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47樂章 兩朵白玫瑰花
  (上一章已改為四千字)

  (看有話說緊急通知)

  祁玖對著沈渡微微一笑,“其實很多時候,我都想謝謝你,也很想謝謝七七。”

  “在漫長的人生里,我們遇到了各自覺得不可解決的問題。”

  “有的時候,需要漫長的時間才可以治愈。”

  “有的時候,只需遇上一個人。”

  沈渡看著她的背影,祁玖的身影逐漸和游戲世界的沈母重合。

  他想,既然樓初弦原本應該是沈家的養子的角色的話,那或許,他給沈母塑造的形象也是有原因的。

  沈父那么愛沈母,尊重她的一切想法和行為,不約束她的工作。

  沈渡幾乎可以想象,小時候的樓初弦看著母親有時黯然神傷時的表情會是怎樣。

  原來錯過是一件那么遺憾的事情,在樓初弦還是他的鄰居的時候,他沒有好好和樓初弦相處,在樓初弦和自己是同一所大學的時候,他沒有停下腳步回頭看一眼。

  只需回頭看一眼,就可以看到樓初弦。

  又或許他回頭過,但目光里卻從來不看人。

  他的腦海中只有大提琴,視線所及之處,也就全部變成人生夢想路上的風景了。

  他們不會再錯過了。

  沈渡看著站在一旁的助理。

  身高和他差不多高,比他矮上一點點,戴著口罩,看不清樣貌,只露出一雙眼睛,圓圓的。

  “麻煩你了。”

  那人搖了搖頭,“沈先生想看看什么?”

  “這座實驗室,還有其他的機器人嗎?”

  助理沉默了一下,才說:“有的,ai機器人是實驗室的重要項目,研發出了各種各樣的機器人,有居家的,職場的,也有全功能的。”

  “那林博士研發的代號白和代號云機器人是什么類型的?”

  沈渡其實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脖子為什么每每在提到這兩個稱號的時候,都有隱隱發燙的跡象。

  現在,尤為明顯。

  助理看了他的脖子一眼,提醒道:“您要先處理一下嗎?”

  沈渡拿出冷卻器,噴了噴,“抱歉,希望不會嚇到你。”

  那人笑了笑,“不會,小云朵看起來很可愛。”

  漫長的走廊終有盡頭,他們走到了一處,助理也在解釋著剛剛沈渡的問題。

  “那兩個型號的機器人是全仿真機器人。”

  “被投入到了渡情這款游戲中,既是幫助游戲的程序運行,也是檢測機器人的各項情況。”

  “檢測機器人?”

  沈渡看向他,“他們好像沒有和我說過這一點,在他們的口中,機器人就是為游戲服務的。”

  如果是按照面前這個人所言,那其實有很大程度的不同。

  原本只是游戲利用和需要機器人,如果按照整個人的說法的話,那其實就是相互利用。

  機器人也需要一個環境來進行檢測,可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是明知機器人可能存在漏洞和危險,還把機器人投入到游戲中去。

  游戲中不僅有游戲角色,最開始的時候還有玩家,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大事情的話,那對于祁氏科技的話,絕對會是一個不小的風波。

  助理看向面前帶鎖的房間,似乎在想著怎么進去。

  沈渡不知道這是什么房間,想禮貌問問這人有沒有帶鑰匙。

  這個房間其實確實和其他房間有些不同的意味,從門鎖的細節就可以看出來。

  作為祁氏科技的實驗室,實驗室的很多地方的地方都充滿了高科技,門無需實體的鎖,多是用瞳孔,指紋或者面容解鎖,又或者是有自動的指令。

  但這一扇門卻普普通通,有著一個門鎖,一看就是需要鑰匙。

  助理拍了一下腦殼,語氣干巴,“忘帶鑰匙了,我想想怎么開。”

  “……”

  沈渡一時心情復雜,他想說這人看起來不像本身就有鑰匙的樣子,演技有些拙劣。

  他還想說,如果不想給他看的話也沒什么,畢竟,沒鑰匙的話,想開門也開不了,不是白說嗎?

  不。

  對于這人來說,好像不是這樣的。

  沈渡站在原地,震驚地看著這人直接伸手把門給卸了下來。

  鋼鐵制的門好像對他來說沒有任何阻礙,輕輕松松。

  沈渡突然覺得和他比起來,自己的那點力氣也不算什么了。

  助理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覺得自己可能嚇到了沈渡,便向他道歉,“對不起。”

  沈渡立馬擺手,“不不不,不用向我道歉。”

  “不過,你直接把門拆了,是沒事的嗎?”

  那人好像還挺講道理,“我會裝回去的,一根螺絲都不會少。”

  “奧奧。”

  沈渡沒話說了,只能在心里默默補充。

  他想說這個房間是誰的,他這樣做會不會被人發現,要是被人發現了怎么辦?

  但這人也只是個助理,自己問太多恐怕會冒犯人,還是不問好了。

  沈渡努力克服自己的社恐。

  他跟著助理一起進入了這個房間,只看了一眼,沈渡就說不出話來。

  他看到了兩朵花。

  一朵浸泡在液體中,似乎是以此來維系花朵,讓它不會枯敗。

  另一朵,則是一朵充滿傷痕,好像失去了原本的光亮的機械做成的花朵。

  兩朵花,都是白玫瑰。

  沈渡往后退了一步,看向戴著口罩的人,問他,“你是誰?帶我來看這個做什么?”

  他知道自己在哪里聽說過白玫瑰的故事。

  在樓初弦飾演的那個劇本里。

  戴著口罩的那人看著玻璃柱中的花,卻問他:“這個你記得嗎?”

  沈渡固執地問他:“你是誰?”

  “我是林博士的助理。”

  “我不知道這是什么玫瑰,你帶我來看這個做什么。”

  那人歪了歪頭,有些疑惑,“咦?”

  他走到沈渡身邊,沈渡有些警惕,那人卻伸出手,戳了戳沈渡的頭,又戳了戳沈渡的脖子。

  “……”

  他的動作雖然冒犯,但沈渡可以看出,他確實沒有什么惡意,而是純粹的疑惑和不解。

  他又轉而看向玻璃柱里的花朵,膽子很大:“我把它拿出來給你看一看,你再仔細想想,有沒有什么印象。”

  沈渡甚至可以猜測,他說的“拿出來”的方法,應該和開門的方法差不多。

  門拆了可以裝,玻璃柱要是碎了他們可能得完蛋。

  因為這兩朵花肉眼可見的對他的主人來說是很珍貴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