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黜龍全部目錄 > 第九十九章 臨流行(2)
  杜破陣帶著幾位實際當家和嫡系近衛力量一走,淮右盟總舵大堂這里明顯開始止不住騷動起來,很快便卸了原本秩序,眾人開始分團分伙聚在一起,卻又不敢輕易散場走遠,只在總舵大堂內外私下說話。

  且說,王雄誕跟杜破陣其實是類似出身,家中原本是小康之家,所以早早筑基,但大約是一征東夷的時候,忽然家破人亡,以至于少年時便做了賊,只在瑯琊、東海、徐州一帶游蕩。那種日子自然不必多言,一直到他浪蕩到了渙口,遇到了正在嘗試建立自家班底的杜破陣,拜了義父,這才算尋到了落腳處。

  也正是為此,如今回到渙口這里,義父和真正的雙刀天王闞棱等義兄弟明顯隔了一層,便似乎沒了去處。

  所幸,以他如今在黜龍幫的身份,倒也不至于尷尬。

  大量的地方實力派,主要是淮河北面的實力派紛紛來請,王雄誕也不推辭,誰請都過去,有問也必答,而且答必盡言,絕不做任何虛言。

  實際上,事到如今,王雄誕也沒必要做什么虛言,黜龍幫如今的威勢擺在那里,一整個濟水流域加登州,居高臨下壓著整個淮北,這種壓力是方方面面的,必然會傳達到淮右盟決策核心這里來;態度也格外明確,就是要淮右盟正式起兵,而且要加入黜龍幫體系……當年張行近乎于扯虎皮式的把杜破陣、輔伯石兩人加了黜龍幫大頭領位置,如今反而成為了一種令人窒息的壓迫。

  真的是窒息,一個最直接的問題在于,如果連杜破陣、輔伯石都只是大頭領,其余人算什么?

  答案并不是什么幾位聯席做頭領,其余人就都是執事、護法之類的表面話。而是說,這種明顯的以濟水豪杰為主的聯合、甚至是吞并,會讓江淮豪杰感到不安和憋弄的——一年前大家都還是江湖上平起平坐的人物,甚至有官方默許有淮水運輸業支撐的江淮豪杰還是占上風的,如何一年后你就是可以投票定大事的大頭領,我們就要聽你們的指揮?

  若說是我們晚了一年,可這是自家樂意的嗎?還不是朝廷的骨干力量鋪陳在這里?

  要知道,一直到眼下,淮南東部地區和淮北徐州地區的幫會和大豪們也不贊同起事。

  傍晚時分,因為杜破陣始終沒有回來,眾人無奈散場,而本以繁華著稱的渙口鎮也瞬間因為淮右盟骨干們的分散變得燈火通明起來。

  王雄誕也來到了馬平兒家中,并與馬氏父女一起用餐。

  “沒有豬羊倒也罷了,怎么連條大魚都沒有?”甫一落座,王雄誕便詫異來問。

  馬平兒微微一怔,并未言語,因為她立即意識到,王雄誕這話恐怕并不是在嫌棄飯菜不好。

  “渙口雖然繁華,可東西到底是要人送過來的。”不過一年多,就顯得老了許多的馬勝一面分發筷子一面平靜做答。“淮南的東西不許過來你早知道了,渙水上游這半年又被官軍糟踐的不行,自然豬羊就少了;本地最近也人心惶惶,哪個有心打魚?至于說東面海貨,也已經一個月沒見過了……東海郡的那群海商一月前也跟盟主撂了話,他們是生意人,不干造反的買賣,順勢就停了貨運。”

  “什么生意人?”馬平兒一針見血。“一群走私的、販鹽的,哪個手上沒人命?哪個手底下沒一堆走貨的潮客?賺錢歸賺錢,但這時候自稱生意人,也不怕人笑話……無外乎是隔著徐州,擔心一旦造反,自己要被那位司馬家的二龍將軍給碾碎罷了。”

