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黜龍無錯字精校版 > 第三十六章 天街行(9)
  “錦衣狗,我們青陽幫跟你們拼了!”

  下午時分,夏雨不停,但視野尚在,嘉靖坊內磚窯場空地上,隨著一聲怒吼,臉上刺著一個綠太陽圖案的本地青陽幫幫主周武面目猙獰,左手提著一張鐵盾,右手舞著一把眉尖長刀,披著一件略顯陳舊的明光甲,直接向前沖殺了過去。

  他的身后,是足足上百名打扮不同的核心幫眾,都是敢打敢拼的好漢,而且個個都有刀槍棍棒在手,如今隨著幫主向前,也都自然是舞槍弄棒,踩著積水奮勇追隨。

  而他的前方,赫然是足足五十名各色差役……里面有凈街虎,有金吾衛,有綽號看門狗的城防軍,還有綽號軟柿子的縣衙差役……但占據指揮系統,明顯高居所有人之上的,當然是剛剛被罵的錦衣狗。

  錦衣狗不多,七八人,而就是在這些錦衣狗的呵斥與壓陣下,這些來歷雜七雜八的軍士們將四五面大盾堆在前面,之后架上鋼弩,左右則是長兵,中間則是尋常短兵武士,更有一群畏手畏腳的幫閑拎著一些床單、哨棒啥的,藏身在更后方。

  坦誠說,這個架勢,還是官兵明顯更強勢一些,最起碼懂個陣型嘛,而且那些軍械也不是樣子貨,全都是白有思寫了條子從城防軍武庫里借的,真真正正的制式軍械。

  但周武沒有別的選擇。

  昨天開始封坊,坊內的老大們還不當回事,但今天上午,這些官兵忽然就沖了進來,然后直奔黑夾子幫幫主瘸三的家中,十幾個修行者一擁而上,有高手有低手,瘸三猝不及防,當場被一名錦衣黑綬給剁了腦袋。

  這還不算,一擊得手后,這些官兵居然沒有去搶瘸三的家資,反而分成數股,有組織有紀律的分撥突襲了黑夾子幫的所有舵主、副舵主,二十多個骨干幾乎是毫無反抗之力,就和瘸三一樣,當場喪命!

  然后,才順勢抄了家,發了賞錢,做了犒賞,甚至還給周邊坊民統一發了糧油柴醋,說是感謝他們舉報和協助捉拿。

  這個時候,其他老大才曉得,這次做主的是平素少見的靖安臺錦衣狗,這些人殺人如麻,訓練有素,素來是江湖好漢的天敵。

  而且似乎也不屑于貪贓枉法,據說,黑夾子幫的那些訊息,就是從本地凈街虎里一個小旗那里掏出來的,也就是瘸三的拜把子兄弟,這小旗一開始還挺仗義,想周旋一二,結果代價就是所有手指都被剁了喂豬。

  總之,善者不來來者不善,轟隆隆的夏雨中,跟周武斗了大半輩子的瘸三和他的黑夾子幫就這么消失了。

  得到消息后,作為剩下幫會中最大一家幫主的周武簡直如遭雷擊,然后立即針對性的將幫會核心成員給聚集起來,并掏錢出來以作安撫,他甚至邀請了其他小幫會的人一起過來。

  而人剛聚起來,小幫會也只來了兩個,錦衣狗便帶大隊人馬壓了過來。

  當過兵的周武被迫迎戰。

  至于這個磚窯場,則已經是周武能想到的最適合發揮己方人數優勢的戰場了。新筆趣閣

  轉回眼前,戰事爆發。

  但周武的底牌似乎不只是人數和自家血勇,就在所有官兵強行穩住陣腳,準備等對方靠近,然后放弩的時候,忽然間,舉著盾牌的周武身后,高高躍起了一名精瘦的中年人。

  中年人沒有像周武那么夸張的裝備,他一身布衣,只有一把三尺鐵劍在手。

  但是,之前面對周武還能穩住陣腳的官兵,見到此人后卻登時變了臉色,因為對方只是一躍,空中將三尺劍一遞,劍身便忽的冒出一道白光,好像憑空將劍身拉長了一半似的,然后劍刃也微微有了一點金色。

  沒辦法,稍有常識之人都曉得,這是西方白帝爺傳下的正宗真氣,喚做斷江真氣,斷江真氣不可怕,可怕的是能將斷江真氣外顯這個地步的人,肯定是奇經八脈層次的高手。

  這種高手配合著斷江真氣,什么大盾鋼刀怕都只會被一劍兩斷,鋼矢怕是也能被輕易劈開。

  慌亂中,前面一個舉盾的金吾衛,直接扔了盾牌,轉身便走。

  但也就是此時,忽然間,數聲尖利的哨聲憑空齊齊響起,而隨著這聲哨響,一道白影從官兵身后的屋檐上閃過,然后兩道足足一丈多寬的金光便憑空出現,從窯場空地上連續橫著劃了過去。

  屋檐后的白影沒幾個人看清,但金光太顯眼了,沒人能忽視,唯獨來的那般快,去的也那般快,不免讓很多人人產生了一種茫然之態。

  不過不要緊,他們很快就會意識到發生什么了——一身鐵甲的青陽幫幫主周武,和他那位不知道什么來歷的高手朋友,幾乎齊齊倒地,而且不是整個倒地。

  周武倒地之后,腦袋在地上足足滾了七八圈,最后居然停在了那個被棄掉的盾牌上,還壓住了一個角,這叫憑空身首異處。

  至于他那位已經到奇經八脈層次的高手朋友不免更慘了一點,大概是之前高高躍起的緣故,所以兩道金光之后,此人整個人干脆的斷成了三段四節,呼啦啦就從空中碎了下來。

  這一幕的視覺沖擊力太強大了,以至于剛剛還滿是喊殺聲和呼喝聲的磚窯場足足安靜了數息,一時間只有雨聲淅瀝。

  便是明白怎么回事的錦衣狗們也愣在原地,半晌不敢動彈,始作俑者張行更是差點沒吐出來……知道這老娘皮厲害,但沒想到會這么狠厲,武林高手,仙子一般的人物,不敢優雅一點嗎?

  一點寒芒飛過,兩人眉心綻開血花,含笑倒地而亡那種……

  胡思亂想之間,一個意想不到的人打破了沉默。

  是那位剛剛棄盾逃竄的金吾衛,他小心翼翼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試圖伸手從青陽幫幫主的人頭下將盾牌取回來,重新擺好。

  但不知道為什么,他往血水中伸了七八次手,卻始終難將盾牌給拽回來,急的眼淚都下來了。

  而兩邊上百人,就那么愣愣的看著他。

  終于,看不過眼的張行決定拯救一下這個可憐的金吾衛盾手,當然,也可能是為了給自己壯膽——他搶過一旁一名弩手的鋼弩,抬手往對面人堆了按下了機栝。

  鋼矢飛出,射翻一人,順便帶起一聲慘叫。

  青陽幫幫眾終于反應過來,卻是齊齊發了一聲喊,然后如炸了窩一半往四面逃竄……真的是四面,有人居然直直的往正面官兵方向來逃。

  而來援駁雜的官兵們也終于醒悟過來,卻是轟然一聲,射出弩矢,然后拔刀的拔刀、提盾的提盾、舞槍的舞槍,亂七八糟地向前沖去。

  與此同時,埋伏在兩翼的兩支官兵長兵小隊也根本不等信號,瘋了一般從兩翼卷了出來。

  接著,真的就血流成河,干干凈凈了。

  PS:大家元旦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