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97樂章 會親自送給你
  樓初弦的眼神充滿了開心,對于沈渡說要獎勵他最后一個玩偶的事情很興奮,但他看著沈渡,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說:

  “好,我等你回來,我想要你親自送給我。”

  沈渡答應他,“我會回來親自送給你的。”

  樓初弦剛剛提到的金番茄影帝頒獎典禮的事情,他并沒有當做一個樓初弦要分享他一個活動而簡單地掠過。

  他離鏡頭又近了一點,說:

  “其實,你想我和你一起去看頒獎典禮,對不對?”

  樓初弦抿了抿唇,在這一點上,他沒有立馬回答沈渡的問題。

  他知道沈渡對娛樂圈是真的沒有想法。

  在進入娛樂圈之前,他曾經憎恨這個世界為何如此不公平,為何對他唯一好的奶奶要遭受苦難,他想讓奶奶過上好的生活,但卻發現自己白白讀了那么多書,最終卻沒有把自己所學的知識化為己用,就算是以專業第一優秀畢業生的身份畢業,依舊沒有企業會收他。

  在蔣月向他遞出橄欖枝的時候,吸引他的其實并不是蔣月聲稱要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讓他賺大錢,解決奶奶的身體問題。

  其實那個時候,他還在想著,這個世界不讓他做的事情,他無法去做,到底是自己的問題。

  還是,這個世界的問題?

  這種想法,好像是瘋了。

  他想看看,進入娛樂圈,他到底會遇到什么。

  其實路并沒有變得好走,更何況他堅守著自己的一套看似可笑的底線,星娛想利用他,壓榨他,他隨時做好魚死網破的準備,但卻不能擅自出手。

  奶奶需要他。

  直到遇到沈渡,似乎一切問題都不是問題了。

  沈渡給了他一個機會,他便借著這個機會,實現了巨大的轉變。

  似乎是用所有不幸和倒霉,終于換來了一點好運。

  可他明白,沈渡并沒有他看起來那么快樂。

  他會拉著大提琴就流淚,沈渡同意和他睡在一張床上的時候,他看著沈渡在夢中落淚。

  他逐漸明白,對自己那么溫柔的沈渡,看起來一直情緒平和的沈渡,其實內心處于痛苦之中。

  其實最開始他受到沈渡的幫助之后就可以離開了,他并不是貪心不足的人,繼續留在沈渡身邊,是想利用他嗎?

  可是,那雙眼睛看著自己,那張臉讓他如此動心,沈渡說的每一句話又久久地留在自己的心底,會在夜深之時入夢,夢中的人用著沈渡的聲音在問自己。

  “對不起,我不能拉大提琴了,你會不會很失望?”

  不失望,不失望,為什么要失望?

  為什么夢中的聲音說的是不能拉大提琴?

  沈渡的身上其實有很多謎團,但身邊的人似乎毫無所覺。

  他去翻找沈渡之前的資料,輕而易舉地就在網絡上翻找出關于沈渡的大量黑料,他皺著眉看了一些,突然不忍心看下去。

  這些文字所描述的沈渡,真的是沈渡嗎?

  現在的沈渡明明不是那些文字所說的那樣,大家察覺不到嗎?

  在疑惑的過程中,他發現自己竟然會心疼沈渡。

  不是心疼沈渡的過往,過往不可追,他是心疼現在的沈渡。

  他明明看起來身處陽光之中,但為何總感覺像是在逃避著陽光?

  直到他看到沈渡拉大提琴。

  他心中有一個荒唐的想法,會不會,站在自己面前的沈渡,和網上所說的沈渡,并不是同一個人?

  看著像是荒唐的夢境,是不是反倒是真的?

  一切都是他的臆想,毫無證據,而且每次想這種事情,都會讓自己頭疼難耐。

  他回想自己所活過的十多年,歷歷在目,仿佛就在彈指一瞬間,他遇到無數個看不清臉的人。

  他不是沒有嘗試過去看醫生,想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病。

  是臉盲癥嗎?還是什么?

  可他并不是看不清所有人的臉,只是莫名其妙出現在他的身邊,硬是要插手他身上的事情的人的臉看不清。

  那一次,沈渡說他也看不清答江右的臉的時候,他表面看起來毫無波瀾,其實心中方寸大亂。

  沈渡和自己一樣嗎?

  他的心中沒有任何找到同樣的“異類”的歡欣。

  恰恰相反,他一點也不想沈渡和自己一樣。

  因為知道這種懷疑世界的感覺有多么痛苦,有多么折磨,認知在是世界瘋了還是自己瘋了之間來回兜轉,才不想讓沈渡經歷這些。

  但有一點,他很堅定。

  他更加想知道,這個世界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一直引著他往娛樂圈走的那種“束縛”到底是什么。

  或許,等他站上頂端,一切都自然揭曉。

  “對。”

  樓初弦回答了沈渡的問題。

  沈渡問出具體的時間,仔細想了想,說:

  “這次的恐怕不行了,剛好那幾天要排練,我本來就是半路被拉進去的,要好好排練,不能讓人家不放心。”

  樓初弦點頭,并不意外。

  他們現在都是在做彼此想做的事情,他們都在為彼此的目標奔赴著。

  時間不是問題,空間不是問題,只要兩顆心緊緊相依。

  樓初選的腦海中突然間出現了一句話。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跨越山海,是初見,也是千千萬萬次相遇。】

  沈渡笑了,問他:“一直蹲著,累不累?”

  樓初弦搖頭,他知道沈渡剛剛的話還沒有說完,依舊看著沈渡,等著沈渡的話。

  “但我知道,你也想獲得金番茄,對不對?”

  “屬于你的金番茄,我一定會和你一起去。”

  “好。”

  沈渡說的每一句話,他都會記在心里。

  腳確實有點麻了,心也麻麻的。

  沈渡的語氣介于調侃和關心之間:

  “好了,快坐著,別蹲著了。”

  樓初弦不知道從什么書學的話術:“蹲著我能更加明顯地感受到自己心跳。”

  更加明白,我有多喜歡你。

  沈渡的臉又紅紅的了。

  但他有些困了。

  樓初弦看著沈渡的眼神很軟,對他說:“好了,你去睡覺吧。”

  夢里見。

  沈渡原本是躺在床上的,和樓初弦視頻的時候他作了起來。

  聞言,沈渡想了想,說:“玩偶回來會親自送給你。”

  “現在的話,還有一個獎勵。”

  “其實不是獎勵。”

  沈渡的臉湊近鏡頭,對樓初弦說:“你可以摸摸我的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