  “不錯。”馬勝點點頭,表示了對女兒的認可。“其實徐州那位何止是震懾了東海,渙口這里也早就直接插手了,苗海浪苗幫主就是他的人,帶來的人里面也一多半是徐州大營的精銳。”

  “我見過了。”王雄誕也笑著點點頭。“淮南也不想反吧?那幾個塢堡的主家都跟我聊了,明顯更害怕官軍,江都那里可是有好幾個宗師和一大堆成丹凝丹高手。”

  “那是自然。”馬勝脫口而對,用餐不停。

  “難道起事之事還要有反復?”話到這里,馬平兒忽然有些不安起來。

  “不會的。”出乎意料,做出明確回答的赫然是馬勝,他一面給女兒和王雄誕各自分了只鴨腿,一面言辭果斷。“這個局勢,由不得三心二意了,東海人分家要反,淮南那幾個豪強不敢扯旗也要反,徐州大營立即打過來,還是要反!不反不行!”

  王雄誕和馬平兒各自用筷子接過鴨腿,同時忍不住對視一眼,然后又一起去看身前之人,很顯然,素來保守的馬勝此時陡然改了姿態,讓兩人都有些驚愕。

  而馬勝也嘆了口氣,卻是放下筷子,認真來言:“你們不要這般看我,此一時彼一時,若是你們一直也在這里,就早該知道,江淮這邊,從官到民,包括我們淮右盟,上上下下,它不是哪個人,哪幫子人,是所有人,日子都過不下去了。

  “淮南是江都要征徭役……那群關西的王八蛋,到了哪兒都要人伺候,黜龍幫劫了一次宮人,他們就在淮南和江東重新征,不光是征宮人和內侍,征完之后還要收官奴,弄得家家家破人亡。

  “淮北這里是戰亂,官軍像盜匪一樣,你們親眼見過,我就不說了。

  “至于咱們淮右盟,或許之前還能有口飯吃……我這人你們也都知道,若真是能有一口飯吃,如何會讓你們摻和進造反的事情?只是局勢到了眼下,連南陽都要通了,朝廷必然要走漢水,最后一口飯也眼看著沒了,不反怎么樣?

  “所以,肯定會反!不反不行!”

  話到最后,反而顯得決絕。

  馬平兒和王雄誕沒有點評什么,只是慢慢的啃著鴨腿。

  “還有件事情。”馬勝自己也夾起一塊鴨脖,邊啃便說。“我寫封信,辭了黜龍幫的頭領,你們走時帶過去……”

  馬、王二人齊齊住嘴,當場欲言。

  “我心里有譜,聽我說完。”馬勝繼續皺著眉頭言道。“不光是我,你們倆也寫封文書,辭了淮右盟這里的職務,等你們走了,我就遞給盟主。”

  馬王二人這才稍有醒悟。

  但很快,王雄誕便重新皺眉:“馬叔這個意思,莫不是覺得淮右盟跟黜龍幫還有說法?可如今局面,一旦起事,淮右盟注定只能仰黜龍幫鼻息,甚至直接被并進去,拿什么與北面掰扯?”

  “不是淮右盟跟黜龍幫有說法。”馬勝放下鴨脖,看著王雄誕,目光如炬。“是杜盟主和張龍頭有說法。”

  王雄誕微微一怔,竟不能反駁。

  無他,杜破陣可是他義父,有些事情別人不懂,他王雄誕難道還不懂嗎?那位義父或許最終可以屈居人下,但性情擺在那里,如果不爭一爭,也絕不可能輕易俯首。

  譬如今日堂上,杜破陣喝問左右,問哪個人可以比得上張三郎,也并非是單純推崇張行,似乎更像是在提醒所有人,淮右盟這群烏合之眾除了團結在他杜破陣身側,集成一體,否則只能是張行的口中餐。

