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84樂章 沈渡見一面吧
  晚塘是沈霧置辦的,作為頂頭上司,沈霧當然可以知道他還是明星的時候的行程,相應的,就必然知道他會選擇什么酒店。

  退圈后,沈母和他聊天,擔心他照顧不好自己,沈渡便告知自己已經找好了酒店。

  沈霧就坐在一邊。

  他可是大總裁,想從一個酒店里知道一個人的所在的房間號,雖然很刑,但也不是很難。

  再不濟,他也有足夠的錢,大不了把所有房間的鏡子都換一遍。

  沈渡看著放在洗手臺上的手機,嘆了口氣。

  他是看到手機上的呼吸燈,才聯想到這鏡子的奇怪之處的,而秦折說沈霧讓他去參加音樂會,所以讓他把這些都懷疑到了沈霧的身上。

  沈渡的思緒又回到了“情緒崩潰”上。

  從他進入這個世界以來,他身上的狗血屬性就成了重災區,微博上只要有關于他的話語就會輕而易舉地沖上熱搜,而隨著發他每上一次熱搜,關于他的“黑料”也會被眾多賬號翻來覆去地提起。

  沒有人想看一個渾身是黑料的人天天上熱搜,會更加不喜,覺得這人就是為了流量瘋了。

  作為話題中心的他,這些流量讓他保持黑紅的狀態,帶來一定的流量價值,但是正常人哪里承受得住如此鋪天蓋地的惡評呢?

  更何況,他處于一個不缺錢的身份,要承擔來自無數人的評論,其實很危險。

  心理狀態很危險。

  沈渡再次問自己那個問題。

  這真的是一個書中世界嗎?

  答案或許已經浮現在水面上了,而沈霧就是那塊露出來的石頭。

  從自己進入這個世界開始,對待自己態度最怪異的就是沈霧了。

  他明明好像也不是很討厭自己,甚至沈母請他幫自己時,也會幫自己,但卻總是對他惡語相向,讓他無語,讓他生氣,讓他抓狂。

  而后又主動爆出自己的身份,告訴他云朵是好事,退出競選,對于他和樓初弦在一起的事情也沒有多大的反應。

  是沒有那么喜歡樓初弦,還是只要樓初弦開心他都沒關系,又或者他根本就不喜歡樓初弦?

  喜歡是什么?

  看一個人的眼神可以裝,開始他從沈霧的眼神里都沒看出過裝。

  他只是用行為在證明自己在追求樓初弦,僅此而已。

  憑心而論,在現實世界手受傷后是他最痛苦的時期,花了很久都沒有走出心理陰影,對于這種人而言,進入一個全新的世界,面對新的世界的流言蜚語,惡意揣測,一般人可能會接受不了,會崩潰。

  ……

  盡管在試圖把所有自己這段時間以來默默觀察和記住的細節串聯起來,但沈渡還是覺得有點吃力。

  他現在甚至覺得,劇情提示像是一個——

  死亡通知書。

  沈渡閉了閉眼,在腦海之中問自己。

  【接下來,我該怎么做?】

  【……】

  燈光很暗,但一墻的酒瓶反射出更多的光亮,有些投射在了坐在一旁的男人的臉上。

  沈霧手里舉著酒杯,愜意地喝了一口,而后手舉著酒杯抬了抬,像是和人碰杯。

  碰杯的人還沒回來。

  但沈霧此時心情很好。

  空著的那只手虛空一點,一個屏幕出現在他的面前。

  上面出現了幾行字。

  【接下來我該怎么做?】

  【沈渡成功和樓初弦成為了好朋友,故意做出親密舉動,引人誤會,沈霧大醋,開始猛烈追求樓初弦。】

  【接下來我該怎么做?】

  ……

  【接下來,我該怎么做?】

  沈霧又仰頭喝了一口酒,杯底空了。

  沒意思。

  游戲快結束了。

  掌心的云朵很燙,因為這朵云原本并不屬于他,已經和身體產生了排斥反應,沈霧的手抖了抖,卻依舊不肯放開這朵云。

  從他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開始,從他搶到這塊芯片開始,從他失去小度開始,他就發誓不僅要創造出屬于自己的人生和結局,也要給小度一個嶄新的身份。

  另一個世界的人不是喜歡給他們寫結局嗎?

  那就讓他送書外的人一個結局。

  沈霧的手停在空中幾秒,鎮定下來后,指尖微動,屏幕上出現了一行字。

  那是他為沈渡寫好的結局。

  不用謝。

  沈霧打完字后,拿著空酒杯輕輕地晃了晃。

  他的身邊有一排的名酒,可都比不上那人調的酒。

  盡管,那人自己都喝不了多少酒,一喝就醉。

  被改成房間的包廂其實充滿了他的生活氣息,但他其實并不想讓自己的存在留下痕跡,因為原本云度就如同煙花一樣,只短暫地出現在他身邊一段時間,他想要保存好一切可以證明云度存在過的東西。

  但事實上,從云消失后,那些東西也不見了。

  就連存在于他腦海之中的記憶也要隨時被沈渡的存在代替。

  他需要時時刻刻保持清醒,連夢中都要夢著云度。

  才能保證,這個世界,還有人記著他。

  忘記,才是最終的死亡,不是嗎?

  ————

  沈渡睡了個天翻地覆,第二天才反應過來,自己晚上回去沒和樓初弦聯系。

  意識清醒的那一刻他就明白了這一點,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腦海放空了幾秒后,摸出手機,一打開,是樓初弦的消息。

  并不是信息轟炸,只是躺著兩條信息而已。

  一條是晚安,一條是早安。

  沈渡的眼眸變得柔軟,回了句早上好。

  他看了一下時間,皺了皺眉。

  十點了。

  他起得對于平常來說算是很晚了,不過也正常,畢竟他昨晚想了一晚上,腦袋都要想破了。

  這個時候,樓初弦應該在劇組了,沈渡對昨晚沒發消息留言了歉意。

  然后從聯系方式里找到了秦折。

  不管怎樣,逃避不是方法,孤勇或者會粉身碎骨,但身后亦是萬丈懸崖。

  不進則退。

  沒有時間了。

  沈渡摸了摸手腕,從床上起來。

  秦折對于沈渡的應邀很興奮,表示要請他吃大餐。

  沈渡聽著電話里的聲音,有些無奈。

  秦折是他表弟才對。

  一只手從被子里伸出來,攬住秦折的腰,秦折便順勢躺回了他的懷里。

  陳白輕聲說:“沈渡,見一面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