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199樂章 我們不是死了
  而隨著眾人的視線再次集中到沈渡和幾個家族身上,一個視頻也被人傳到網上,突然間爆了。

  視頻的標題起得很瘋狂。

  【沈渡被綠,人氣新星腳踩兩只船,沈氏兄弟反目,沈渡落得異國流落的結局!】

  眾人看到這個標題直接傻眼。

  【我說了不要調休】救命,你是懂起標題的。

  【時間去哪了】我懵了,沈渡被綠了?話說其實他們兩個人在一起后,我一直都好奇誰攻誰受,沈渡之前說自己不喜歡同性戀,那他應該不會做受吧?

  【監督我碼字】我以為沈渡才是恃美行兇的那一個,他竟然會被綠?要不,樓初弦不要沈美人的話,把沈美人讓給我可好?雖然我養不起小少爺……

  ……

  視頻里只有兩個人,是樓初弦和沈霧。

  是之前在拍攝新星計劃的時候,沈霧曾給樓初弦送過花。

  視頻經過了剪輯,只看得出沈霧想把手里的花送給樓初弦,整個視頻就短短的幾秒,畫面就是兩張冷冰冰的帥臉,手里抱著的花顯得格格不入。

  因為視頻只發了前幾秒,并沒有關于樓初弦的反應的畫面,所以樓初弦的行為其實遠沒有那個標題說的那樣可惡。

  雖然之前樓初弦和沈渡官宣,讓樓初弦脫了一些粉,剩下的粉中也有一些還等著兩人分手,但現在都有人潑臟水潑到樓初弦的身上了,他們自然不樂意。

  【不管了我就要叫樓寶】受不了了,送你幾張圖,看看,這含情脈脈默默守護的眼神,你和我說樓哥腳踏兩條船?你要不要問問你隔壁是不是姓王?

  【初弦初弦什么時候出現】我們是還在生氣,但我們不是死了。

  ……

  沈、蘇、謝三家沒有任何猶豫,紛紛對外承認沈渡的身份,沈渡是沈家小少爺的身份就這樣坐實了。

  他們還放出了之前家族宴會的圖片,放出了沈渡和沈霧合奏的視頻,視頻中兩人一個拉大提琴,一個彈鋼琴,樂聲悅耳,畫面賞眼,沒有一點劍拔弩張的感覺。

  商圈一些權貴們也紛紛證實。

  很快,樓初弦更新了微博。

  【樓初弦】我只喜歡他,他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請別打擾他。

  配圖是一沓紙。

  寫滿了樂譜的紙。

  樓初弦發現沈渡心情不是很好時就喜歡抄寫曲譜,他默默地看著沈渡房間桌上放著的曲譜越來越高,但堆起來的速度也越來越慢。

  他在好好照顧沈渡,他在努力讓沈渡開心。

  世間的所有煩惱,都請離開他的阿渡吧。

  沈渡收到消息的時候,下一個就到他上臺彩排了,樓初弦向他介紹了事件的經過,問他能不能把他抄寫的曲譜發到網上,沈渡匆匆回復了“可以”就上臺了。

  沈渡坐在臺上的椅子上,看著身旁的話筒,眼神有一瞬間的迷茫。

  知道網上發生的那些事情的時候,他心中很生氣。

  但其實他可以不用生氣的。

  進入這個世界后,他習慣了把自己和“原主”割裂開。

  因為他知道“原主”已經給大眾留下了一個不好的印象,勢必會有很多人討厭自己。

  謾罵,質疑,攻擊,只要堅定地認為和自己沒有關系就不會受到影響了。

  做到這點在常人身上可能很難,畢竟身處其中,怎么可能一點都不受到影響。

  但沈渡確實可以做到,他的心里狀況本來就不是很正常了。

  剛進入一個世界就面對翻天覆地的惡語,其實讓他還是有些難受的。

  他下意識地又要躲避。

  如此好像又會加劇他的逃避癥狀。

  但或許還有一種情況。

  量變促成質變。

  或許當累積到一個臨界點,讓他覺得避無可避的時候,就不能逃避了。

  沈渡閉了閉眼,讓自己的呼吸緩和下來,把所有紛繁復雜的情緒都化成手中的音符,樂聲一響,弦聲鳴鳴,戛玉敲金,這是久違的一次和弦樂團的合作。

  身邊的這些人甚至不認識,沒說過幾次話,只是排練過幾次,但很快就磨合好,知道該如何配合對方,呈現出整體的效果。

  這種感覺很爽,不是自己一個人孤軍奮戰。

  那么多人也喜歡著大提琴呢。

  而且,自己沒有拖后腿。

  現實世界因為手傷和心結無法再和人一起合奏一直都是沈渡心中的遺憾。

  如今,似乎得到了滿足。

  這個世界是無比的真實,讓他不斷地要提醒自己,這個世界是假的,可是……

  自己心中的情緒不會作假。

  或許,結果已經不重要了,過程中的體驗和收獲才是最重要的。

  “好!”

  一曲結束,秦折在下面吶喊,覺得他們棒呆了。

  “突然間覺得mg配不上這樣的格調了,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沈渡淡淡地笑了笑,說:“別夸了,等下我還得夸回來。”

  mg的這五個人其實也不容小覷,他們本身就是樂感很強的樂隊出身,中途做了愛豆,出道后還是想圓一下當初的夢想。

  秦折拍了拍沈渡的肩膀,哥倆好地低聲說:

  “你去處理你的事情吧,還沒那么快到你的solo,等到了我喊你。”

  國內發生的事情,他也知道了。

  但是他不能開口說些什么。

  他選擇做明星時,謝華的媽媽,也就是撫養他長大的謝姨就給他兩個選擇。

  一是用是三家的勢力,直接把秦折和整個團隊捧上頂端。

  而是不會讓人知道秦折和謝家的關系,全憑秦折自己的努力。最后失敗了,再回到謝家的懷抱。

  秦折選擇了后者。

  一路走來,確實不是順風順水,但團魂更加堅定了。

  mydream,myglory.

  就像當初在孤兒院門口看到了一個腦袋貼著貼紙的小孩,他手賤想給人撕開,卻把人皮膚都給蹭紅了還撕不掉。

  明明自己也是一個小孩,但他突然想把這小破孩帶回家。

  世界上很多人都和他一樣,沒有爸媽,但他不會把所有人都帶回家。

  他就想把陳白帶回家。

  謝姨說他可以再收養陳白,秦折沒答應。

  陳白是他撿到的,他來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