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打奶嗝吐心聲,全家炸了全京城 > 第383章 門口有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

空氣彌漫著沉默著。

短暫的沉默后,就見先帝的魂魄氣的捂了嚎風的,張牙舞爪的朝村長老子撲了過去。

他雙手狂亂抓著:“啊啊,你個狗東西!你敢算計朕!”

“朕為了報恩,活著的時候把你們村子打造成了富裕村,白給你們那么多東西,又幫你們村子光棍找媳婦,又幫你們找活干的!”

“朕死了以后,見你也死了,便在陰曹地府照顧你,把朕皇子皇孫燒的東西都給你了,朕……朕不夠花的時候,都吃窩窩頭哇!”

“這竟是一場騙局!”

“你們,你們把朕當傻子啊,耍的朕團團轉啊!”

事情清明,真相大白。

村長老子的魂魄被打的顫顫悠悠,近乎透明。

先帝喘了口氣,嘀咕了句「累死朕了」。

他擺出生前帝王的架勢:“獨子村欺君罔上,品德敗壞,濫殺無辜,傷害公主,收回獨子村的一切特權!”

“其他的懲罰,便讓青元現在的皇上處置吧。”先帝說著,把自己的魂息朝村長手里的空白圣旨探去。

村長覺得手指頭一燙,圣旨燃燒成了一片灰燼。

他們更覺得原本的精氣神好似被抽走了一般。

先帝魂魄看著村長老子魂魄,陰森森的:“老伙計,咱們的賬到地下慢慢算!”

“以后沒你子子孫孫給你燒紙了,我要讓你窮死,讓你天天干苦工,看著我吃香的喝辣的。”

他們邊說,邊跟著判官離開了。

嗒,嗒,皇上踏著龍靴一步步朝他們走來:“謊言被拆穿,這些年你們的庇佑也到頭了。”

他冷冷的下圣旨:“獨子村罪不可恕,沒收所有財務,封村,所有人通通打一百大板,后打入大牢!等三日后發配到寧古塔!”

轟隆,這懲罰對于多年享福的獨子村的人來說乃是天大的災難。

一百大板的啪啪聲和著痛苦的尖叫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血腥味瞬間彌漫至天空,連風雪都掩蓋不了。

獨子村的人一波接著一波的被帶走。

皇上還特意等天明以后,他要讓大家知道知道這是一群什么畜生。

圍觀的百姓們或指指點點,或羞愧萬分。

“這,獨子村原來是這么來的。”

“虧我之前還夸他們呢,真是瞎了眼了。”

“至少人家享過福了,嘖。”

“安和公主也真是聰明,有本事,那么多年的秘密都能挖出來。”

“聽說安和公主啊,這死人嘴里的秘密都能給挖出來。”

隨著人被帶走,百姓們的議論聲也散了。

于夢萍強撐著身子,忽然跪在地上。

保護神的官方音一遍遍折磨著她的耳朵:意念大量就是,氣運大量就是,身體素質驟降,容貌驟降……

“不要不要。”于夢萍下意識伸手摸臉,她摸到了滿臉的疙瘩,悶叫一聲,迅速把頂兜蓋住,又用帕子捂住臉。

她轉身要走,蘇烈拉住她,關切的問:“夢萍,你干什么去?”

“我,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歇息了。”她掙開蘇烈的手匆匆離開。

蘇烈覺得納悶,忽地一噤鼻子,扇了扇,嫌棄的后退一大步:“哪來的狐臭味啊?熏死我了!”

蘇家人要走,孟家人擋住,還故意往后看看,口吻譏諷:“那位嘲笑,篤定我家宵宵是兇手的于夢萍呢?”

“呵,莫不是也知道自己沒臉所以跑了?”

又看向蘇烈:“你是那膽小鬼的狗腿子吧,那你回去轉告她,讓她收好自己的尾巴,若是再把尾巴拿出來亂搖,我們孟家不介意砍斷她的尾巴。”

那股子狠勁兒讓蘇烈的心直顫顫。

孟家人找到林宵宵,跟變臉似的口吻神色可溫柔了:“宵宵啊,回去了。”

林宵宵點點頭,小雞扇乎著翅膀:“等等等等,我還要辦點事。”

她滑溜到了五王爺孟雷面前,拍拍他,又擺擺小手:“大高個兒,你趴下來,我有話跟你說。”

孟雷擰著眉頭,卻又不想在眾人面前表現的太過冷漠。

依言趴下:“怎么?安和公主?”

林宵宵眨么著大眼睛:“五王爺,你這段日子,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想干啥干啥吧,別給自己留遺憾。”

這話聽得孟雷的心直突突:“你這話什么意思?”

人類幼崽笑得像一只小惡魔:“獨子村的事,我知道是你故意害我的。”

“不過你放心,我這個人大度,從來不記仇。”她噗噗拍響小胸口:“因為我有仇馬上就會報的。”

孟雷背后生出莫名的冷汗,他面上強裝鎮定,不想被這么個小丫頭看輕了:“呵,安和公主可真會說笑,本王竟一句都聽不懂。”

“沒關系,我地府有人兒,到時候會有人讓你懂的。”林宵宵也不說廢話,說完就跑,腳步輕快。

這一夜,很多人無眠。

皇上忙著處理獨子村的事,熬的眼眶子好像被人打了一拳。

朝臣們都在想法子撇清自己和獨子村的干系,生怕被連累。

蘇家的于夢萍已經洗了無數遍澡,抬起胳膊使勁兒的聞:“我身上的狐臭怎么回來了,啊啊啊,我不要這個味道,會讓人惡心死的!”

保護神口吻官方:你本身就有狐臭,是因為我助你收集了意念才消除狐臭的,意念逐漸消失,狐臭慢慢回來,很奇怪么?

保護神的口吻難得帶著怨念:你個蠢貨,快快收集怨念,本保護神快被你熏死了。

各有各的煩惱,當屬林宵宵睡的最香。

讓她想不到的是,青元第二日的天都因林宵宵變了。

一大早,白菜羞澀又驚恐的叫醒了林宵宵,他短胖的小手指頭指著外面:“門口,門口有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

林宵宵生來長了個好信兒的性子,一聽說奇怪,瞌睡蟲瞬間跑了。

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什么奇怪的東西?我要去康康。”

“豆包肉包,快快給我拿衣服鞋子,”

“不梳頭啦,也不洗臉啦。”

白菜眼睜睜的瞅著小主人像一陣龍卷風似的飄了出去。

他干巴巴的放下手指頭:“我,我還沒說完,除了奇怪的東西,外頭還有好多人。”

林宵宵直奔門口,開了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