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91樂章 永遠留在這里
  “演出時間快到了,最近會有很多次彩排,你可以適應過來嗎?”

  沈渡來這邊本來就是沒什么事做,他本來的打算是每天在街邊閑逛,帶著大提琴到處看看,走到哪就在哪里拉大提琴。

  現在看來,要花幾天的時間放在排練上。

  并沒有讓他感到無法接受。

  排練啊……

  感覺很久沒有接觸過了呢。

  在現實世界時,身為學院的數一數二的佼佼者,每每到大型的演出和比賽,沈渡都會被推薦上臺演奏。

  他雖然專業強,讓老師們很放心,但也并不意味著他不用排練。

  其實他自己很享受和其他人一起緊張地排練的感覺。

  有的人會在緊張之中亂了陣腳,無法穩住自己的情緒。

  而有人越是緊張,越是投入到手中的樂器之中,甚至能在有限的時間中頓時,突破瓶頸,實現飛躍。

  沈渡是后者。

  在手沒有受傷之前,他是后者。

  但在手受傷之后,他再也沒有和同學一起登臺過了。

  如今聽到“排練”二字,才發現時光一晃而過,恍如當年。

  他已經錯過了一些時光。

  但現在,和未來的時光,都掌握在他的手里。

  “沒問題,把安排表發給我就行。”

  秦折拿起手機,把表發給他,沈渡接收后發現了一些有點熟悉的名字。

  “向雨前,谷年……”

  秦折聽到他提起的名字,附和著,“對,他們也是受邀的嘉賓,他們兩個你見過的,在那個明星守夜人的直播活動里,話說那次我還想參加來著,多好玩啊,要是我我就當著觀眾的面把小白的游戲人物揍趴……”

  陳白對他翻了個白眼,手中拿起一個杯子,想喝水。

  但手一抖,杯中的水就落到了秦折的身上。

  秦折“靠”了一聲,炸毛,“陳小白,你故意的吧!我只是說說,又沒說真的要揍趴你……”

  陳白很好意思地點點頭,“不好意思,我就是故意的,去廁所解決一下吧。”

  秦折噘著嘴起身,見沈渡坐在一旁有些尷尬,就加了一句:

  “就是我寵的你”,他說完陳白,轉頭對沈渡說,“表弟,你可千萬別讓樓初弦這樣作威作福騎到你頭上……”

  在不知道沈渡是自己表弟,也不知道沈渡和秦折的關系的時候,他在節目上還管樓初弦叫樓哥,而自從知道后,就直接叫樓初弦的全名,只覺得樓初弦哪天會把他小弟騙得褲子都不剩。

  他表弟看著受里受氣的,沒想到是個攻,樓初弦看著是個有心機的,可不能欺負了他表弟。

  沈渡愣了一下,明明秦折說的“騎到頭上”只是一種說法,并不是真的,但是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腦海里竟然真的出現了這樣的畫面。

  樓初弦騎在他的頭上……

  不行,沈小渡,你在家色色沒事,別帶著色腦出門。

  沈渡眨了眨眼睛,讓自己恢復鎮定。

  原先心中因為想到“排練”的往事而出現的悶悶感也因為這一打岔而散去了一些,沈渡松了口氣。

  秦折已經起身去廁所了,沈渡看了眼坐在自己對面的陳白,抿了抿唇,開口說道:

  “你有話想對我說嗎?”

  畢竟,見一面的邀約,也是陳白提出來的,而剛剛他把秦折支開,顯然是有話想對自己說。

  陳白點了點頭,看著沈渡的臉,“我們是不是見過。”

  他的語氣聽不出多少疑問的意味,沈渡的眼睛微微瞪大,“啊?”

  陳白依舊看著他的臉,像是要從記憶之中找到些什么。

  這是一個虛假的世界,他愿意沉醉在這個虛假的世界里,只要有秦折就夠了。

  可每次遇到沈渡,他的心中都會想。

  沈渡不是應該是喜歡樓初弦的嗎?為什么會喜歡沈渡?

  “我們是不是見過?”

  他堅持地問著這一個問題,要不是沈渡堅信陳白對自己絕對沒有意思,陳白喜歡的絕對是秦折,他差點都要誤會這句話了。

  陳白覺得他們見過?什么時候?在哪里?是他自己,還是這個游戲世界的之前存在著的他?

  沈渡至今還是很懵逼自己為什么是進入一個游戲世界,明明看的是表妹給自己的書,除非那本書不是小說,而是記錄游戲故事的,但既然是祁氏科技創造的游戲的話,那就說明是高科技戰勝了玄幻,自然是有進來和出去的契機。

  會是什么呢?

  沈渡在糾結,他覺得自己可以試探一下陳白,想知道他是不是也是玩家,但又怕自己露出馬腳。

  露出馬腳其實也還好,他和陳白之間沒有利益沖突,但要是陳白不是玩家,確實是這個世界的人,他怕自己的透露會對陳白造成影響,引起崩潰。

  沒有人可以接受自己所處的世界是一個虛假的世界,還能得過且過。

  如果接受了的話,那一定是經歷過莫大的痛苦后,對現實妥協了吧。

  或者,有什么治愈了他,讓他覺得其他的一切都無所謂了。

  沈渡猶豫了一下,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有嗎?我不記得。”

  陳白看著沈渡,低聲說:“見過的。”

  沈渡皺起了眉,什么意思?

  “你……”

  他還沒有想好自己該說什么,秦折又對他說:

  “不要相信沈霧。”

  沈渡的瞳孔微微放大。

  “什么……意思。”

  陳白看了他一眼,“他不值得信任。”

  沈渡抿唇,沈霧和陳白,誰更值得信任?

  他只信他自己。

  “好,我知道了”沈渡說著,抬眼看向陳白,“但是,你可以給我一個理由嗎?”

  陳白看了一下門的方向,確定之后才對沈渡說:

  “這是一個游戲世界。”

  “沈霧想把你永遠留在這里。”

  “所以,你最好抓緊時機,離開這個世界。”

  “……”

  沈渡沉默了足足幾秒,他知道時間寶貴,等下秦折說不定就回來了,可他現在內心確實很復雜,有很多很多想法,像海嘯一樣在他的腦海中激蕩。

  讓他一時之間毫無思緒。

  因為沈霧和陳白兩個人的說完是完全相反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