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黜龍在線閱讀 > 第四十九章 關山行(7)
  夏天有些悶熱,但幸虧桃林驛這個地方挨著伏牛山。

  山風習習,鼓動桃林,甚至還帶了一股清香之氣,卷入驛站后,稍微讓房間內四個男人的臭腳不那么惹人厭。

  “我當時其實并沒有說什么……只是說了些軍事上的事情……除了軍事我又能說些什么呢?我少年時從舅父學兵法,成年后稍作游歷,然后從軍,后來便入了兵部,混沌至今。”

  李定小心言道。

  “當日在汴梁,我去見楊慎,報上家門得以入見,便說,眼下國家看起來兵強馬壯,橫壓四海,但實際上卻千瘡百孔,難以為繼……”

  “哼……”李清臣冷笑了一聲。“閣下在這里打什么馬后砲呢?知道的自然知道東夷之敗正是楊逆謀逆所致,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彼時就能料到前方二征東夷大敗呢。”

  “我當時剛說這話時,委實沒有想到二征東夷會敗,真不是這個意思。”李定誠懇以對。

  “李十二郎出身優渥,見識不凡,但有些事情不是他能知曉的。”張行看了一眼李清臣,認真言語。“我當日正在落龍灘前線,反而稍微曉得一些,楊逆固然是大局崩壞的主惡,但前線也不是那般輕松的……”

  李清臣為之一塞,秦寶則精神稍振,側耳傾聽。

  “不錯。”大概是意識到身前的張三郎是個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主,李定也稍微認真起來。“彼時我的意思大概有這么幾條,一個府兵制度下,府兵集中在關隴、河洛等地,強干弱枝是對的,但過于集中,并不利于就地動員、出兵、防御,應該維持一個合理的比例……

  “此外,府兵集中在關隴、河洛,還有一個不免的壞處,那就是再怎么更迭人事,再怎么改換制度,下面的軍隊終究還是那些鷹揚府,從最根本上盤根錯節,與門閥相纏,臨陣之時,免不了有私軍之嫌疑,以至于視國家公器為私物,保有實力,坐觀成敗……

  “但反過來說,就眼下而言,世代從軍,一府之內多為鄉黨、故識的府兵依然戰力遠勝于募兵,擅自更迭,也有些自廢武功之意。

  “最后,我當然也曉得上頭的心病,自先帝以來,壓制關隴大閥,防范東齊、南陳,羈縻北荒舊民就是成例,所以便建議楊慎收權于兵部,將軍事人事統一謀劃,取優汰劣,整編歸一,同時恢廓地理,記錄天時,然后直屬于上。

  “總之,說了半日,無外乎就是勸楊慎擔起國家責任,將一團糟的軍事統略收拾起來,使國家強盛……”

  “得了吧!”李清臣再也忍耐不住。“還說你沒有心存他意?楊慎也配擔起國家責任,收拾天下嗎?”

  “這位李十二郎,我知道你什么意思,無外乎是讓我去進言圣上。”李定并沒有氣惱,而是認真辯解。“可我倒是想找圣上當面進言,請圣上來收拾天下,可有機會?況且,圣上威福加于四海,內政外交軍事經濟,怎么可能事事統帥,彼時彼刻,軍事上能做統帥輔佐天下的,不指望楊慎,還能指望誰?哪個人有這個家門、官職、人望?你家中丞嗎?他既管了靖安臺,怎么可能還能去碰軍事?”

  李清臣居然真的想了一想,然后干笑一聲,不再言語。

  倒是張行,反而不滿:“你就這么泛泛而談幾句,你那異父異母的妹妹便跟來了?”

  “當然不是。”李定趕緊搖頭。“我是奉上了全部的整備方案,從軍隊規編到鷹揚府的裁撤、新立,再到主要軍道分劃,兵部職司新制,數年心血,全都奉上,前后七個匣子,十數萬字……”

  張行微微點頭,這就是真做事的人了,甭管好壞成敗,ppt后能有個十萬字附件的人還是要尊重的。

  “不過,十娘之所以奔我,倒不是因為這些,她畢竟只是一個刺客,便是隨楊慎見識稍多,又如何能懂這些?”李定說到此處,卻又失笑。“她對我高看一眼,乃是當時楊慎聽完我講述,又大略看了我奉上的七盒文書的總綱后,拍著屁股下面的座位對我說,將來我必然坐到他那個位置……而十娘恰好在旁執壺。”

