定有的,你盡管說。”

  沈渡明白,自己要是不說出來一個的話,樓初弦估計會讓他看一晚上。

  “好吧,我想想……”沈渡拍了拍樓初弦的腹肌,有些羨慕,腦子一抽,好勝心起來了,說,“比一比。”

  樓初弦的目光變得有些疑惑,沈渡當然不會自取其辱比腹肌,不過嘛……

  比一比臂力。

  沈渡伸出手,說:“看看誰力氣大。”

  盡管樓初弦知道沈渡想做攻,但是在他的內心中,還是認為沈渡是更需要保護的那一個,所以他并不認為沈渡可以比過自己。

  阿渡看起來這么嬌弱。

  于是一開始,他并沒有使出多大的力氣,怕自己會傷到沈渡。

  但他此時此刻忘記了,沈渡是拉大提琴的。

  并不是所有拉大提琴的力氣都會無比大,但最起碼,拉大提琴是個力氣活,而沈渡剛好為此練出了手上的奇力,平時持弓時看起來美感十足,溫柔中又帶著力量感,但正是他對力量和音準的把握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才會用看似無比輕松的手法彈出音韻悠長的曲子。

  兩手交握,樓初弦發現自己有些吃力,沈渡對他微微一笑,說:“不用讓我,使出你的全力。”

  終于有一個地方讓他對自己當攻有信心了!

  樓初弦失敗了,微微垂著頭,看起來有些沮喪。

  沈渡只當他是好勝心受到了挑戰,于是摸了摸他的頭,說:“所以呢,你可以再練練。”

  樓初弦練沒關系,他也會練,他可不信樓初弦會超過自己。

  樓初弦默默點頭,看著沈渡的腰,默默想:

  確實得再多練點力氣,做那種事情更是力氣活,既然阿渡要做攻,到時候阿渡沒力氣時,他可以用手托著阿渡的腰,幫幫阿渡。

  也是幫幫自己,為自己謀福利。

  樓初弦的算盤打得啪啪響。

  “好。”

  沈渡聽樓初弦的應答充滿了堅定,又有些無奈,他站了起來。

  而他一站起來,樓初弦的視線就緊緊地跟隨著他。

  “你真的不穿衣服?”

  樓初弦點頭,“今晚都不穿。”

  全給阿渡看,讓阿渡不要忘記他。

  然后,又加了一句:“你也別……”

  穿。

  沈渡伸出手,輕輕推了推坐在床上的樓初弦,樓初弦乖乖地躺在了床上,黑色的頭發和白色的床單形成強烈的對比。

  沈渡彎腰。

  樓初弦目光灼灼地看著他。

  沈渡笑了,在他期待的目光下,吻了吻他的唇,然后手一動。

  用被子把樓初弦給包了起來。

  被子不厚,不會讓人覺得熱,樓初弦卻難耐地動了動,沈渡輕聲道:“別動。”

  “如果你想要我也……”

  話說到一半,沈渡也不好意思開口了。

  樓初弦頓時不動了,眼睛也不想眨,只看著沈渡,分明是等著沈渡去洗好。

  在等待沈渡的時間里,樓初弦沒有絲毫睡意。

  他想了很多很多,想著自己和沈渡的未來。

  但此刻,他更想把握住和沈渡的現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