  這一點,王雄誕從一開始便有所覺悟。

  一念至此,王雄誕反而捏著鴨腿骨失笑,并在看了一眼尚在驚愕的馬平兒一眼后正色出言:“義父大人乃是當世英雄,這一點,我從當日相逢便已經認定,而且一直到現在都未曾改。只是,英雄如他卻也注定敵不過北面那位張三叔的,因為后者實在是位超世的英雄,成龍證位都或許是能見到的。所以,義父遲早會誠心服膺。當然,馬叔小心一些當然無妨,但與這件事相比,還是要更在意起事后與官軍的爭斗,亂世中存身第一。”

  馬勝只是點點頭,似乎不置可否:“不管如何,杜盟主那里怕是都已經下了決心,我一把老骨頭,生死見慣,盡力而為便是,倒是平兒,日后要多多勞煩小王你了。”

  馬平兒尚未反應過來,王雄誕怔了征,忽然嚴肅起身,就在飯桌旁后退數步,直接下拜。

  秋風卷動淮水波浪,天氣似乎有些陰沉,到晚間后星月都無,和馬勝家中多少有些隔岸觀火不同,總舵后院這里,卻因為牽扯到許多人的身家性命,變得有些累贅和拖沓。

  但最終,杜破陣還是做出了最后也是最終的表達。

  “必須要反!”

  杜破陣看了看身前的幾人,平靜講述。“不管是誰不同意,誰要散伙,哪里又給了什么說法,淮右盟都得要反了。因為于外,黜龍幫晚則開春,早則入冬,怕是就要動手,淮右盟的底子在這里,大局也在這里,是不可能跟義軍動手的,我不想做張須果,也不想讓其他兄弟做樊虎、魚白枚;于內,世道一日日壞下去,盟里快撐不住了,不反,不光是淮西北的兄弟壓不住,更是大家伙快吃不上飯了,吃不上飯就要反,這是自古以來的道理,至尊下凡都不能說我們沒有理!”

  這一次,近乎于口干舌燥的身前幾人并沒有再多說了,因為該說不該說的,他們都說了,委實已經盡力了。甚至,其中幾位明顯反對造反的,表情上也不是什么憤恨和不滿,而是滿滿的茫然和慌張,這是對將來局勢的恐慌。

  “聞人幫主留下。”杜破陣最后表態結束,立即看向了淮南的聞人尋安。“其余兄弟暫時出去,我要說些你們大概都懂,但必須要避諱其他人的話……”

  周圍人一起動身,唯獨聞人尋安與輔伯石端坐在旁,闞棱立在門檻內,絲毫沒有動彈罷了。

  “我知道你難處,你不反也行,但咱們心里要有譜,回到淮南,多與咱們通信,不要被朝廷幾句話哄了,弄得自家兄弟殺起來、打起來。”人一走,杜破陣就在座中懇切來言。“保存實力為上,守住淮南的地盤,等局勢變化。”

  “我曉得,我曉得。”聞人尋安也有些苦澀,甚至有些想要落淚。“只是亂世中勢不如人,老杜你也得體諒我……”

  “你心里明白就好。”杜破陣嘆口氣。“走吧!連夜走!出門把苗海浪苗幫主叫進來,也有話跟他說。”

  聞人尋安點點頭,霍然起身,直直走了出去。

  須臾,苗海浪也走了進來。

  杜破陣看到人來,更加感慨:“老苗,咱們相處時日不多,但委實投契,可我也知道你本就是徐州人,本就是徐州大營的支派……叫你單獨來,一個要告別,另一個是請你替莪向徐州司馬將軍轉達一句話。”

