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黜龍最新章節目錄 > 第五十三章 關山行(11)
  尚未出聚義堂大門,張行李定二人便能隱約看到半空兩道黃色光芒的閃現。其中一道自然是屬于白有思的金黃色,另一道則明顯是屬于那伍常在的土黃色。

  而也就是在踏出聚義堂之前,李定便先行運行真氣奮力嘶吼:

  “二郎!你家大郎曾與我有交待,若是你不服管教,濫用修為,殃及無辜,務必要我告知于他,到時候他必然讓你好看!”

  天空中,真氣運行的呼嘯聲陡然一滯。

  但片刻后,忽然便是一聲不知來自何處的暴怒大喊:“我何時又濫用修為、殃及無辜了?李定,你莫要血口噴人!”

  “山寨里面,各處都是官兵與寨民混雜,錦衣巡騎管事的又被你壓在聚義堂,結果你們現在什么都不管,只在天上打起來,馬上下面就要起騷亂,如何不是你們的事情?”

  “那也不要拿大郎來壓我?!我何曾怕了大郎?!”伍二郎的聲音宛如打雷。

  “我何曾說你怕了大郎?我今日只與你說道理。”

  李定自然是個聰明人,胸中也必然早有塊壘,再加上這幾日也是憋屈的利害,卻是不待張行開口,便將自己的不滿宣泄出來。

  “仗著自己有幾分修為,便不把他人當人看,也不把自己當人看,是不是你?!你若是修成了大宗師,一心一意證位求長生做神仙成真龍呢,我還認了!不過是個凝丹的修為,吃喝拉撒睡樣樣不能少,便肆無忌憚起來,如何能服人?怪不得你家大郎見到我們誰都要先陪不是,再求我們約束一下你!都是姓伍的,做人的差距怎么這么大呢?!”

  言語中,李張二人終于走出了聚義堂。

  李定心細,這個過程中一直在前面小心用身子遮住了張行,而二人立定后,張行再抬頭去看時,只見清晨薄霧中殊無動靜,周遭安靜的可怕,倒是更遠處的山谷各處,尤其是幾處關押地點,明顯有些騷動起來。

  張行情知不能再拖,便深呼吸了一口氣,推開李定,然后拖著身子立到了堂前原本立著義字大旗的地方,此時再抬頭環顧四面,反而徹底放開,便也努力運氣出聲:

  “巡檢!你常說修行之事本在修性養命,而我們今日過來,難道是為了幫你爭強斗勝嗎?你若是這般不顧結果,肆意行為,不管贏了輸了,跟這個武二郎有什么區別?他不懂事,我們難道要跟他來學嗎?數十同列,不顧風險,出來與你走這一遭,只是為了你家五十兩銀子?!還請收……”

  一氣話沒有說完,張行只覺得肩窩酸痛難耐,根本難以支撐,本能便咧嘴躬身,但也就是這時,一道土黃色光茫忽然自斜側閃過,直取張行位置,而一道金光也隨之而發,卻明顯慢了半拍。

  當此之時,張行大驚失色,本能欲往后躲,卻不料一側李定忽然伸手抱住了他,而且直接運起真氣,一時力大,竟然不好掙脫。

  當然,下一刻張行便醒悟過來,因為土黃色光芒里那不知什么東西幾乎是擦著他的身子砸到身后,硬生生將聚義堂前砸出一個大窟窿來,而他與李定所立地方根本就是無恙。

  這還沒完,土黃色光芒沖起,半空中將將迎上了金光,卻明顯一黯,然后就勢空中折走。

  緊接著,伍常在那暴雷一般的怒吼聲響徹了整個山谷:

  “李定,老子再來管你和韓大的事就是老子犯賤,你自家來對白家的小娘皮吧!看看人家怎么收拾你?!”

  此言既罷,登時萬里無云。

  片刻后,李定、張行以及其余所有人方才醒悟,這伍二郎一氣之下,居然直接跑了?

  當然了,想一想他剛剛從聚義堂中沖出來的樣子,似乎也無話可說。

  這本就是一個混賬武瘋子。

  危機解除,張行先行癱坐下來,接著,白有思搶在堂內其他眾人之前落在地上,卻是冷若冰霜,一言不發。

  張行也懶得開口,只是去看李定,后者訕訕上前,努力解釋了一遍。

  白有思聞得解釋,雖然稍作展顏,卻還是語氣冰冷:“便是我信了你的言語,那又如何?此時伍二郎已走,卻又打傷我這么多下屬,難道還想讓我放了韓世雄不成?”

  李定想了一想,呼了一口氣出來,再度拱手,語氣卻坦誠了許多:“白巡檢,依著我看,最起碼應當放過此處山寨無辜……讓金吾衛先走,只說自有錦衣巡騎在此處等候地方官兵處置,然后再行放過便是。”

  白有思依然面冷,非但不應,反而挑眉來看坐在那里的張行:“張行,他說依著他看,可若是他這聰明人當的這回家我不應,你又如何?”

