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盜墓:歡迎光臨齊格隆咚鏘按摩店 > 第65章 “誰家的小姑娘?”
  沒多久,里面送出一個方方正正,只有巴掌大小的盒子。

  瞎子沒有立刻打開,帶著盒子回到兇宅。

  ................

  “你這房子可死了不少人。”

  仡萊喬乃把禮物放在茶幾上,見瞎子沒有待客的意向,便揮手讓一瘸一拐想揉屁股又不敢揉的解耳朵去倒茶。

  “你要免費幫我驅邪?”瞎子抬手,讓解耳朵給自己也倒一杯。

  “我不會。”仡萊喬乃懶散的坐在沙發上:“邪比人好,頂多弄死你,沒那么多心眼。人不一樣,把你折騰的半死不活還得反過來謝謝他。”

  “說人話。”瞎子喝了口茶,反手倒在垃圾桶里:“禮物有沒有好茶葉?”

  “有。”仡萊熾岐對屁股尖剛挨上沙發的解耳朵揮揮手,示意重新泡茶。

  解耳朵指著自己“我”了好幾聲都沒說出下文,只好老老實實的站起身重新泡茶。

  “沒什么人話不人話,隨口一言罷了。”

  “這可不像你。”

  仡萊喬乃笑笑。

  “像不像也就是層皮。”

  瞎子懶得繼續這個話題,斜倚在單人沙發上動作貴氣十足,看的仡萊喬乃連連贊嘆。

  “不愧是滿清少數遺留下來的八旗貴族之一,在魚龍混雜的地方生活了這么多年,下意識的坐姿站姿以及說話的尾調還是帶著一股貴族的味道。”

  見瞎子沒搭理自己,仡萊喬乃也不生氣,樂呵呵的繼續說。

  “包打聽的東西拿到了?”

  這下瞎子終于有反應了。

  “你給的?”

  “當然.....不是”

  瞎子本來腰都快挺起來了,一聽說不是又倚了回去。

  “我還以為是你給的,正想著以后能省下很多錢。”

  “怎么?想打劫我?”

  瞎子哼笑一聲,沒有回應。

  “你都不好奇我為什么會知道你從包打聽哪里拿到東西嗎?”

  “你會算命,不僅能與齊八爺一較高下,而且不怕反噬,這有什么值得好奇的?”

  仡萊喬乃聳聳肩表示無奈。

  “那東西看不看對現在的你來說沒有任何幫助,不如再等等。”

  瞎子轉頭看向仡萊喬乃,放在沙發扶手上的食指輕抬兩下,示意繼續。

  仡萊喬乃從懷中取出一封熟悉無比的信放在紅木茶幾上。

  “熟悉一下,我快走了。”

  瞎子捻了捻手指,從桌上拿過信封隨手放入口袋。

  這時,解耳朵的茶也總算泡好了,淡淡的茶香彌漫在屋子的每一個角落,其中隱隱還有特殊又熟悉的味道。

  仡萊喬乃站起身,整理了下衣服。

  “酬勞送出概不退換,耳朵我們走。”

  解耳朵死死咬著牙,又差那么一點點就能坐下來了!

  偏偏師父要走,他總不能一個人留在這兒,只能一邊嚎著讓自己師父慢點,一邊草草給自己倒杯茶一口悶下去險些享年二十歲。

  等他們都走了后,瞎子打開信封,里面又是一個地址。

  ‘QH省格爾木市昆侖路德兒參巷349-5號’

  背面還有寫的一段話。

  “不用著急,熟悉一下周邊地形就好,耳朵就拜托你了。”

  瞎子嘖一聲,銷毀信紙。

  ..........

  1981年,四月二十號。

  今天天氣不錯,陽光明媚萬里無云,唯一的突兀便是街上一眼望去棉服、大衣、毛衫、短袖,讓人懷疑現在究竟是什么季節。

  瞎子跟著解家小伙計走到熟悉的談事院子門前,小伙計欠身對瞎子道聲歉,說自己只能帶路到這里,解九爺就在里面等他。

  言罷小伙計轉身走人。

  瞎子輕車熟路的走到解九爺房門口,打開門腳都踏了半只又想起自己沒敲門,反手把門關上了。

  “噠噠噠”

  解九爺:“.....qin——”

  “吱嘎——”

  話都沒說完,瞎子推門而入,坐在三年前他做的那個位置上。

  “解九爺的伙計辦事效率不高啊,兩年多才把眾生相拆下來。”

  解九爺倒了杯茶,輕哼一聲。

  “也不知兩年前那狗尾巴山為何突起大火,好好的七層佛骨塔最后成了五層。”

  “嘶——”

  瞎子倒吸一口涼氣,一副不知情的模樣。

  “還有這事?”

  “行了。”

  解九爺放下茶杯揮揮手。

  身后面熟的伙計掏出一個玉瓶放在瞎子桌上。

  “他給你的茶快喝完了吧,這里面是3g,稀釋后能喝兩個月,也是你的報酬。”

  停了停,解九爺繼續說道。

  “這種特殊藥粉不比能大批量制作的創傷藥,里面的藥材十分特殊,大都是他親自去各地尋找采摘,每半年解家也才會有10g的份額。”

  “他是個靈巧人,其他家或多或少都有這種藥粉,解家算是多的,在我計算中,除了張家以外,解、吳兩家是最多的。”

  瞎子拿起比他小拇指還細上一些的玉瓶,抬頭看向解九爺,安靜等待他后面的話。

  解九爺又喝了口茶。

  “上三門和下三門的藥粉指望不上,吳老狗低調,他的藥粉你肯定也拿不到手,老六瘋瘋癲癲去了你們只能對砍。”

  瞎子眉頭一挑。

  這是想讓我去找陳皮阿四?

  墨鏡下的眼睛盯著解九爺,沒成想他又不繼續這個話題了,弄得瞎子心里一陣煩躁。

  這些讀書人說話就是墨跡,藏一半露一半的,又不是琵琶女,還能有人給他們即興來首詩?

  瞎子推門走出,在地上焦躁的跺了幾下隨便選個方向走去。

  ..........

  瞎子順著墻根,快轉彎的時候聽到墻里一道孩童的詢問聲。

  “花旦...到底是什么?我為什么要成為它?”

  瞎子停下腳步。

  等了半分鐘才發現這小孩居然是自言自語。

  莫名心生一股逗弄的情緒,腳下一踩一蹬,輕輕松松越過高大的圍墻抵達另一邊。

  里面的小孩眼見從天而降一個黑衣人,小腳快速往后十多步拉開距離,板著小臉詢問。

  “你是誰?這里是內院!”

  瞎子沒有回答,反而“呦”了一聲:“誰家的小姑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