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69樂章 來個英雄救美
  音樂會之后,他們回國了。

  其實很神奇,之前是沈渡帶著樓初弦回沈家,而現在變成了樓初弦帶著他回家。

  沈渡坐在車上,這幾天一直樓初弦一直都在他的身邊,他給方安遠放了個假,因此回國后,樓初弦開車,沈渡坐在副駕駛的位置。

  下車之后,沈渡想到他們之間的關系,覺得有點炸裂。

  因為之前自己第一次進來的時候,自己作為一開始“喜歡”沈霧的人,后來和樓初弦在一起了。

  而第二次進入,自己作為沈霧找的“替身”,然后,又和樓初弦在一起了。

  兜兜轉轉,還是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了。

  這一次,緊張的變成了沈渡。

  但等他和沈家的人吃完晚餐,沈渡發現,一切其實也沒什么不同。

  不管是自己,又或者是樓初弦,這個世界只是需要一個人來做沈家的小少爺而已。

  這次其實是一個晚宴。

  沈渡在宴席上看到了被人煩得要死的秦折。

  和陳白。

  沈渡看向樓初弦,瘋狂眨眼。

  樓初弦勾唇,“人總是會為了想得到的人和物而不擇手段。”

  他們和沈母打了招呼,吃完后就在院子里散步。

  池子里的花朵依舊開著,燈光灑在花瓣上,看著便不像是花朵自己有著微光了。

  “這些花叫宿云。”

  樓初弦看著沈渡,輕輕地“嗯”了一聲。

  兩人之間沉默了一會兒,沈渡不想扯其他話題了,突然問他:“你準備好了嗎?”

  從回到現實世界,在方安遠導出的數據里看到的信息,他知道方安遠這一年多來跟著樓初弦做了什么。

  其中有一項內容,就是瘋狂地打壓陳白。

  這其實算是樓初弦和沈霧的聯手打壓。

  他們一個成為了沈家的新的親兒子,一個手里拿著管理權限。

  秦折向來都是對沈家的血親有著天然的親近和信任,樓初弦故意激怒陳白,陳白出手的時候,其實他也有暗中對陳白下手,傷勢也挺重。

  但這樣的畫面在秦折看來,就是一個根本不認識,但卻口口聲聲說他們是戀人、瘋狂地騷擾著他的人把自己的表弟給打了。

  這還了得。

  一年多的時間,就算他承認這個人符合他的審美又符合他的性/癖,但他還是不理會這個人。

  因為沈霧把秦折記憶中關于陳白的記憶刪除了,而陳白本身其實在這個世界上并沒有什么身份,因此,mg男團里,自然就沒有他了。

  他就是一陣風,輕飄飄的,沒有人會在乎他。

  當風稍微大時,人們被他兇狠的一面嚇倒,覺得他就是一條不知好歹的惡犬。

  從沈渡回來起,盡管知道樓初弦現在作為影帝,會有很多人或者媒體跟拍,他跟在樓初弦的身邊,肯定會被人拍到,照片會傳到國內,沈渡也沒有選擇遮擋自己。

  那次舞臺上送花,他可以選擇拒絕樓初弦,換成私下送,又或者可以選擇送花的時候戴上口罩,如此,就不會被這個世界上除了樓初弦和沈霧的最后一個知道他存在過的人認出。

  畢竟,陳白對誰都狠,除了秦折。

  但沈渡既然選擇回來,就不是來當逃兵的。

  他等著陳白送上門來。

  剛好,也確實有一些事情,是需要證實的了。

  樓初弦看向沈渡,握住了他的手,“不管如何,這次,我不會再放手了。”

  “好。”

  就在他應下這一聲的那一秒,一道聲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迎了上來。

  ——那人想把沈渡往池塘里推。

  樓初弦把沈渡抱進了自己的懷里,然后緊接著,拿出了一個東西。

  是一直以來,都在沈霧手上的芯片,不知何時,已經到了樓初弦的手上。

  沈渡眨了眨眼睛,藏在袖子里的東西便收回去了。

  就讓樓初弦來一個“英雄救美”吧。

  不過,樓初弦也確實給了他驚喜。

  他知道,直面自己的內心,戰勝自己的缺陷是很困難的事情,有的時候需要被人逼一把。

  他“逼”樓初弦面對現實,看向另一個世界,但也做好了這可能還需要一點時間的準備。

  樓初弦的行動力向來都很強,只要他下定了決心,就不會再有絲毫推脫。

  就像之前確定自己喜歡沈渡。

  喜歡便是喜歡,再怎么否認,自己還是喜歡沈渡。

  陳白看著那個芯片,動作停了下來。

  “好久不見。”

  沈渡對他笑了笑,便感覺樓初弦抱著自己的力氣稍微大了一點點。

  他知道,樓初弦不想他對這個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笑。

  沈渡輕輕捏了捏樓初弦的手,然后繼續對陳白說:

  “你們只不過都是實驗品而已。”

  陳白只是冷冷地看著他,對他口中的“實驗品”一詞并沒有多大的反應。

  沈渡也不氣餒,只是好奇地看著他,有些感慨,“其實,如果陳白知道你所做的一切的話……”

  陳白的眼神隨著這句話動了動。

  “或許不會討厭你。”

  陳白的手握成了拳。

  “但我看出來了,你永遠不會讓云度得逞。”

  “被看出來了呢。”

  數據室里,林離手里拿著一朵新鮮的白玫瑰,吻了吻花瓣,視線從屏幕上移開。

  “阿璃啊……”

  如果你沒有死,你會做出傷害人類的事情嗎?

  世人懷疑機器人會叛變,他便花了幾十年的時間,發誓要證明些什么。

  可實驗室外的世界遠遠比實驗室里的世界還殘酷。

  人類的勾心斗角,爾虞我詐,自相殘殺,自尋死路都讓他無比厭煩。

  他也一直在問自己,做這個實驗,證明出來的結果,還有什么意義嗎?

  只對他有意義罷了。

  當結果已經如此顯然的時候,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憊。

  年少輕狂的科學家博士曾苦惱于自己該怎么稱呼自己研發出來的新款機器人。

  這種機器人有人的情感,他作為研發者,自然會知道,這種機器人會引發如何的轟動。

  機器人有一顆白玫瑰心臟,他叫林離,那機器人就叫阿璃吧。

  就像是復刻了一個玻璃版的自己。

  機器人無堅不摧,但只要有了情感,就會變得無比強大又脆弱。

  這是阿璃死時,他得出的結論。

  阿璃死后,他利用【渡情】做了那么大一個實驗,也得出了一個結論。

  數據室上的玻璃風鈴輕輕晃了晃,白玫瑰放在了操作臺上,已經沒有了林離的身影。

  云度走了進來,看著這一切,垂下眼眸。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