  “說唄。”苗海浪束手立在那里,嘲笑或者自嘲般的笑了一下。

  “告訴司馬將軍,不許殺我,不許突襲渙口,不許針對淮右盟動手,哪怕是我明擺著要造反,要起事。”杜破陣語出驚人。

  此言一出,不要說苗海浪怔住,就連輔伯石都抱起了懷,闞棱也忍不住往屋里看了一眼。

  “你莫不是在開玩笑?”片刻后,苗海浪終于忍不住來問。

  “我沒有開玩笑,我說完,你轉達給司馬將軍,他必然會懂。”杜破陣坐在那里平靜解釋。“現在的局勢是,江淮必然要造反,有沒有淮右盟都會反,而淮右盟有沒有我也都會反……但是,有淮右盟,有我杜破陣,這局勢還能操弄在我手里,江淮也還能打著淮右盟的旗號維持自立;可若是沒了我,不需要去廢了淮右盟,只要沒了我,淮西北就會立即整個落入黜龍幫之手,到時候徐州就會立即被包圍起來,成為黜龍幫的主攻,甚至是唯一標的。屆時,他司馬二龍便是天一樣的本事,也要被一眾江淮、東境豪杰給磨死的!”

  屋子里鴉雀無聲,只有屋外秋風卷動淮水的波浪聲嘩啦作響。

  苗海浪看著對方,心里早已經醒悟過來……對方還有半句話沒說,但已經相當于說了,那就是只要他杜破陣在,黜龍幫就不會輕易吞并掉淮右盟,淮右盟和江淮豪杰就會維持半獨立姿態,使得黜龍幫不能輕易南下,從上游包圍徐州。

  這個政治承諾對于徐州而言當然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但是,對于黜龍幫呢?對于那位張三爺呢?人家不是你杜破陣的至親兄弟呢?

  一念至此,苗海浪終究沒忍住,就在屋里抱著懷來問:“老杜,這話我當然可以傳,我也覺得徐州上下十之八九會答應,但是……你能擋住那位張三爺幾日?他真的領軍南下了,親自往這里來了,你拿什么攔他?”

  “這就不需要老苗你來關心了。”杜破陣搖頭以對。“把話傳到,咱們兄弟會感激你的。”

  “不是這個意思。”苗海浪繼續抱懷來對。“傳個話沒有任何問題,我現在就可以回徐州傳話,我說這個是提醒你……你老杜跟那位張三爺不是一回事,人家本就是朝廷郡守出身,一開始便打了天大的旗號,而且如今已經把大旗立起來了,規矩也講成了,這才有今日威勢,才能做些事情;你呢?你沒有那個本事和出身的,也沒提過什么說法,你的根本還是江湖上那一套,所以做事得講一個江湖規矩,而按照江湖規矩,你這盟主怎么來的?你跟張三爺是什么關系?天下人都知道的……這事要是傳出去,會散了人心的。”

  杜破陣抿了抿嘴,摩挲了下滿是繭子的大手,言辭懇切:“所以,我得求求老苗,不要跟別人說。”

  苗海浪點點頭,看了眼屋內一聲不吭的輔伯石與闞棱,直接轉身離去了。

  人一走,屋內便陷入到了一種壓抑的沉默中。

  半晌,還是杜破陣自嘲一般看向了自己的雙手,又像是在對誰解釋一樣:“我也不知道這般做是對是錯,但委實有些不甘心,生逢亂世,誰愿意屈居人下?”

  “小王和小馬那兒也早點打發回去吧!”輔伯石忽然出言,卻沒有回復對方言語。“雖說我們跟李樞之間往來可以歸到跟黜龍幫公中去,但這些天委實太多次了,而那個張三當初就智謀過人,專擅利用人心……萬一被察覺,按照人家如今的威勢,恐怕真就跟老苗說的那般,咱們未必頂的過人家。”

  杜破陣連連頷首,卻又忽然停下,緩緩搖頭:“我還是有點心虛……你說,我那兄弟,真的沒有察覺到咱們動作和心思嗎?”

  “如此大勝,就算沒有稱王稱霸,也該得意的不行吧?或者心思都在下一步擴張和內里奪權上”輔伯石輕聲以對。“這是最后的機會,否則真就要成為人家麾下尋常一將了……是你甘心還是我甘心?”

