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26樂章 什么秦折是受
  樓初弦對于陳白的話似乎沒有什么反應,反而先看了沈渡一眼。

  沈渡:嗯?

  秦折第一個不開心,掐了掐陳白的腰。

  “你怎么還用這種話搭訕呢,還當著我的面搭訕……好歹換個不過時的話搭訕吧。”

  陳白沉默了一下,垂眸看了一眼秦折的手。

  他覺得自己像是來到了一個臨界點,而秦折就在他的身后。

  他想帶著秦折突破這一關卡,可又害怕自己會像沈霧一樣,把所愛之人搞丟。

  云度不是第一個,那自己呢?

  自己會是最后一個嗎?

  從擁有秦折的那一刻起,從秦折把他撿回家的那一天起,他就時時刻刻害怕自己會被發現,害怕自己會和秦折分開。

  他不害怕自己會被秦折發現,他害怕的是自己對別人做的事情終究又會回到自己的身上。

  他罪該萬死也好,但他離不開秦折。

  是秦折讓他感受到什么是愛與被愛。

  沈渡覺得氣氛怪怪的,他并不認為陳白和樓初弦之間有什么曖昧的前緣,顯然,陳白問這個問題的時候很嚴肅,好像真的想弄清楚什么事情一樣。

  如果不是秦折是他現在的表哥的話,沈渡和陳白根本不會有什么別的接觸,所以陳白上次告訴他沈霧往他手機里放定位的事情,其實讓他挺驚訝的。

  在他的內心里,他更傾向于把陳白和沈霧歸為一類人。

  好像一眼就可以看懂,但又好像怎么都看不透。

  沈渡也等著樓初弦的回答,他看向樓初弦,對他淡淡地笑了笑。

  樓初弦懂他,他們之間有無限的默契。

  “我不記得了。”

  樓初弦的記憶其實很好,很多時候的很多細節他都記得很清楚。

  但是在被奶奶領養之前的記憶,極其模糊,像是被一塊白布蒙住了一樣,看不真切。

  所以,他可以大膽地反推。

  或許,陳白認為他們之前在孤兒院見過。

  和沈渡在一起后,樓初弦去過沈家,沈母喜歡和他聊天,和他說一點事情,并不稀奇。

  沈母和他提起秦折和陳白的時候話語間充滿了關心和憐愛,樓初弦注意到的卻是陳白小時候也是孤兒。

  他問沈母,是在哪個孤兒院。

  答案是,自己曾經待過的地方。

  陳白對于他的回答并不意外,只點了點頭,說:“也許可能是我記錯了。”

  沈渡和秦折對視了一眼,都有些尷尬。

  就算是社牛如秦折,也不得不敗下陣來。

  怎么之前沒發現陳白和樓初弦待在一起這么尬。

  陳白說完那句話之后就沒有再提別的事情,等分開時,沈渡還是回頭看了他們一眼。

  秦折依舊像往常一樣,死死地靠在陳白的身上,陳白的手穩穩地環住秦折的腰,微風起時,他擋住了一下自己的劉海。

  沈渡聽到了秦折的笑聲,“比我還在意形象,這邊沒人拍我們……”

  “因為我比你帥。”

  “不可能!……”

  樓初弦見沈渡看著他們,便問他:

  “怎么了?”

  沈渡轉過身子,和樓初弦一起向前走,“看他們相處的樣子,我有的時候會覺得,秦折才是受。”

  樓初弦猶豫了一下,慎重地說:“你不知道嗎?”

  “什么?”

  “秦折就是受。”

  “什么!”

  樓初弦說的確實不假,光憑他一個人的判斷肯定是缺乏證據的,但是沈母好奇他和沈渡誰上誰下的時候,把秦折和陳白這一對給供出來了。

  沈母肯定不會傳“謠言”,像秦折這么社牛的人,確實可能會主動和沈母交代這種事情。

  沈渡先感慨了一下,“原來沈……媽還會聊這種事情。”

  然后他疑惑地問:“那為什么秦折自己和我說他是攻?”

  樓初弦挑了挑眉,“他當時有沒有問你其他問題?”

  “其他問題……”沈渡臉紅,“他問我,我和你誰上誰下。”

  樓初弦了然,肯定道:“他‘嫉妒’你。”

  身為表哥,自己做0,表弟做1,可能面子確實會受到挫敗。

  沈渡哭笑不得,“真是……”

  樓初弦卻突然停下了腳步,站在了沈渡面前。

  他們此時正走到了一棵大樹下,大樹擋住了旁人的視線,沈渡的視線里也只有樓初弦一個人。

  沈渡對上樓初弦的視線,覺得他的眼神里多了些什么,突然間發現樓初弦好像長高了。

  真的長高了,已經超過了自己,站在他面前不說話,只看著他時,隱隱傳來一種壓迫感。

  沈渡的內心突然間變得有一些緊張。

  不對,他才是攻,他為什么緊張。

  他在緊張什么……

  樓初弦伸出手,撩了撩沈渡的頭發,輕聲說:

  “你在緊張。”

  是肯定的語氣,沈渡感覺自己的內心無所遁形。

  但這種感覺,并不讓他討厭。

  因為這個人是樓初弦。

  原來喜歡就是這么沒道理的,比為什么討厭一個人更加沒有道理。

  這就是感情的共性。

  沈渡承認,“對。”

  他下意識想摸自己的琴盒的肩帶,然后才反應過來,大提琴正在被樓初弦背著。

  盡管沈渡從小就知道自己的東西自己背,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但是談戀愛后,他所堅持的這一點,好像不是不可以改變。

  如果有利于促進感情的話。

  喜歡需要精心維護。

  沈渡低頭看著地磚,說:

  “是有點緊張。”

  “你是不是,有什么話想對我說。”

  沈渡不確定,樓初弦要對他說的是什么。

  樓初弦卻再次伸出手,摸了摸他微微低著的頭。

  剛摸上時,是柔軟的觸感,沈渡的發質很好,連頭發都讓他愛不釋手,更別說沈渡整個人。

  樓初弦目光灼灼,“這段時間,都是秦折在教你做這種事情嗎?”

  沈渡失笑,“什么事情,怎么說的他在教我做壞事一樣。”

  樓初弦吐出兩個字,“中午。”

  沈渡聽他提起中午,立馬看了看周邊,確定沒有人路過,這才放心下來。

  就算是在異國,他們說的語言路人很可能聽不懂,沈渡還是覺得不好意思。

  樓初弦說的中午,指的就是他主動在樓初弦面前穿那種衣服的事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