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30樂章 為你而作的歌
  樓初弦的視線緊緊地盯著臺上,等待著他心心念念的身影。

  燈光再次亮起時,率先映入眼簾的是臺上的一把大提琴。

  樓初弦一眼就認出來了,那是沈渡的。

  他的心也隨之變得微微緊張起來。

  直到那抹身影出現在了臺上。

  正式的大提琴演奏,演奏者一般都會穿正式的服裝,但沈渡把合奏時的燕尾服換了下來。

  他現在穿的一件藍色的襯衫,布料的光澤感很好,在燈光下微微反射著一點光。

  樓初弦眼眸中的光亮晃了晃,眼睛微微彎起。

  他喜歡這抹藍色,和他送給沈渡的耳墜的顏色是那么相配。

  沈渡朝觀眾鞠了一躬,臺下實在是太多的人了,黑壓壓的,他有心想找樓初弦,但當然沒那么容易。

  沒關系,樂聲會替他找到樓初弦。

  沈渡拿起琴弓,臺上只有他一個人,他的一舉一動都那么引人注目,眾人的視線緊緊地跟隨著他,而樓初弦的視線尤為炙熱。

  其實樓初弦很清楚,自己是一個占有欲極其強的人,很多時候,他都會產生獨占沈渡的想法。

  他想,自己好不容易遇上沈渡,他希望自己永遠不會和沈渡分開,他希望自己永遠都可以得到沈渡的視線,他希望沈渡的好只有自己一個人可以得到。

  這是他的私欲,是他的劣根性。

  但就像他愿意親自送沈渡去機場,親自看著他離開,親自來異國找他一樣,樓初弦知道,沈渡不會屬于他。

  沈渡只屬于他自己。

  他愿意做沈渡的一棵棲樹,欣喜于得到沈渡的贊美和喜歡,癡醉于沈渡在他面前展示的另一面。

  但他同時也明白,他們不是彼此的附庸,大樹有大樹的使命,飛鶴有飛鶴的方向。

  只要他們可以一直一起度過很多個夏天,這就足夠了。

  當他看著臺上的沈渡,和坐在周圍的人一起給沈渡鼓掌喝彩,一起欣賞從他手中流動出來的音符,樓初弦無不明白,這樣的沈渡,才是最自由的,這樣的沈渡,才是最恣意的。

  他屬于舞臺,屬于掌聲,屬于他的音樂世界。

  他只需要沈渡在他的世界里,留一塊獨屬于他的地方。

  熟悉的樂聲響起,樓初弦看著手機畫面里的沈渡朝觀眾的方向看了一眼。

  之前合奏的時候沈渡的那一眼看的是指揮,自己硬是把那道視線當成是看自己。

  而現在,盡管沈渡沒有找到自己。

  但樓初弦明白,他想看的,一定是自己。

  坐在他旁邊的是一個外國人,輕聲說著什么,似乎贊嘆于這位大提琴手有著如此逆天的顏值,大提琴的造詣也不容小覷。

  樓初弦勾了勾唇。

  他從陰暗中脫離了出來,開始接觸陽光,他知道自己的心中還有病態的部分,但那些病態和陰暗之地一起被掩埋,盡管不知何時會卷土重來,但他可以保證,最起碼此刻,他心向陽,看著那么多人看著沈渡,心中是驕傲,和信心。

  對自己的信心,對沈渡的信心,對他們之間這段感情的信心。

  一曲完畢,沈渡長舒了一口氣,把琴立好,把立麥抽了出來,直接手持。

  他對上了數不清的眼睛,這些視線熟悉又陌生。

  曾經無數個夜里,他就曾夢到過這樣的眼睛,這樣的視線。

  沈渡很清楚,游戲世界其實也像是一場夢,他此刻就像是從一個自己做的夢,來到了一個由別人造的夢,自己在這個夢中可以做出多少改變呢?

  他不知道,但他會竭盡全力。

  夢不可怕,夢是假的,可夢也會變成真的。

  他曾戀于己夢,困于己夢,而如此,要再次為自己造夢。

  造一個屬于自己的夢。

  彩排的時候他們就商量過,獨奏和獨唱之間的串詞不用主持人上場,沈渡自己來說就行。

  沈渡看著臺下,一邊說著話,一邊尋找著樓初弦的身影。

  “接下來的一首歌,獻給一個人。”

  “歌名——《心弦》。”

  “《heartstrings》”

  “《Сердечныеструны》”

  在場的外國觀眾多數使用的是英語和俄語,沈渡就又用英語和俄語翻譯了一下歌名,當他剛說完的時候嘔,卻發現一道燈光打到了觀眾席的一處。

  沈渡看了過去,看到了一個被手機擋住的臉。

  他不由得失笑,笑聲被話筒收音,變得更加動聽,撩動心弦,正如他所作的歌一樣。

  沈渡想,這一定是秦折的手筆,之前沒有提前告訴他們,直接來了個驚喜。

  原本沈渡用中文說的話一些外國人沒聽懂,但是當他們看到燈光照向觀眾席中的樓初弦,沈渡還笑得那么開心的時候,立馬就明白了,紛紛歡呼和鼓掌。

  現場的氣氛熱鬧無比,當那盞燈照在自己的身上,當樓初弦在手機里看到沈渡的目光看向自己后,樓初弦清楚地聽到了自己心中一樹又一樹花開的聲音。

  他的眼睛微微瞪大,心跳得無比快,嘴角下意識掛著微笑,把手機挪開了一些,確保鏡頭里依舊有沈渡,但也同時能讓沈渡看清楚自己的臉。

  他朝沈渡揮了揮手,沈渡便也回以示意。

  坐在樓初弦旁邊的小伙比他還開心,“omgohmygosh”個不停,樓初弦默默把手機挪開了一些,怕之后沈渡和奶奶再看這個視頻的時候會吵到耳朵。

  沈渡舉起手,打了個響指。

  緊接著伴奏聲便響了起來。

  沈渡看著樓初弦的方向,比了個愛心。

  樓初弦被擊中了,他的臉紅紅的,舉著手機,失去了說話的能力,身邊的人傳來的祝福或者歡呼聲都離他很遙遠。

  他的眼中只有沈渡,耳中也只有沈渡為他作的歌。

  “喲表哥你怎么在這。”

  秦折帶著陳白來到主控室,發現沈霧正站在電腦屏幕前,身邊坐著的工作人員戰戰兢兢,害怕自己會出什么差錯。

  畢竟,沈霧可是這次音樂會的最大的投資人。

  秦折和沈霧打了個招呼,也不指望著沈霧對自己說什么,先夸了夸工作人員:

  “燈光打得不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