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13樂章 我親愛的主人
  “我想把我的那首歌的歌詞改一下,旋律依舊是彩排的時候的那個,但是歌詞會變一點,會給你們造成麻煩嗎?”

  秦折接到沈渡的電話的時候是在床上,接聽之前,陳白看著他的眼神好像帶著一點嘲笑,仿佛在說不行的是你自己。

  這恰恰激起了秦折的逆反之心。

  盡管他知道現在的自己的狀態不適合和別人說話,但他還是接了。

  陳白又在摸他,秦折有氣無力地說:

  “沒事,你盡管改,我相信你,絕對可以驚艷全場。”

  沈渡聽到他略微啞了一點的聲音,差點以為秦折下礦挖煤被嗆著了。

  “好的,謝謝,寫完之后我發你們和音頻組一份。”

  “好……”

  秦折說這個字的時候語調抖了抖,沈渡眨了下眼睛,動作很快,立馬把電話給掛了。

  非禮勿聽。

  原來做攻還會被受狠狠地壓榨嗎?

  沈渡聯想到了自己和樓初弦現在的情況。

  嗯,雖然樓初弦的腹肌比他的明顯,身上的肌肉也比他的多的,但還好,自己的手的力氣比樓初弦的大,那種事情的時候,應該不會那么快就累趴。

  但對于最重要的那一步驟,他還不確定自己的能力到底怎么樣。

  沈渡呼了一口氣,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

  不許色色。

  沙發邊上就靠著琴盒,沈渡把琴盒打開,卻不是把大提琴拿出來,而是找到了斷了的那根琴弦。

  d弦在四根弦之中不是最粗的,也不是最細的,卻是他最喜歡的。

  沈渡掌心動了動,把留下來的較長的琴弦繞成了一個環。

  他用另一只手摸了一下脖子上掛著的項鏈,嘴角不自覺地露出了微笑。

  沈渡心中一動,突然間有了想法。

  他站了起來,去桌子上找到了自己前幾天在街邊買的一顆小鈴鐺。

  不大不小,作為手鏈的裝飾剛剛好。

  鈴鐺上有一個小牌牌,寫著兩個字。

  平安。

  沈渡把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后,然后就坐著開始研究怎么把這根琴弦做成手鏈。

  在現實世界其實見過同班同學做過琴弦手鏈。

  樂器是陪伴自己時間最久的東西,每一根琴弦都接觸過成千上萬次。

  所以流行把斷了的琴弦做成手鏈送給喜歡的人。

  沈渡之前并沒有試過,這是第一次,他想把琴弦做成手鏈,送給樓初弦。

  沈渡的手看著白皙柔嫩,其實指尖早就有繭子,手的力氣也不小,他把琴弦的造型凹好,把鈴鐺串進去之后,細致地纏著。

  他早就熟悉了樓初弦的手腕的大小,用自己的作為參考,約莫估量了一下,給樓初弦留出既可以輕松戴上和取下,又不會輕易從手腕上甩出的大小。

  琴弦可以調整,雖然戴和取的過程中會有一點點變形,但可以再整理,不是只戴一次就廢了。

  做好之后,沈渡低頭看著自己手中的手鏈,抿了抿唇。

  和樓初弦送給自己的帶著細鉆的項鏈相比,其實他的有些簡陋。

  不知道樓初弦會不會喜歡。

  沈渡把琴弦手鏈收好,并不打算現在就發消息告訴樓初弦。

  等樓初弦來到這里,他要給樓初弦一個驚喜。

  掛斷電話的沈渡絲毫沒有閑著,琴弦手鏈做好之后靈感又多了一些,開始專心地改歌詞,而秦折那邊,則是徹底擺爛。

  他在床上一動不動地躺了好久。

  但這個一動不動僅僅是指秦折自己沒有動作,實際上,陳白并未滿足,他依舊熱衷于把秦臻擺成各種姿勢。

  他們都無比熟悉對方的身體,也熟悉對方的眼神,秦折抬眼看了陳白一眼,就知道這人還得再戰半個小時,

  中間都不帶歇息的。

  就算是嘴賤和騷/話王者秦折,也不由得崩潰,“陳白,你真的是人嗎?”

  “哪有人是你這種體力的?”

  陳白的動作僵住,但下一秒又恢復正常,他原本是跪在床上,此刻便用手肘撐著,嘴巴離秦折的耳朵很近,一字一句:

  “謝謝夸贊。”

  “……”

  得,陳白把他的吐槽當成是自己對他的夸贊了。

  雖然陳白活兒好,他很滿意,次次都被干得找不到東西南北,到下一次又要放話再戰,期待著解鎖新姿勢,但他也確實覺得秦折的技術有點超出常人了。

  但他們本來就不是常人,他們都是神經病。

  秦折也沒試過別人是怎么做的。

  算了,就當陳白是天賦異稟吧。

  暮色逼近,秦折的頭動了動,然后靠在了陳白的手上。

  陳白低頭,看著沉睡著的秦折。

  他握住秦折的手,帶著他的手放到了一個地方。

  就像小時初遇的那樣,他把秦折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額頭,遮擋住了應有的光亮。

  他的眼神深沉無比,給人的感覺卻不是無邊的黑暗,倒像是漫無邊際的白。

  白色,最會欺騙人。

  看起來純潔無比,其實是多種顏色疊加出來的效果。

  他最不純潔。

  陳白貪戀著秦折身邊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感覺,貪戀這秦折只看著自己的視線,貪戀這秦折和自己負距離的每一次。

  不,還不夠。

  陳白像是一只搖尾乞憐的小狗,可他認定的主人此刻睡著了,無法睜眼看一看他眼中的祈求。

  還不夠。

  請再多愛一點我。

  我親愛的主人,請每天多愛我一分。

  ——

  沈渡期待了許久,終于來到了樓初弦要來莫斯科的這一天。

  他知道樓初弦為此一定加班加點完成自己的任務,頂住劇組的壓力才請到了兩天的假。

  兩天而已,對于一對戀人來說,無比珍貴。

  因此沈渡提前想好了規劃,像一個導游一樣,想好了這兩天要帶樓初弦去哪里玩看什么風景做什么事情。

  在手機上溝通的時候,他有問過樓初弦的意見。

  對于自己老婆的安排,樓初弦沒有絲毫意見,有的只是無數贊美。

  沈渡聽著不好意思,更加下定決心要讓樓初弦在這兩天好好放松放松。

  八月即將到來。

  有一小段時間沒見了,雖然經常在手機上視頻,但想到樓初弦馬上會出現在自己面前,沈渡還是會有一些緊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