  “楊慎用你了?”和其他二人一樣,張行詫異一時。

  “不錯。”李定喟然頷首。“用了我,但也正是用了我,我才不得已找理由逃竄,并得十娘夜奔……否則,哪里用得著我表兄牽累我,還讓吉安侯的女兒在這種地方擒住我?當日便死在吉安侯的刀下了……實際上,我也正是察覺楊慎要造反,才醒悟過來他那句話的意思。”

  話到這里,李定掃視了屋內其他三人,復又搖頭:“我也是倒霉,少年時我舅父身為國家名將,卻整日稱贊我,我也是少年意氣,只覺得天下終究要我來規劃。結果舅父早死,我也蹉跎半生,半點志氣都難伸展。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愿意接納的,居然又是個反賊,所幸還有一個十娘不計我潦倒萬般,一意要隨我……但剛回來,看到刑部張文達要在東都鬧事,便尋了這個差事,準備見見表兄,順便躲開禍患,卻沒想到東都城張文達直接死了,反倒是我這里撞上了表兄逃竄。”

  眾人一時無語,兼有感慨。

  片刻后,還是張行微微抱懷笑道:“李員外,咱們既然都坦誠到這一步,我有一句話,要是不問,反而顯得虛偽……”

  “閣下請講。”李定也誠懇了許多。

  “你當日發覺楊慎要造反,直接離去,是因為覺得他不能成事呢,還是覺得要做個忠臣,萬萬不能從逆?”張行戲謔以對。

  “都有。”李定沉默片刻,方才做了一個萬能回復。

  “那好,我換種問法。”張行抱著懷,微微前傾。“倘若你真心覺得楊慎能成事,你會棄了楊慎許諾的座位,來為大魏陪葬嗎?還是要就此攜美歸隱山林,來個不負大魏不負卿?”

  秦寶和李清臣,都覺得張三這廝過分了。

  然而,李定沉默片刻,卻給出了一個意料之外的回答:“大丈夫生于世間,若不能收取東夷五十州,滅西荒巫族三十部,使四海歸一,然后證位歸天,名赫史冊,位列神籍,那不是白活一場了嗎?”

  桌上二人皆呼吸粗重,無聲以對。

  依然還是張行,估計是鍵盤上寫慣了這些話,反而只是頓了一頓,便繼續抱懷前傾:“若是這般,我再問閣下一事,你覺得楊慎造反不成,是因為他這人不足恃,還是大勢不足恃?”

  “兼有之。”李定也微微抱懷前傾。“不瞞閣下,楊慎優柔寡斷,臨到造反都沒有個戰略規劃是一回事,另一面,我也委實想不到大魏有什么傾覆的可能……先帝滅東齊、吞南陳,壓服北荒、臣妾三巫,只在二十年前啊!”

  “而且朝廷的倉儲居然那么豐富。”張行以手點在榻上,也是滿臉感慨。“有糧食,有布帛,人口又擺在這里,便是有門閥世族,有地域矛盾,可這天下還是沒有理由不穩當啊?”

  “此言甚是……”李定仰頭嘆氣。“可是,這世道明明又總覺得哪里不對,好像一日日就壞了下去!”

  “就是這樣!”張行終于拊掌,卻又誠懇追問。“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你說,既然天上有至尊,天地間有真龍,有沒有可能,是天意如此呢?”

  “天意不可測。”李定搖頭不止。“但自古以來,都是時局大勢催動天意,未嘗見天意先出,違逆大勢……而且依我看,若天意從些許至尊、神魔、真龍之意而為,便稱不得天意了,至尊不說,自古沒有作惡禍亂的至尊,至尊之所以為至尊,便是他們有功德于宇宙世間……只說這些真龍,他們若真有念想,也只有被天意屠戮的份,君不見,四位至尊從何而起,哪個證位途中少了龍血?”

  “那到底是什么呢?”張行愈發蹙眉。

  “有沒有可能還是東夷?東夷雖稱夷,卻與北荒無二,皆是人族正統……又或者是巫人再度一統?”

  “東夷的情況我不清楚,閣下有什么可以介紹的嗎?”

