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20樂章 最愛琴弦手鏈
  沈渡驚呼了一聲,想把衣服整理好。

  因為,他這樣,不像是攻的樣子。

  樓初弦率先伸出了手,摸上了那個圓潤白皙的肩膀。

  沈渡雖然看起來好像不會有多少肉的樣子,實則不然,樓初弦摸他身上的任何一處都覺得很舒服。

  他喜歡這樣的沈渡。

  樓初弦的掌心很大,包裹著沈渡的肩膀,沈渡下意識顫了一下。

  還好樓初弦也只是輕輕摩挲著,沈渡咬了咬唇,想讓樓初弦把他的衣服“掛”回肩膀,但又不好意思說,話在嘴邊,感覺燙舌頭。

  兩人都在喘氣,輕輕地貼著對方的額頭。

  “你比月色還美。”

  喟嘆聲從樓初弦嘴中發出,沈渡哭笑不得,“現在每到晚上呢。”

  等下。

  現在還是白天!

  沈渡刷的一下坐直,一把把樓初弦往后推了一點,三兩下就把自己的衣服收拾好。

  他現在才發現,自己僅有的一顆扣子已經解開了。

  不知道是自己開的,還是被樓初弦不小心解開的。

  樓初弦呆呆地看著沈渡,就算被推開,也沒有任何怨言,眼神不舍得往旁邊挪一分。

  阿渡害羞了。

  沈渡確實覺得臉上很燙,他原先是打算晚上再穿的,怎么現在就穿上了?

  大白天穿這種……

  沈渡嘆了口氣,認命。

  算了,都到這一步了。

  沈渡扣好扣子,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然后看向一直看著自己的樓初弦,伸了伸手指,示意他過來。

  樓初弦成功被沈渡誘惑,閃現般挪到了沈渡的面前。

  沈渡笑了,故意問他:

  “這件衣服我打算明天上臺的時候穿,你覺得怎么樣?”

  樓初弦原本很興奮,期待著沈渡的話語和下一步行動,要是有尾巴,早就搖起來了。

  而在聽到沈渡說這句話后,他微微哽住,下意識握住了沈渡的手腕,卻沒有用多大的力氣。

  但這點力氣,足夠讓沈渡無法逃脫掉。

  樓初弦抿了抿唇,抱住沈渡。

  “那我給你多加幾顆扣子。”

  “我給你搭配一條褲子。”

  “里面……再加一件內襯好不好?”

  沈渡沒有停止逗弄他,用空著的那只手摸了摸樓初弦的臉,從上到下,然后停在了他的喉結上。

  早就想摸這里了。

  “要是有人吐槽我怎么辦?好好的衣服加內襯……”

  樓初弦低頭,吻住他的指尖。

  沈渡的指尖濕了一些。

  但他們誰都不嫌棄誰。

  樓初弦已經知道沈渡是在逗他,有些無奈,叫他:

  “阿渡。”

  沈渡也吻了吻他的指尖,樓初弦的手指顫了顫,睫毛也跟隨著手指的顫動而動。

  “這件衣服只想穿給你看,也只會穿給你看。”

  對于樓初弦要化身為“裁縫弦”,親自給他縫縫補補的行為,沈渡覺得被萌到了。

  明明樓初弦看起來冷冷的,一點也不萌,但在他心里,樓初弦就是有一種反差感。

  樓初弦低頭,再次吻向他的唇。

  兩人都順勢躺在了床上。

  兩人都有一些情動,樓初弦乖乖地等待著沈渡的下一步動作。

  他可以忍住,忍住想直接把沈渡壓在自己身下的沖動,忍住想狠狠地把沈渡弄穿的沖動。

  為了沈渡,他心甘情愿收起獠牙。

  然而沈渡卻拍了拍樓初弦的背,徑直坐了起來,樓初弦愣愣地看著沈渡的動作,見他下床,從桌子上拿著什么東西。

  他終究還是有一點緊張。

  樓初弦從遇到沈渡開始,侵占感就很強,因而得知自己是攻。

  他想看到沈渡為自己綻放的樣子。

  得知沈渡是上面的之后,他愿意抑制住自己的本能,他做了一些功課。

  都是為沈渡而做的。

  沈渡做攻的話,會不會很累,那他想辦法讓沈渡不那么累,會想辦法讓沈渡舒服一點。

  沈渡好心情地拿起自己花了心思做的手鏈,轉過身看向床上,卻發現樓初弦把自己脫得精光。

  他被樓初弦的腹肌、人魚線和公狗腰亮瞎了眼。

  真的,什么都沒穿。

  沈渡之前用手摸過和幫樓初弦解決過,但每次一看還是會被震驚,每次都會覺得不行,然后做那種事情的想法就會在自己心中一拖再拖。

  怎么……一言不合就脫衣服了?

  現在他們一個只穿著一件上衣,一個什么都沒穿。

  確實很像是“案發現場”。

  沈渡捏了捏自己手里的東西,不確定地喊了一聲:

  “七七?”

  兩人之間隔著一點距離,樓初弦看向沈渡手里的東西,那東西圓圓的,還是個圈,乍一看,帶入他的黃色腦袋,其實把他嚇了一跳。

  嗯,他看過摸過親過的,阿渡的不會用這么大的。

  樓初弦默默伸出手,用被子蓋住自己,把自己包成了一個春卷。

  他知道是自己精蟲上腦誤會了沈渡。

  樓初弦開始檢討自己,是不是表現得太急迫了,不能給阿渡壓力,不然阿渡跑了怎么辦?

  而沈渡此刻也在檢討自己,確實是自己穿這種衣服“勾引人”在先,造成了誤會,不是樓初弦的錯。

  他重新回到了床上,把手里的東西遞給樓初弦。

  樓初弦的眸光動了動,被子里伸出一只手。

  沈渡哭笑不得,幫他把被子弄開。

  樓初弦得到解放,沈渡強迫自己的視線不看向那里,指著琴弦手鏈,向他解釋:

  “前幾天我的弦斷了一根,想給你做一條手鏈,有點簡陋……”

  樓初弦很少打斷沈渡的話,很多時候不管沈渡說什么,他都安靜地聽著沈渡說完,再給出回應。

  但是此刻,他立馬打算,眼中的喜悅已經要從眼眶中蹦出來。

  “不簡陋,我很喜歡。”

  他真的很喜歡。

  他知道大提琴對沈渡的意義,他知道這根琴弦手鏈有著怎樣的意義。

  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禮物,比世間一切讓人趨之若鶩的珠寶都更加可貴。

  但他同時也沒有忘記,關切地看向沈渡的手。

  “那你的手有受傷嗎?”

  他說著就握住沈渡的手,仔細地看了看。

  沈渡搖了搖頭,見他喜歡,內心也很歡喜,說:

  “沒有,我沒事。”

  樓初弦小心翼翼地看著沈渡的手,看到了他右手手腕上的傷疤,全身僵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