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穿書后我被情敵喜歡上了 > 第270尾奏 重新認識一下
  看著陳白的反應,沈渡心中便更加堅定了幾分。

  “但你不會把這一切都告訴秦折。”

  “明明林博士給了你那么大的權利,你卻只使用了一小點,為什么?”

  這是沈渡一直都覺得很奇怪的地方。

  陳白的能力遠比云度大得多,這似乎是林離故意這樣安排的。

  云度是最大的善,陳白是最大的惡。

  都是有機器人擁有人類的感情中的兩種極端。

  機器人從有自己的意識和情緒開始,是性本善,還是性本惡?

  世人認為阿璃是惡的,會對人類社會造成危害,林離便創造出了代號云和代號白,把他們投放到了游戲,任他們如何選擇,反正他最終就是要一個結果而已。

  現在,他得到了結果。

  小善似大惡,大善似無情。?

  陳白看向走來的沈霧,便明白,他們都是在這里等著自己。

  沈霧惱恨于陳白一直戲弄自己,害得自己所有的努力都付諸流水,自然對陳白沒有什么好態度。

  但是為了自己的目的,他可以忍耐住心中的不忿。

  總得讓他,再見一眼云度吧。

  哪怕是一眼。

  才不讓他顯得像是一個笑話。

  陳白從來不會讓自己陷入被動,他從前習慣了一個人,或許,今后也要習慣一個人了。

  “我不需要你們可憐,也不需要你們對我的所作所為做出任何評價。”

  “我想做便做,不會像你們一樣,想出高尚的理由。”

  沈渡選擇閉嘴,讓兩個毒舌強者互相攻擊。

  “呵,想做便做,明明你自己可以恢復秦折的記憶,你怎么不恢復?”

  陳白甚至可以自己控制想恢復的是哪一部分記憶,只要他想,他就會成為秦折心目中完美無缺的戀人。

  但他從來都未這樣做。

  陳白摸了摸口袋,他一年來心煩意亂的時候就會摸摸那本小本子。

  只是,他之后從未翻開過。

  這一年來,秦折對無數的人笑,對無數的人說話,就是不對他笑,就是不想和他說話,陳白就像做著戒斷反應一樣,明明“記賬”的本子就在他的手里,他卻從未再添上一筆。

  他不敢再打開。

  就算秦折把他忘記了,他也記得,秦折不喜歡他這樣做。

  “與你無關,激將法對我無用。”

  沈渡皺眉。

  “你之前不直接正面和沈霧對上,剛剛突然停下,其實是在顧慮著我們手上的芯片。”

  “可是這芯片對你作用不大,畢竟……”

  “當然對他作用不大,他才是博士偏寵的那個機器人。”

  沈霧的身子僵住。

  “而我,只不過是一個刺激他的對照組。”

  “可誰叫我善良呢。”

  腳步聲近了,沈霧終于得以控制自己的雙腳,轉過身子,視線中有了那道自己苦等了很久的身影。

  云度揚了揚下巴,“好熱鬧呀。”

  他保持著自己矜貴小少爺的姿態,讓自己的話語不算太落魄。

  他沒看沈霧,而是看向陳白,“你不說,那我可就說咯。”

  陳白微微皺眉。

  “游戲世界覺醒了自我意識的角色都是我做的。”

  “我想著,自我意識都沒有,不是最大的可悲嗎?比我這個到處做替身的還可憐。”

  “我控制不住想去做好多好多好事。”

  “可原來,善心也會促成壞事呀。”

  “博士沒說陳白具體要做什么壞事,他給了他無限大的權利,這樣,他想做什么,就都可以,他甚至可以毀了這個游戲世界。”

  云度癟了癟嘴,“他才是好人,我是壞人。”

  想做好人的促成了壞事,有著做壞事的能力的,堅守著這個游戲世界的規則,害怕游戲世界崩塌,只想把一切都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到底什么是對的,什么是錯的,誰又說得準呢?

  沈霧的話語有些艱難,“所以,是你讓我覺醒了自我意識?”

  云度終于看向他,眼里已經含著淚水,他只回答了一個“是”。

  從沈渡那里得到的,沈霧眼里和自己有關的記憶,讓他感受到了沈霧對自己的喜歡。

  這些喜歡,其實這么久以來,他在現實世界和游戲世界反復穿梭,看著沈霧為自己做了那么多,看著陳白修復自己搗出來的漏洞,看著樓初弦困于游戲世界……

  他知道沈霧喜歡他的。

  可是就像沈霧糾結,他喜歡的是“沈霧”,還是沈霧綁定的賬號“樓初弦”一樣。

  他糾結的是,沈霧喜歡自己,是不是因為,他的自我意識是他幫沈霧覺醒的?

  幫沈霧覺醒自我意識只是出于善心,可是他太想知道沈霧為什么會喜歡自己,于是后面又開始去覺醒別人的自我意識。

  每當有角色覺醒自我意識,陳白會出手,讓游戲世界恢復穩定。

  他看似是冷漠的執行者,卻明白,覺醒自我意識,絕對會讓整個游戲世界崩潰。

  人可以覺醒自我,游戲人物覺醒自我,只會被游戲管理員絞殺。

  這些角色遠遠沒有挑戰人類的能力,陳白也不會讓他們去挑戰人類。

  陳白走了。

  沈霧直接把云度扛肩膀上帶走了。

  池塘邊又靜了下來。

  “我想和你說個笑話。”

  樓初弦的手依舊環在沈渡的腰上,似乎做好了準備,“嗯,你說。”

  “沈霧之前和我說,跳進池子里就可以回去了。”

  “我覺得那真是傻逼才會信的話。”

  樓初弦不知是信還是不信,只說:“不提他們了。”

  “好。”

  “不過……”

  “我不好意思一個人做傻逼,你和我一起做傻逼,好不好?”

  樓初弦失笑,幫沈渡把手里的眼罩戴到了他的臉上,親了親他的嘴角,說“好。”

  他抱著沈渡,一起跳入了池中。

  這個世界,不再有他們的身影。

  只有池塘中的花朵,隨風搖曳。

  隱隱的藍光漸盛。

  祁氏科技的辦公室內,電腦頁面停留在很久之前的一句話上。

  【或許有一天,我們會跨越山海,是初見,也是千千萬萬次相遇。】

  一只手伸了出來,滑動了一下屏幕,似乎苦惱于該說什么。

  良久,他發了一條新的消息。

  【你好,重新認識一下,我是樓初弦,seven是我的網名,請問,我可以為你辦一場音樂會嗎?】

  【我有錢,給你花】

  霧失樓臺,月迷津渡,酒釅春濃,入目是他。

  ╰─正文已完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