  這一次,杜破陣終于重重頷首。

  秋風蕭瑟,人心亂如麻,且不說杜破陣決意造反,又存了些理所當然的野心,只說苗海浪接了言語,便率眾往歸徐州大營。

  徐州原本是總管州,但實際上,早在之前設立江都為陪都時便已經從區劃上拆分為了下邳、彭城、東海等郡,便是徐州大營的總管也都沒了,只是掛在江都留守位置上來任事。非要更準確一點,所謂徐州大營,其實是指駐軍大約分布在彭城、下邳、宿豫等泗水下游重鎮,外加淮口軍港的一個淮北方面的軍事體系。

  而總管這一切的將軍,一般駐扎在舊稱徐州的彭城郡郡城中。

  如今,這個大營主事者不是別人,正是諸衛大將軍中最年輕的一位,出身好、品質好、本事好的司馬正——他的地位在韓引弓逃走后,反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穩固。

  實際上,即便是在江都,司馬正父親和叔叔的地位近來也有明顯加強,那位圣人越來越多疑,而司馬正父親做過圣人的東宮侍衛,自然更加受寵信和任用。

  轉回眼前,苗海浪的幫會原本就是徐州大營退役士卒為核心的幫會,所謂刀在手錢在前,不取不痛快,幾乎算是徐州大營外圍組織,此番折回,自然輕易見到了這位年輕的徐州主事者,并將渙口事宜匯報妥當。

  “他是這般說的?”午后秋風中,剛剛操練完新兵的司馬正只在后營空地里坐著聽完匯報,雖然面色不變,但語調依然變得有些怪異。

  “是。”苗海浪恭恭敬敬來對,并未多言,他曉得對方的本事,也曉得對方的威望。

  總有一些人是既有本事又有執行力的,無論是眼前的司馬正還是那位杜盟主又或者是北面那位張三郎,都是典型如此,換成別人在他們位置上,很可能只是個傀儡,但這三人卻是摸著名便能取得實,甚至無名也有實。

  “老苗跟杜破陣算是熟人,你怎么看此事?”司馬正反問了一句。

  “我覺得挺有道理的。”既然被問,苗海浪有一說一。“就是一件事……他杜破陣便是有這個心,又如何能真的擋住那位張三爺?人家率大軍壓過來,再拿當日情分和江湖規矩一擠,他怎么辦呢?難道要逃到淮南?黜龍幫之于淮右盟淮西半部,張三爺之于杜盟主,簡直就是大宗師之于尋常凝丹一般,如山壓頂。”

  司馬正點點頭,然后扔下這個話題,繼續來問:“淮西的老百姓果然窮頓到人人欲反嗎?”

  苗海浪干笑一聲,只是不語。

  司馬正見狀也不追究,反而讓人取了一把好刀來,外加一些金帛贈與對方,以作辛苦酬謝。

  苗海浪自然千恩萬謝,但恭敬接過刀后,卻也不敢動,只是肅立不語,繼續等待吩咐。

  果然,司馬正遞過刀來,復又當場來笑:“一事不煩二主,老苗,我知道你剛回來,但有件事情還需要你來幫忙……也只有你身份合適。”

  苗海浪當即肅然:“大將軍請吩咐。”

  “淮上秋蟹正肥,麻煩替我走一趟北面,給白三娘、張三郎,還有李樞李公,各自送一份秋禮,聊表心意。”司馬正平靜言道。“見到李公后,告訴他,我是支持他的,有需求,盡管開口。”

  苗海浪若有所思,心中稍悟,卻無話可說。

  而且,回去后只歇息一晚,便讓人尋了上好的秋蟹,拿塞了水草的桶子裝了車,公然插上淮右盟旗號,便往北去了。走出彭城郡地界,甚至又撞上了折返的馬平兒、王雄誕一對,然后得知了張行現在齊郡,更是絲毫不懼,徑直來見。

  正所謂:未游滄海早知名,有骨還從肉上生。

  莫道無心畏雷電,海龍王處也橫行。

  PS: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