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盜墓:歡迎光臨齊格隆咚鏘按摩店 > 第68章 他倒是真不怕我折騰死他的小徒弟!
  雙拳難敵四手,他深知不敵往菜園深處退去,借助自己了解地形的優勢鉆入如小型迷宮一般的藥草架子群中...

  后面的四人也紛紛抽出常規匕首,想追上逃竄的仡萊喬乃,不過他們下手很輕,木架上的刀痕也不見有多重,與瑤刀特殊刀痕的入木三分形成鮮明的對比。

  瞎子走到打斗中的幾人身邊:“看來是想留活口。”

  瑤刀刀刀犀利致命,一人不慎中招,血液濺灑一地!

  受傷那人一手捂住手腕,刀都險些握不住,只能退出戰局,出了藥架迷宮后,那人并沒有出門,而是趁著仡萊喬乃無力脫身往里屋走去。

  瞎子跟著他走向里屋,背后小院畫面暫停。

  那人進入里屋,不論是什么東西盡數放入背包,放不下就打開柜子,找到能打包的容器繼續搜刮,動作粗暴且急躁,涌出的血液沾染在他抵達的每一處地方,不時還看看外面,像是怕有人在這時來到小院。

  瞎子搖搖頭,里屋沒有什么值得分析的東西,轉身往屋外走去。

  他閑庭信步,悠閑的坐在亭子里,打了個響指畫面繼續。

  余下三人變換策略,收回沒有多大幫助的匕首,不留余力開始近身攻擊仡萊喬乃,不過他們攻擊的地方皆不是致命點,頂多讓仡萊喬乃失去行動力。

  三人十分默契,鞭腿進攻下三路之時,一定有人進攻肩膀,余下一人封死仡萊喬乃的退路,哪怕以傷換傷也不退一步!

  沒幾個回合仡萊喬乃便敗下陣,一人飛身踹出,正中仡萊喬乃胸口!

  霎時間仡萊喬乃被踢飛出去砸在石桌石凳上。

  瞎子屁股下沒了石凳險些坐在地上。

  他站起身,低頭望去。

  仡萊喬乃摔在石桌邊一口一口的吐著污血,一副進氣少出氣多的模樣。

  三人瞬間慌亂,紛紛上前跑到仡萊喬乃身邊上下其手,找出裝有藥粉的瓶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掰開他的嘴就往里灌,一直到仡萊喬乃不吐血才停手。

  瞎子立在一邊,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不會是噎死了吧?”

  里屋的人招手讓他們進去,四人就差把墻磚都拆走,大包小包的帶著仡萊喬乃出門,上車消失在巷口。

  ............

  瞎子睜開眼,張嘴挑重點快速說道:

  “綁架時間在兩個月前,入侵者是個六人小隊,接受過非常規軍事化訓練、分工明確、有嚴格約束制度、默契度很高。”

  “他們一些行為習慣高度相似,少說一起生活過十年以上,下手克制穩重,在仡萊喬乃的攻擊超出他們預想后才進行聯合攻擊。”

  “并且他們還了解仡萊喬乃的一些習性,不過知道的時間不長,反之肯定會攻擊弱點快速結束戰局,當然,也有可能是指示他們的人對仡萊喬乃的了解只有那么多。”

  瞎子洋洋灑灑說了一堆,朝幾米遠外,看似無人的窗口伸手:“來瓶水。”

  窗外的人愣了一下。

  在解家他說自己藏匿功夫第二,沒人敢說第一,即便是解九爺都難以發現,沒想到如今輕易被瞎子看了出來。

  想了想,他從身上抽出沒喝過的瓶裝水扔到里面。

  瞎子頭也沒回,反手接住喝了兩口。

  “我說的記住了?回去原封不動告訴你們家主,哦對了,重點提一下,這不是免費的。”

  “是”

  應聲后,灰塵稍稍浮動,窗外這下才算是空無一人。

  瞎子走出里屋,解耳朵仍舊在磚石上跪著,神色呆板無比,如同被陰差抽了魂一樣。

  “起來。”

  瞎子走到解耳朵身前,喊了一聲見他沒反應,長出一口氣本想一走了之,剛踏出一步腦袋突然竄過一道激靈。

  ‘熟悉一下,我快走了’

  ‘酬勞送出概不退換’

  ‘耳朵就拜托你了’

  好你個仡萊喬乃!

  這些話原來是這個意思!

  我就說怎么坑他那么多錢一個子兒都沒往下壓,還樂呵呵的跑來送藥茶,還說什么酬勞送出概不退換,原來是早就想好把解耳朵這個大齡兒童交給我??!

  他倒是真不怕我折騰死他的小徒弟!

  瞎子笑的越發和藹可親,低頭微笑輕(咬)聲(牙)細(切)語(齒)的叫道:

  “解耳朵。”

  陰森森、怨氣能養活十個邪劍仙的三個字一出,解耳朵終于有了反應,呆愣愣的抬起頭看著瞎子。

  看到了他的眼神,瞎子忽然沉默了。

  “當時我的眼神也是這樣嗎?萬念俱灰、身陷絕境、尋死和復仇的念頭充斥整個身體,卻連站起來的勇氣都沒有。”

  “黑爺....”

  解耳朵的聲音微乎其微,眼神茫然無助。

  “我師父...我師父...”

  瞎子眨眼間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朝解耳朵伸手。

  你以為他要扶解耳朵起來嗎?

  不不不。

  “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先聽哪一個?”

  瞎子的話解耳朵不敢不聽,腦袋猶如上個世紀的機器緩緩啟動,很久后才回答:“壞消息。”

  “你錢包里的十二塊四毛一都歸我了。”

  瞎子把解耳朵的錢包洗劫一空。

  解耳朵喉嚨里“赫赫”好幾聲,像是在笑又笑不出來。

  “現在說好消息,你師父沒死,只是被一些暴力的家伙帶走了。”

  解耳朵愣了好久。

  “沒死???!”

  瞎子懶得繼續搭理他,抬腳往屋外走去。

  解耳朵咧嘴笑了。

  從進院子到現在不過半小時,他整個人卻如同在一千多度的烤箱里走了一遭,嘴唇干裂起皮,喉嚨也干渴無比,一個小小的微笑讓嘴唇裂開數道口子。

  血珠子涌出裂口,又被同樣干燥的舌頭舔入口腔。

  解耳朵嘿嘿傻笑著,踉踉蹌蹌的從地上邊爬邊走,到了門邊可算是扶著磕磣門框站起身,跟著瞎子往回走去。

  瞎子并沒有把解耳朵帶在身邊,而是帶去解家扔給解九,并拿走自己分析現場的一萬塊酬勞。

  本來他是想要十萬的,但解九說:“獅子牙不錯,幫你敲掉它如何?”

  最終瞎子還是拿走了一萬塊。

  出去的路上還遇到了賣豌豆黃的,一分錢買了一份回到解家翻過熟悉的圍墻送給解雨臣。

  即使那小孩還是板著臉說:“這是解家內院!”

  可他盯著豌豆黃的眼神可不像他的嘴一樣強硬,離開的時候瞎子又得到了一枚用藍玉做底材雕刻出的海棠花袖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