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帶著超市穿越到逃荒路上 > 第385章 為什么喜歡吃魚?
  她讓大牛去接人,并沒有將二牛一家算進去,其實是想培養宋二牛,讓宋家有自己的產業,然后慢慢壯大。

  經過今日無人可用的窘迫,彥妍想著以后再多培養幾個手下。

  將趙飛燕算上,然后是軍隊那邊,最好讓林海和小甲的親人來西北扎根。

  好歹,西北兩省是她的地盤,結果連可用的人都沒有。

  看看尹家,隨便就地安排。

  拿好主意,彥妍回到了客棧。

  她一回來,床上的人就坐了起來。

  “要走嗎?”瑞輕聲問道。

  “不,出了點意外,咱們在盤城住一晚,明天出發去梁丘。”

  “哦。”

  他淡淡應了一聲,然后躺下。

  彥妍要說的話停住了,為啥感覺他心情不錯呢?

  那算了,先不說了。

  “中午想吃什么?”

  “魚。”

  “還有呢?”

  “蝦。”

  “、、、好吧,你休息,我先出去一會兒。”

  她剛走兩步,身后的人喊她。

  “彥妍。”

  “怎么了?”她轉身,哪怕知道他看不見,還是將他當成一個正常人。

  “你,你不會、、算了,沒事了。”

  瑞猶豫了下,然后搖頭,靜靜地躺下。

  雖然他沒說完,但是彥妍卻知道他想說什么,一如當初隊長離開時,她的心情也是一樣。

  想到這,她心中一軟,說出來的話柔和了不少。

  “放心吧,我只是去買菜,一個時辰內肯定回來。”

  “我才沒擔心。”

  瑞有些別扭的不承認,然后拿被子將頭蓋上。

  看著敏感又別扭的人,彥妍笑著搖了搖頭,然后離開。

  彥妍去哪了?

  她將盤城仔細轉了一遍,查看有沒有天殿使者,或者監視的東西,基本上以飛行的動物為主。

  不是她多心,而是小心為上。

  要不是自己臨時要來盤城,趙飛燕的離開她照樣會多想。

  一個時辰過,彥妍拎著食盒回來。

  瑞正坐在窗邊等她,聽到她回來,臉上露出了一抹喜色。

  吃飯的時候,彥妍還在想要不要幫他挑魚刺,不過她想多了。

  他吃魚根本不吐刺,而且速度很快。

  不一會兒,一條魚就沒了。

  “晚上想吃什么?”

  “魚。”他還是上午的回答。

  “沒別的了嗎?”

  “兩條魚。”

  好吧,彥妍發現,他是真的喜歡吃魚。

  晚上她帶來三條魚,讓他吃個夠,自己則吃的燒雞。

  經過一天的休息,外加兩次治療還有藥補,瑞的身體好了不少。

  生機雖然沒全補回來,但也沒什么大礙了。

  一大早,兩人坐著馬車離開盤城,前往梁丘。

  從盤城到梁丘并不遠,抓緊趕路的話,三天就到了。

  路上,瑞比較沉默,很少說話。

  彥妍時不時逗逗他,并沒有詢問他怎么被抓的,為什么要離開山谷。

  瑞也沒有說。

  雙方默契的都沒有提。

  至于伙食,頓頓有魚,瑞吃的很滿足。

  彥妍忍不住問他,“你怎么這么喜歡吃魚?”

  就算再好吃,天天吃也膩吧。

  瑞沉默了一會兒,“當初全靠水里的魚才活下來,它們讓我覺得每一頓飯都是期待。”

  彥妍微微垂眸,輕輕拍了拍他的頭,能理解他的做法。

  他吃的不是魚,而是魚帶給他活下去的希望。

  “以后不會了,你可以試著吃別的。”

  她此時想給他一張會員卡,有了會員卡,就再也不用擔心吃不上飯了。

  不過她將這種沖動的想法壓了下來。

  還不行。

  若他就是一個普通人,給他一張卡又如何?

  可他不是,先不說來歷成謎,單單天殿零的身份,就不可能讓他擁有會員卡。

  就算他真的是無辜的,是受害者,也只能說他被天殿連累了,她沒法給予信任。

  要不是他讓她想起了過往,她根本不會將他從天樞殿救出來,更不會費心要安置他。

  瑞沒想那么多,只是乖巧的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到了晚飯,他只吃了一條魚,然后吃了一個雞腿。

  飯后水果來兩個,然后休息。

  他們在車內休息,馬兒自己慢慢的朝前走。

  彥妍算著時間,大軍回去不用著急趕路,估摸著還有四五天就到京城了。

  她還是可以追上的,主要是,不能讓寧遠多想。

  明明她啥都沒干,可就是有點心虛,不想讓寧遠知道她在干啥。

  第四天的中午,到了梁丘。

  將瑞安置在客棧,她去找宋二牛。

  宋二牛成了礦上的頭,不是他多么厲害,而是他的主子封了公主,梁丘屬于她的地盤了。

  梁丘城城主得到消息后,第一時間將宋二牛提拔為礦場主管,還送了一套宅子。

  現在宋二牛也是有下人伺候的了,出入坐轎子。

  走到哪,人家不喊一聲‘宋二爺’。

  明明跟著彥妍的是宋大牛夫妻倆,但借她得勢的反而是宋二牛。

  彥妍找到他的時候,這家伙正在戲樓聽曲呢,旁邊有幾人作陪,她記得其中一個是梁家三少爺梁飛,好像跟夏靜兒關系不一般。

  梁飛身邊還有一女子,正是翠兒。

  如今是婦人打扮,站在梁飛身邊做著給眾人斟茶的工作。

  看樣子是妾了,妻是不會做這種工作的,再說了,梁家可不缺端茶倒水的丫鬟。

  “二爺,您覺得這唱曲兒的丫頭怎么樣?”其中一人指著臺上的伶人,諂媚的問道。

  宋二牛點了點頭,“不錯,嗓子挺好。”

  “那我給您送到府上?”對方試探著說道。

  宋二牛不解的問道,“你送我家里干什么?”

  他可沒那個閑錢養個外人。

  男子立馬領悟,“您是擔心夫人吧?明白明白,我會將這個伶人買下來,二爺若是想聽曲兒了,可以來我家里聽。”

  說完還朝他眨了眨眼,給了一個男人都懂得的眼神。

  宋二牛有些莫名其妙,心道,我聽曲不會來戲樓啊,跑你家干啥去?串門還要帶禮物,我虧不虧?

  他沒接觸過,還不知道這些彎彎繞繞的。

  彥妍眼眸微瞇,閃過一抹冷色。

  “宋二牛你好興致啊。”

  同桌的一男子啪的一拍桌子,大聲嚷嚷著,“誰特么敢直呼二爺的名字?找不痛快是不是?”

  梁飛一邊附和著,一邊扭頭看向來人,“就是,二爺的名字豈是你們能、、彥妍?不不,嘉和公主?”

  他嚇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