  “我……”

  就這樣,眼見二人越來越入巷,秦寶與李清臣對視一眼,卻都覺得有些荒唐起來,也實在是插不了話……隔了一陣子,李清臣率先忍耐不住,回到隔壁歇息。

  而秦寶卻干脆伏案而眠。

  “走吧。”

  就這樣,二人從大魏軍制一路東夷國運,再說到西北面的巫族前途,一直到北荒蕩魔衛制度,此時卻已經是三更之后了,隨即,張行瞥了一眼伏案的秦寶,忽然改變了話題。“我送你出去。”

  “什么?”已經前傾到跟對方交頭接耳的李定一時措手不及。

  “且不說還有可能尋到你表兄,便是尋不到,也未必不能直接拿那三個看守構陷你二舅。”張行言辭隨意。“不差你一個……而你今日言談,雖然不至于讓我隨你夜奔,但委實是個有真本事的豪杰英雄,我一言既出,必有回應,趁大家都睡了,我現在送你出去。”

  李定趕緊起身,卻又一時怔住,壓低聲音提醒:“十娘……”

  “你走了,十娘反而于此事無足輕重。”張行隨意催促。“你日后找法子回東都就行,到時候我找白巡檢說個情,讓她再去找你。”

  李定趕緊起身,想要在床下拜謝,卻又瞥見秦寶,便匆匆止住,只是立定不動。

  而張行則大大方方取了繡口刀,堂而皇之出門下了大堂,見到下方執勤的一人正在硬撐,上前自薦換班,將人換走后,便只是上樓一揮手,便帶著李定大搖大擺直接出了驛站,然后轉入桃林。

  “張三郎,一日內讓我三度刮目相看,就只有你了。”來到桃林,借著驛站燈火,李定拱手下拜。“今日恩義,我五內銘感,如若張三郎不棄,咱們二人何妨在此桃林結為異性兄弟。”

  “走吧!”張行懶得理會,只是一擺手,便催促不及。“說了半天,大魏都固若金湯呢,又不是要打天下,還在這里桃林結義,況且真結義了,不還是你做大哥……更不要說,今日事本就是我們無憑無據要拿你誣陷你舅舅……走吧走吧,你便是日后成了神仙皇帝,也與我無干,今日放你是見你多少是個有真本事的,如此罷了。”

  說著,張行直接轉身向驛站而去。

  李定聞言,在原地咬了咬牙,稍作猶豫,然后既沒有直接向東,也沒有向西去潼關,反而是先行向南面山中奔去。

  而另一邊,張行進了驛站,并沒有著急去尋白有思,而是停在驛站院中,然后掏出懷中羅盤,平靜的念了一聲‘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羅盤一如既往沒有讓張行失望,乃是直直彈起,但出乎意料,羅盤指針并沒有像想象的那般指向西面潼關,也沒有指向北面大河,反而落在了南面伏牛山中。

  難道韓世雄真的是自己酒量過人,單獨逃了?張行腦中閃過剛剛裝睡打掩護的秦寶,以及李定一再無辜的解釋,想到了一種最無語的解釋。

  但不管如何了,羅盤都用了,也不必再顧及。

  收起羅盤,張行轉身入了驛站,上樓去尋白有思,來到女士門前。禮貌還是要有的,但稍微敲了幾下門,門內卻并無回應,張行無奈,直接推門,大門居然是虛掩。

  非只如此,門內還空無一人。

  張行怔了怔,若非房間內還有那位張十娘特有的熏香味道,他只當自己走錯了房間。

  猶豫了一下,張行選擇就地等待。

  而果然,半刻鐘后,白巡檢忽然出現在門外,而且一身衣服趕緊利索,看樣子也是出門去了。

  這讓張行有些神色怪異起來。

  “張行。”看到屋內等著的人,白有思猶豫了一下,甚至有些眼神躲閃。“我與張十娘相談甚歡,干脆結為異性姐妹,剛剛已經把她放了,還送了二十里,讓她在東都等人就好……你也把我姐夫放了吧!然后羅盤拿來,借我一用就是!”

  張行沉默良久,終究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能實話實話:“在伏牛山里……明日搜山?”

  PS:抱歉抱歉,晚了晚了,然后大家新年繼續快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