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18樂章 要好好看看嗎
  他不確定樓初弦會不會喜歡這樣的……

  沈渡睜開眼睛,伸手拉了拉自己身前的衣服。

  由于這件襯衫的前面就只有正中間有一顆扣子,所以襯衫的上面就松松垮垮的,不僅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的鎖骨,還有……

  沈渡又拉緊了一些。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一只手往下移。

  算了,都到這一步了,那就全部做到底吧。

  這件襯衫本來就是偏大一碼,能夠遮住一點東西,但不多。

  沈渡把褲子脫了下來。

  當然不是全脫,給自己留了條“看家的”。

  沈渡往后退了兩步,再次看向鏡子中的自己。

  他把手松開了,襯衣像綢緞包裹著瓷器一般,襯得他更像造物主精心雕刻出來的上乘之物。

  淺色的襯衫一直往下,可以窺見一點點黑色的布料。

  沈渡抿唇,低頭摸了一把自己的臉。

  燙得很。

  怎么感覺自己這樣一點也不攻。

  沈渡自暴自棄,重新直起了腰,不再看鏡子中的自己,直接打開了浴室的門。

  樓初弦坐在床邊,時刻保持著高昂的情緒,如果他有尾巴的話,那么此刻在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響時,他的尾巴就應該搖得正歡。

  他最先看到的是沈渡的那一條筆直的腿邁了出來,雙眼立馬放出光亮。

  不是夸張。

  樓初弦愣愣地站了起來。

  而此刻,沈渡的樣子完整地進入他的視線之中,也就這么一下,重重地闖進他的心房。

  樓初弦覺得自己呼吸不過來了。

  他下意識仰了仰頭,但視線依舊緊緊地盯著沈渡看。

  如果不是他的顏值夠高,氣質夠出眾,眼神里更多的是驚艷的喜歡的話,其實他現在挺像個猥瑣流氓的。

  沈渡皺起了眉,原本還很害羞,但看到樓初弦的樣子后,便快步走了過去。

  樓初弦覺得自己的心跳得越來愉快了,呼吸好像也更加困難了。

  “你真是……”,沈渡的語氣有些著急,彎腰從一旁的桌上抽了一些紙巾,樓初弦的視線本來就時時刻刻黏在沈渡的身上,隨著沈渡彎腰的動作,樓初弦成功看到沈渡身后的那一片渾圓的弧度。

  之前雖然和沈渡躺在同一張床上,但他也不敢做太過分的事情,此刻看著那個弧度,小變態樓初弦心想,一定很軟,很好摸。

  畢竟沈渡曾經坐在他的腿上過,他很清楚如果用手摸上去,該會有多舒服,多讓他貪戀。

  沈渡轉過身,見樓初弦竟然不仰頭了,還這么直愣愣地看著他,無可奈何、哭笑不得地說:

  “你不怕失血過多嗎?”

  這是樓初弦第二次在沈渡面前流鼻血,雖然聽起來有點丟臉,但是樓初弦一點也不虧。

  每一次,都讓他看到了如此動人心弦的沈渡。

  樓初弦的眸光動了動,配合地低下一點身子,方便沈渡幫他處理。

  渡渡老婆幫自己處理,就算是流鼻血,也是值得的。

  之前對沈渡自卑的他或許會怕自己的血臟了沈渡的手,現在卻恨不得讓沈渡多沾染上一點屬于他的東西。

  最好是別的。

  這些想法都有些變態,樓初弦默默地藏在自己的心里

  他很有耐心,一小步一小步地為自己謀劃著福利,但沈渡卻會在不經意間給他大大的驚喜。

  就像現在。

  沈渡見樓初弦的鼻子沒問題了,終于放下心來。

  樓初弦伸出了手,沈渡便把紙巾遞給他,看著樓初弦把它扔進了垃圾桶里。

  他知道罪魁禍首大概是自己,但還是想著要不要給樓初弦買點降火氣的東西。

  樓初弦轉身,再次伸出了手,視線停在沈渡的身上。

  “嗯?怎么了?”

  沈渡眨了眨眼睛,雙腿微微動了動。

  有點害羞。

  樓初弦握住了沈渡的手,說:

  “我帶你去洗手。”

  阿渡愛干凈,他要把阿渡洗干凈。

  沈渡由著他去,跟著他來到了浴室。

  這次,他們一起站在了鏡子前。

  沈渡感覺自己穿得這么清涼,應該是覺得涼快才對,但是他此刻渾身上下都燙燙的。

  白色的瓷器上渲染出了一點粉紅的釉色。

  沈渡低頭,看著他們交握著的書。

  樓初弦在幫他洗手。

  這其實是一種很奇妙的感受。

  雖然高女士和沈先生只有他一個孩子,雖然沈渡小的時候就長得很可愛很招大人喜歡,但高女士對他采取的還是稍微放養的獨立成長策略。

  他好像看起來是嬌生慣養長大的,但其實并不是,就算是三歲開始學大提琴,小沈渡確實沒有辦法扛起那么重的大提琴,但高女士最起碼會讓他先自己把琴盒收拾好。

  現在,樓初弦在幫他洗手。

  水開得并不大,也只開了一小會兒,很快就洗好了。

  沈渡依舊低著頭,樓初弦卻已經抬起頭,看向鏡子中的他們。

  他看到了,沈渡胸前露出的風光。

  這次深呼吸的變成了他。

  該有多大的意志力,才可以抑制住自己此刻不化身為狼,把沈渡按在門上狠狠地親。

  他只是甩了甩手上的水,然后一手環住沈渡的腰,一手輕輕地握著沈渡的手腕,在他的鎖骨上落下一吻。

  他夸贊沈渡,“很好看。”

  沈渡對他笑了笑,“那你喜歡嗎?”

  樓初弦嗓音暗啞,“很喜歡。”

  喜歡的不能再喜歡。

  沈渡勾唇,“那……”

  “你怎么只看著我的臉,不敢往下看?”

  沈渡的容顏本來就勾人,此刻說出這樣的話,更像是一個小妖精了。

  他現在耳朵上還戴著自己送的耳墜。

  簡直像是從海中而來的海妖,不是存了心誘惑人,但卻一舉一動都讓人念念不忘。

  樓初弦的喉結動了動,“不是不敢看。”

  “是很想看。”

  沈渡歪了歪頭,率先帶著他出了浴室。

  他躺在了床上,“那現在,你要好好看看嗎?”

  樓初弦的眸色瞬間加深。

  那條腿長而直,沒有一點肉是多余的,恰到好處,摸起來還會有一點軟的觸感,讓人很想繼續摸下來。

  他躺在床上,就像是大床上綻放出了一朵薔薇花。

  水晶簾動微風起,滿架薔薇一院香。?

  ————

  ?出自晚唐高駢的《山亭夏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