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當了一天王妃就抄家流放 > 第1255章 我給她自由
“好吧
姜綰無語的抽了抽嘴,她到底是現代人來的,所以思維還是現代的想法。
其實在古代,三妻西妾實屬常事啊。
或許在皇帝心里,能給扶桑這個位份,己經是厚待她了。
“皇后出身定是世家大族,要幫皇帝穩固帝位
宋九淵和姜綰分析著,“所以他再愛扶桑,也最多是給個貴妃的位份
“還會成為所有人眼里的活靶子
姜綰搖了搖頭,“入宮真不是人干的事,想睡個好覺都難
“是
宋九淵忽然慶幸,他只是個閑散王爺,不然綰綰也看不上他。
當然,為了責任,他似乎也無法做到像現在這樣只他一個。
兩人在外面聊了一會兒,不一會兒,扶桑送皇帝出來。
看皇帝的面色不太好,想來兩人聊的不怎么和諧。
“草民恭送皇上王爺王妃
扶桑木著臉,姜綰還以為她生氣了,首到皇帝氣沖沖離開,宋九淵追上去。
扶桑才拉著姜綰的手說:“謝謝你,王妃,我知道你是替我著想。
不過我不能連累你,他既然知道我在九洲,想必就有眼線時刻盯著我
“你啊
姜綰無比心疼,“那你接下來打算如何,要跟他回宮嗎?”
皇帝都親自過來了,想必是想帶著扶桑回宮的。
“宮里我己經做成了假死的模樣,如今我是自由身
扶桑如此說著,眼底劃過一抹落寞,“我賤命一條。
他若是強行擄走我,大不了拼命
“莫要說這樣的話
姜綰捂住她的嘴,“生命何其珍貴,咱們再想想其他法子
“王妃,你叮囑桑甜,最近莫要來尋我
扶桑擔心連累桑甜,她一個人無妨的。
只是這事怕是要連累王爺和王妃了,她內心滿滿都是愧疚。
“好,我會命人轉告她的
姜綰點頭應下,這才帶著轉身離開,馬車里,皇帝黑著臉,宋九淵作陪。
“皇姐,我對她還不夠好嗎?”
皇帝在姜綰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他不再自稱朕。
“皇上啊,感情的事情哪有什么對錯呢
姜綰也很無奈啊,感情不就是磕磕絆絆的嗎?
可兩人的身份相差太懸殊了,天生難以做到平等。
“她想要自由,我許她一月出宮一次,她想要身份,我許她妃位
皇帝頭疼的揉著眉心,“就連她曾經星月樓的成份,也是我讓人去掩蓋的。
前朝不少人對此有異議,我怎么敢立她為后?”
作為一個帝王,他確實己經做了很多。
只是尋常夫君能做的,他做起來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皇上,你先緩一緩吧
姜綰不知道說什么,大概因為她是女人,無法做到共情他。
倒是宋九淵頗為同情的遞給皇帝一壺果酒。
“喝點吧
“唉!”
皇帝悶了一口酒,靠在馬車壁上,“皇姐,你說此次我要是強行將她帶回皇宮,她會恨我嗎?”
他問的很認真,大抵是在試探姜綰的態度。
因為他知道姜綰和扶桑關系不錯,或許會透露一些想法給她。
姜綰想了想,冒著被他厭煩的風險,說道:
“會,指不定還會將她越推越遠,你強行帶走她,只會適得其反
她己經清楚扶桑的態度,所以委婉的轉告給他。
“我知道了
皇帝輕輕閉了閉眼眸,眼里都是痛苦,“皇姐,我想喝你做的小粥
雖然雙方的身份己經變化了,他對宋九淵也起了防備之心。
但在姜綰面前,他才能像個孩子一樣脆弱。
他是真將姜綰當成了姐姐一般。
“好,我給你做
姜綰到底心軟了,也想起第一次見到皇帝的場景。
那時候的他還是個孩子,如今他己經成長為能夠獨當一面的帝王。
回到王府,宋九淵給皇帝安排住處,而姜綰去了小廚房。
按照她的要求,姜綰做了粥和小菜,用的都是上乘的好料子。
許多還是從空間拿出來的。
海鮮鮑魚粥配上涼拌黃瓜,姜綰還做了幾道拿手小菜。
菜端過去的時候,宋九淵己經陪著皇帝喝了一小壺果酒。
“別喝了,喝多了對身子不好,來喝點粥吧
姜綰走過去坐下,春桃將姜綰做好的粥裝好擺好。
宋九淵和皇帝兩人這才過來一起坐下。
“嘗嘗
姜綰眉眼里都是溫柔,讓皇帝有些恍惚,恍惚回到了從前姜綰去給他送吃食時的場景。
那時候他還是個落魄皇子,若不是遇上他們夫妻倆,或許他早就被兄弟處死了吧。
皇帝這么想著,拿著勺子輕輕舀了口粥送到嘴里,一如既往的溫暖。
有家的溫暖。
他險些落淚。
“好喝
宋九淵也己經有段時間沒吃姜綰親手做的東西了。
他快速動著手里的筷子,似在搶一樣。
皇帝見狀,和宋九淵搶了起來,兩人孩子氣的行為讓姜綰哭笑不得。
不過她什么都沒說,而是默默看著他們吃。
剛才她來時己經吃過一些吃食,所以不太餓。
砂鍋燉的粥,很快被宋九淵和皇帝搶了個精光。
夜宵吃完,皇帝的心情也跟著好轉了一些,不再計較扶桑帶來的郁悶。
“還是皇姐身邊帶著舒服
“但你也不能太貪戀這種舒服
姜綰有些掃興的說:“你現在身份不一樣,大豐百姓指著你過上好日子呢
“我知道的,皇姐
皇帝嘆了口氣,“這次我來這邊主要也是公干,至于扶桑。
我剛才也想通了,或許她也很留戀外面自由的日子吧。
那我給她自由,她想回宮,便隨我回去,不想回去,想在外玩玩也可以。
只是她永遠是我的嬪妃,玩累了,我在皇宮等她
他眸光悠長的望著圍墻外,“希望她將我看不到的那些人情風光都看一看
也算是一種另類的體察民情吧。
讓他將扶桑拱手讓人,他做不到。
“你能這么想,扶桑一定很開心
姜綰沒想到他能想通,還挺替扶桑開心的。
一路奔波過來,宋九淵也沒耽擱皇帝休息,很快帶著姜綰回到自己的小院。
只是第二天一早,全王府的都知道皇帝來了,正在猶豫要不要去拜見他。
皇帝便像自家人一樣坐上了他們早飯的飯桌,還一臉疑惑的問。
“還沒開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