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43樂章 祁七是樓初弦
  祁玖突然間想到兩個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一,從小他們兩家串門的時候,自己叫兒子都是叫的七七,要么就是小七,最開始的時候甚至叫過“祁七”。

  因為那個時候,正是她和前夫剛離婚的時候,她想證明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把孩子養得很好。

  所以那段時間,她直接在稱呼上讓兒子和自己姓,名字用的是兒子一直以來的小名,于是就有了“祁七”一名。

  可是,沈渡還不會以為他的名字就是祁七吧?

  祁玖有一瞬間為自己的兒子默哀,原來他默默喜歡了沈渡十幾年,沈渡卻連他的真名都不知道。

  這是其一。

  另外,祁氏科技的事務上,她更多是管理公司的業務,至于公司的產品和項目研發,很多都是七七在做,她終究只是一個門外漢,了解得多也不代表她可以真正地搞懂那些數據,所以很多都是交給游戲實驗組來做。

  因為渡情不是一個普通的游戲,它是全息游戲,公司專門成立了實驗組,里面有很多科學博士。

  七七出事后,祁玖更多地也是通過博士提供的文件和材料來了解情況。

  她現在才發現,博士給她的都是直接導出來的id賬號數據,她當然知道自己兒子的id是哪一個。

  一些重要角色的id也被她記住了,并自己對應上了角色的名字。

  可是沈渡剛剛提到的沈霧,她并不知道這個人。

  名字里含霧的,她較為熟悉的有一個。

  千霧。

  數據檢測的導出很需要時間,從沈渡進去后,他們也在等待沈渡出來,想把沈渡的這段經歷完整地導出來。

  “渡渡,你知不知道,我兒子的全名叫樓初弦?”

  沈渡覺得自己在做夢,不然怎么會從祁玖的口中聽到自己男朋友的名字。

  “啊?”

  “您兒子不是和您一個姓,叫祁七嗎?”

  然后沈渡又像做夢一樣聽祁玖解釋完,才愣愣地說:“可是,樓初弦是游戲角色呀。”

  如果樓初弦是祁七的話,那沈霧是什么?大騙子?

  祁玖皺眉,正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敲響了。

  沈渡看過去,發現是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

  醫生?

  剛剛給他拆繃帶的醫生和護士都走了,現在又進來一個白大褂,沈渡下意識以為是醫生。

  祁玖卻對來者打了聲招呼,說:“林離,你來了。”

  她向其他人解釋,“這位是林博士,是負責渡情的機器人研發與合作的人。”

  叫做林離的男人很高大,看起來有三十多歲,但依舊很英俊,他站在病床前,居高臨下地看著沈渡,做出判斷:

  “白云系列機器人是我親自參與研發的,他脖子上的標識,確實就是我們留下的標識。”

  他轉而看向沈渡,問他:“你是代號白,還是代號云?”

  代號白,代號云。

  沈渡感覺自己的脖子在發燙,讓他的呼吸有些困難。

  林離隨身都帶著實驗用品,立馬拿出冷卻器,等沈渡冷靜下來后,淡淡地說:“這是機器人的自我保護機制。”

  高祺知道自己遠沒有一個博士專業,但在這個時刻,她選擇相信自己的內心,就算是盲目也好。

  就讓她相信一個母親的直覺吧。

  “他不是機器人,他是我的孩子。”

  機器人。

  沈渡眨了眨眼睛。

  所以剛剛父母和祁阿姨看到自己的脖子這么驚訝,是因為脖子上的那個東西是機器人的東西嗎?

  他是機器人?

  沈渡沉默,高祺看著他的沉默很心痛,而這時,祁玖開口了。

  “林離,我也覺得他不是機器人。”

  “覺得?”

  林離把手里的冷卻器放在了一旁的桌上,打算離開,“如果他用完了一整瓶冷卻器,你們還會覺得他不是機器人嗎?”

  如何自證自己不是一個機器人?

  自證有的時候無比無助和困難。

  沈渡閉上眼睛。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忘記了什么,沈霧喜歡的那個人,他忘記了叫什么名字,而把自己的脖子弄了這些東西的人,他也忘了是誰。

  或許,剛剛他們所提的代號白和代號云,就是線索。

  他才不是機器人。

  “林博士。”

  沈渡叫住了他,突然問他:“除了這個標識,還有其他地方可以證明我是機器人嗎?”

  林離轉身看著他,靜了幾秒,“暫時沒有,不過我推薦你做全身檢查。”

  “是找您做嗎?”

  “是的。”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

  祁玖對高祺說了聲抱歉,然后跟著林離離開了病房。

  她要和林離討論一下,從沈渡那里發現的游戲世界的問題,是怎么回事。

  病房里只剩下三口之家,沈渡在病床里弱弱地叫了一聲:

  “高女士。”

  高祺落下了眼淚,沈唯春也忍不住眼淚。

  他們都問沈渡一個問題。

  “渡渡,你是不是,走出來了?”

  沈渡愣住。

  對于他來說,他是在游戲世界經歷了兩個月,兩個月來的變化是慢慢發生的,可能他自己一時都沒有多大的感受。

  可是對于父母,按照他們的說法,自己就是睡了一夜一天。

  而在此之前的自己,陷入無法拉大提琴的悲傷,感情逃避。

  沈渡對著他們笑了,但淚水也不自禁地留著,伸出雙手,擁抱最愛他的爸爸媽媽。

  “我想,我不怕拉大提琴了。”

  他沒說“可以拉大提琴”,而是“不怕拉大提琴”。

  因為他的手痊愈后,一直都是心中的夢魘讓他怕觸碰大提琴,他不是失去了拉大提琴的能力,而是勇氣和信心。

  “好,真好,Этоздорово。”

  高祺和沈唯春一起抱住他們的孩子。

  在他們的心中,他們的兒子,一直都很勇敢。

  他只是一時失去了勇氣,這個“一時”有多久都沒關系,他們會陪沈渡一起等。

  沈渡心里還有個事要憋死他了。

  結束擁抱后,沈渡輕輕咳了一聲,認真地說:“我戀愛了。”

  雖然還是不太習慣樓初弦變成了祁七,但沈渡還是說:

  “我在游戲世界和人戀愛了,是樓初弦,他還在等我回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