  “巡檢自做的好大事業,關我甚事?”張行一時氣悶,更兼傷口疼痛,根本懶得搭理。

  “巡檢。”

  此時早已經出來的秦寶見狀努力開口。“還是放過此處山寨吧……昨日我和張三哥就懷疑這山寨中都是附近為了躲避徭役而聚集的村民,夜間問了一問,果然如此……其實,若不是昨日張三哥一力勸大家留有余地,不去報官,今早那伍二郎來了,怕是早就將我們盡數殺了。”

  “巡檢,秦二郎所言甚是。”

  錢唐也緊隨其后,誠懇言語。“若非張三郎,此事殊無轉圜余地,上下都承他情分,何至于為此置氣?”

  “是啊。”白有思點點頭,面無表情。“大家為我門戶私計而辛苦至此,乃至于負傷,我還在這里計較唯一為公之人,豈不顯得我更無情?這事多多辛苦張三郎了,就依著聰明人的意思來辦就是。”

  錢唐等人大喜過望。

  張行也懶得計較。

  隨即,李清臣自后方壓得韓世雄與本地寨主徐萬達過來,白有思又去鎮壓各處,接著自有錢唐、李定等人拽著徐萬達分說清楚。

  倒是張行這位有擔待、有仁義的大英雄,人本就還傷著,還被白有思使了性子隔在外面,便沒忍不住好奇去問那同被冷落的罪魁禍首韓世雄,想知道對方到底如何逃脫?

  結果也讓他無語。

  原來,這韓世雄天生酒量,沿途喝來,每次都是率先裝醉,決心逃走那一日,卻是放開了手段,先點了后勁大的一種美酒,然后一口氣喝倒了所有人,接著真就是一個人偷了鑰匙,趁著下雨逃出來的,然后就直往伏牛山中來尋故人了。

  當然,他也沒想到,自己這么一逃,居然惹出這么多事來。

  閑話少說。

  到了上午,白有思雖然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但還是聽了眾人勸,先讓金吾衛帶著一些浮財轉回桃林驛,只說親自留在此處等待官差。

  而到了下午,人走的多了,便撇下了那個寨主,帶著一眾錦衣部屬與那韓世雄動身,準備自此處直接往歸東都。

  眾人自然無話,只是匆匆上路。

  再到了傍晚時分,晚間山中薄霧再起,一行人已經行出二十里來,準備在伏牛山主峰東北面的山麓處扎營修養,這個時候,白有思終究是氣順了,便來問身側錢唐等人:

  “張三郎現在何處?”

  “應該在后面。”剛剛躺下的錢唐扶著肩膀無力做答。“之前便見到他騎著一頭騾子,讓李定牽著,故意走到了最后……巡檢,這是跟你置氣呢。”

  “是啊!”白有思當眾翻了個白眼。“覺得我沒給他留面子,殊不知,他當眾那么喊我,好像我跟那伍二郎一樣,是個不識大體,不懂仁心慈悲的武瘋子……明明是他先沒給我留面子,如何又是他不耐?”

  錢唐聽得頭皮發麻,只能硬著頭皮來對:“巡檢,伍二郎那不叫武瘋子,那叫愣子,偏偏是那般修為和神力,而你,自是有一番氣度與錦繡的。”

  白有思點點頭,躊躇一二,到底是跺了跺腳:“說得對,他自生氣,我卻不好小家子氣的,這樣好了,我去找找他,與他說清楚,這事終究賴他辛苦膽大有擔待,算是他的功勞。”

  錢唐心如刀割,卻只能頷首:“張三郎太不懂事了,巡檢速去速回。”

  白有思再度點頭,直接向后方搜尋而去,錢唐只能按著肩頭枯等。

  然而,白有思既去,許久不回不說,過了一陣子,更是見到一道流光騰空而起,在眾人頭頂轉了幾轉,這才下來。

  “巡檢,出了什么事?”錢唐趕緊來問。

  “張行與李定不見了。”白有思難得慌張。“我順著來路飛了四五里都沒找到,張行人還傷著呢。”

  錢唐心中愈發艱難,卻只能寬慰:“巡檢放心,便是山間起霧,一時失了道路,可他們二人畢竟有修為在身,李定更沒受傷,甚至還有一頭騾子……明日天明,他們自會尋路出來的。”

  白有思持劍在手,抿嘴不語,卻又無可奈何。

  “咱們是不是迷路了?”

  在第三次經過一個怪石頭之后,騾子上的傷員張行,終于忍不住吐槽起了自己的代駕司機。“李定,我與你認識以后,就沒走過運!”

  李定回頭,倒也干脆:“我沒認識你時,便不走運了。”

  PS:感謝琉璃琴老爺的雙萌,白沉香老爺、皇馬、等人、sao瑞、bearxyk老爺們的上萌。

  大家工作日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