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59樂章 樓初弦的心思
  樓初弦沒忘記,上午還在國內的時候,方安遠和他說,裴津來找他了。

  他垂眸看著沈渡,細細地觀察著他的表情。

  “上午……你就來找我了嗎?”

  沈渡點了點頭,他還想說自己給他和方安遠都打了電話,沒打通,但想了想,終究還是沒說。

  樓初弦等了他那么久,他又為何不可以在“回來”的這件事情上多經歷一些曲折。

  但他還是想早點讓樓初弦明白,他回來了。

  是沈渡回來了。

  見他點頭,樓初弦的表情沒有變化,但在心里想著。

  上午來找他的,是面前的他嗎?

  不重要了。

  他知道,如果沈渡回來了的話,絕對會第一時間來找他,絕對會第一時間讓他心安。

  樓初弦往旁邊挪了一步,“衣服在床上。”

  “哦,好,謝謝……”

  樓初弦輕飄飄地看了沈渡一眼,沈渡眨了眨眼,話還沒說完,不說了。

  在這一刻,沈渡突然間意識到,樓初弦的身上,攻氣滿滿,讓他有些難以抵擋。

  曾經,他以為自己進入的是一本書,按照書中的故事,分了攻和受,在意識到這個世界是游戲世界的時候,他理所當然地繼續把樓初弦當成受。

  可是如今對上樓初弦攻略性滿滿的眼神,再想到之前他們相處的時候,很多時候都是樓初弦掌握主導權,就算是自己主動的時候,也是樓初弦在讓著他、配合著他。

  樓初弦好像從來沒說過,他是攻還是受。

  為什么不說呢?

  沈渡想到了一個可能。

  樓初弦對他的喜歡,沈渡感受得很明顯,他想,或許無論自己想做攻還是受,樓初弦都不會選擇放棄他。

  他會為了自己而改變。

  樓初弦看著突然流眼淚的沈渡,皺眉,“……哭什么?”

  沈渡擦了擦眼淚,笑著說:

  “被你帥哭了。”

  “……”

  樓初弦別過臉,不說話了,耳垂有點紅。

  他知道自己這一年多來的改變,他有的時候會想,自己應該保持住原來的樣子,原來的樣子是沈渡喜歡的,是讓沈渡不設防的,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沈渡不在了,心中的溫柔便無人訴說了,再多的偽裝也沒有用了。

  “穿好吃飯。”

  “好。”

  沈渡看向床上,果然放著睡衣。

  他沒有在浴室換,想了想,出聲道:“我就在這里換哦,樓先生先看也是可以的。”

  調戲一下。

  樓先生。

  樓初弦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微微愣住,這個稱呼好像他真的是這個人的“金主”一樣。

  沈渡等了半天,以為樓初弦會說自己“輕浮”或者“不禮貌”,但樓初弦只憋出三個字,“我不看”。

  沈渡失笑,已經換好了衣服。

  睡衣很舒服,是冬天的家居款,見沈渡換好了,樓初弦才對手機那頭說了一聲,“可以了。”

  接著,房間門鈴聲響起,樓初弦打開了門,酒店的人推著小推車,把晚餐送進來。

  他沒問一直一個人的客人今天為什么要吃兩人份的晚餐,也很有眼色地沒有看房間里的其他人,說完用餐愉快后就走了。

  樓初弦看了在逗小狐貍的人一眼。

  盡管那套睡衣很簡單,也沒有露出什么多余的地方,這幾年來,自己買什么東西的時候,總想著要給沈渡買一份。

  他隨時都做好了沈渡回來的準備,這個房間不僅有他的東西,還有他給沈渡準備的東西。

  他曾想過沈渡穿這套睡衣的樣子,一定很柔軟,露出一點鎖骨,坐著時,還可以看到白皙的后頸。

  樓初弦走到他身后,沈渡背對著他,看不到他的表情,小狐貍卻可以看到,動作頓了一下。

  管飯的這什么眼神,嚇死它了。

  病態中含著柔軟,決絕中含著依戀。

  沈渡感覺背后有人,回頭看向樓初弦,問他:“它吃什么?”

  樓初弦很絕情,“我們吃完它再吃,它一天到晚吃得夠多了。”

  只有大d受傷的世界達成了。

  樓初弦淡淡地看了沈渡一眼,說:“去洗手。”

  沈渡洗完后,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

  他看著其中一盤菜,皺起了眉。

  落座后,樓初弦并未看他,只是夾著自己的菜。

  沈渡幾乎不會做出半道攔截別人夾菜的行為,今天是人生中的第一次。

  他有些生氣,看著樓初弦,說:“不許吃這道菜。”

  樓初弦冷靜地看著他,“為什么?”

  沈渡瞪他。

  然而這一眼實在沒有什么殺傷力。

  眼看著樓初弦又要夾,沈渡直接站了起來,語氣嚴肅,“樓初弦。”

  樓初弦老實地坐著,等著他的話。

  他知道自己這樣做是錯的,如果是沈渡的話,沈渡肯定會生氣。

  他不想讓沈渡生氣,可是他還是忍不住。

  他的內心已經有些病態,這個病態因為察覺到等待的人的出現好像稍稍緩解,又好像加重了。

  但是他一直都記住一點,那就是,不能傷害沈渡。

  沈渡看著低著頭的樓初弦,無聲嘆氣。

  他又何嘗不知道樓初弦的心思呢。

  樓初弦明明對蔥蒜過敏,之前和樓初弦住在一起的時候,他也特別注意,不放蔥蒜,但是今天樓初弦點的一盤菜里,卻是有蔥蒜的。

  菜是樓初弦自己點的,他不可能不知道,還當著自己的面吃。

  就是想詐他。

  他也確實被樓初弦詐出來了,心甘情愿。

  他稍稍放柔了語氣,但是聽著好像還是有點生氣。

  沈渡就是要讓樓初弦知道自己在生氣,不然他以后還這樣做。

  不會有以后了,他不會再讓樓初弦一個人待在這個世界了。

  “你想我說什么原因。”

  “如果我說,我只是純粹討厭蔥蒜,不想看到它出現在我面前呢,自己不吃,也不想看到別人吃呢?”

  樓初弦抬眼,定定地看著沈渡,“為什么討厭?”

  沈渡沒回答,手撐在桌面的邊緣,微微彎腰,頭突然靠近樓初弦。

  “你覺得呢?”

  樓初弦的喉結動了動,突然說:“不吃了。”

  他看向桌下的小狐貍,說:“給大d吃。”

  大d:“……?”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