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40樂章 死了老婆似的
  他的頭腦其實遠比他看起來混亂,甚至雙手在發抖。

  他無法接受自己苦心謀劃的一切功虧一簣。

  沈霧想,再試一次吧,再等一次吧。

  等待的時間太煎熬了,他靠著云度一定會回來的信念才得以堅持到現在。

  而現在,他得靠著什么堅持等待。

  沈渡回到現實世界,但他沒有帶著云度的記憶回去。

  那他就讓沈渡回來。

  重新來一次。

  只不過是漫長的等待而已。

  小度,等待是我的告白。

  ——

  沈渡的離開,似乎并沒有對這個世界造成什么影響,這個世界依舊照常進行著。

  陳白的做法很刁鉆,他讓沈渡離開游戲世界的時候是帶著傷的,這樣系統會自動認為玩家在游戲中受傷,從而進行鎖定,讓沈渡無法再進入游戲世界,系統也會自動抹殺掉沈渡存在過的一切痕跡。

  只不過是少了一個人物而已,世界還得繼續。

  盡管,這個游戲世界本來就是為了沈渡而創建的。

  那一天,對于樓初弦而言,是一個噩夢。

  此后的每一天都是噩夢。

  他清楚地認識到,除了他,沒有人記得沈渡的存在。

  沈霧有時會遇到他,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他的心中有一種暢快的報復感。

  看,這種滋味不好受吧。

  當沈渡的身體真的消失在游戲世界時,樓初弦終于闖了進來,但是一切都晚了。

  陳白和沈霧,在這一刻是共犯。

  他們都想知道,樓初弦會不會被游戲系統影響,也忘記了沈渡。

  可樓初弦冷冷地看著他們,問道:“沈渡呢?”

  ——他沒忘記。

  沈霧其實很嫉妒,盡管他偷了樓初弦的權限芯片,盡管權限芯片就在他的手上,可是他每時每刻都仍然需要花大量的精力和游戲世界的規則反抗,才能保證自己不會忘掉云度。

  可樓初弦呢?

  就算他現在變成了一個玩家,就算他現在沒有了記憶芯片,可他還是記得住沈渡。

  記住和忘記,多么矛盾,又多么可貴,還讓人瘋魔。

  游戲世界的秘密絕對不能讓更多人知道,尤其是讓原本的主人知道。

  沈霧當下有了自己的答案。

  他不會說自己忘記了沈渡,因為他也要等著沈渡回來。

  他只是冷淡地對樓初弦說:“不知道。”

  樓初弦看向陳白,“沈渡呢?”

  陳白只看著懷里的秦折,秦折已經醒了,見一個傻逼抱著自己哭,莫名其妙,直接把他推開,還好看到了樓初弦,說:

  “小樓,這人是不是……”有毛病。

  不對,他為什么會叫樓初弦小樓啊?

  對哦,為什么啊?

  還有這人為什么還哭啊?

  演唱會結束了,秦折只想和自己的隊友好好吃一頓大餐,見三人都像死了老婆似的,覺得有點怪,只想走人。

  樓初弦心中似有所覺,站在秦折面前,語氣幾近于破碎,“沈渡呢?”

  秦折皺眉,“沈渡是誰?”

  樓初弦眼中的光亮晃了晃,“你表弟,沈渡,你不記得了嗎?”

  秦折指了指沈霧,“我姓沈的表兄弟就一個,人家是我表哥,你說的沈渡是誰?”

  兩人都看向沈霧,沈霧垂眸不語。

  秦折皺了皺眉,又看向一直盯著他的人。

  這人怎么哭哭哭哭個沒停,但是他的哭沒有一點聲音,只是看著他流眼淚。

  陳白曾經嘲笑過云度,像他們這種機器人,已經是祁氏科技和百度云共同研發出來的最高端的機器人了,他們幾乎與人類無異,會哭會笑,會有個性,無限趨近于真實的人類。

  但是他們的淚水,會讓他們短路。

  他見云度哭,覺得云度是在自找麻煩,可是他現在又何嘗不是呢?

  “你不記得我了嗎?”

  這對于秦折來說,簡直離譜。

  怎么一個兩個都在問他記不記得誰,難不成他還失憶了不成,他看了一眼沈霧,喊道:“表哥,我先走了!”

  說完就趕緊跑。

  陳白想跟上,樓初弦攔住他,“沈渡呢?”

  “你在問一個不存在的人。”

  說完便離去。

  沈霧沒走,他看了一眼地上,微微瞇了瞇眼睛,但終究還是沒有做任何動作。

  樓初弦直接一拳打了過去,沈霧的臉偏向一邊,吐了吐嘴里的血水。

  他的臉腫了,樓初弦的手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他根本顧不上自己的手,他只是重復地問著一個問題:“沈渡呢?!”

  “走了。”

  樓初弦的心中有熊熊的烈火,他厭惡自己的無能,明明他和沈渡說好了,自己在外面等他,可是沈渡都不在了,他才趕過來。

  沈霧突然笑了一聲,低聲說道:

  “他會回來的。”

  樓初弦要的是沈渡回來,他要的是云度回來。

  ——

  “別動。”

  沈渡睜開眼睛,入目是一片純白的天花板,他下意識想動一動,熟悉的聲音傳來,他狠狠地愣住了。

  感覺好像過了很久,又好像并不久。

  高祺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兒子,就算她一直在沈渡心中是一位無所不能的堅強女性,但還是在這一刻落下了眼淚。

  “兒子,我好擔心你。”

  沈唯春平時的衣著一看就是那種高知分子,但是此刻他卻只隨意地穿著襯衫,沈渡對他笑了笑,說:“沈先生,你領帶呢?”

  聽到沈渡叫沈唯春沈先生,這個久違的稱呼讓高祺一下子又紅了眼眶。

  沈渡有些驚慌失措,但他的脖子上好像用什么東西包著,讓他沒辦法起來給自己的母親擦了擦淚。

  “我親愛的高女士,別哭。”

  沈唯春輕柔地拍了拍高祺的肩膀,讓她舒緩舒緩心情,安慰她“孩子沒事了”,高祺便順勢靠在沈唯春的肩膀上。

  這樣的畫面沈渡看了二十多年,早就習慣了,但是現在他心里不舒服。

  “媽,我一醒來你們就撒狗糧。”

  高祺瞪他,沈渡開心地對他笑了笑,正色道:“我沒事的。”

  “我……睡了多久?”

  沈渡想了想,用“睡”來形容自己的這次“奇幻之旅”。

  他不知道該怎么和父母解釋自己的事情,也不知道該如何告訴父母,自己在游戲世界戀愛了。

  樓初弦還不知道他的事情,他得盡快讓樓初弦安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