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盜墓:歡迎光臨齊格隆咚鏘按摩店 > 第11章 瞎子的夢,紅家的頂針
  還沒走到門口,眼尖的瞎子一眼就能看到這門并沒有關上,不僅如此,里面隱隱約約還有東西在晃動。

  瞎子做了個停止前進的手勢,又指了指自己,做了個向前,讓他們留在原地。

  緊隨其后的解耳朵比了個ok,看著瞎子進入到房門之后,歪頭問:“他剛剛那手勢啥意思,你們看懂了沒?”

  解隊長語塞了,一臉看白癡的表情看向解耳朵。

  畫面一轉。

  進入房內的瞎子立在門里不遠的地方,看著眼前的一幕,眼角微微上揚似是在笑。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主位的一尊人偶大刀闊斧的坐在太師椅上,嘴角上揚,眼睛瞪得渾圓看著瞎子!

  而人偶的兩邊分別坐著八位假人偶扮演著客人一角,周圍還分散著兩個丫鬟踮著小腳端著水壺為客人添水!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都扭頭看向瞎子,直視著瞎子的眼睛,嘴角詭異的上揚,眼睛彎成活人做不出的彎月牙似是在笑!

  “有點意思。”

  瞎子并沒有急著跑,站在原地摸了摸光滑的下巴。

  “這是進來之前就在看這個方向,還是進來之后才看我的?”

  這個問題在瞎子眼里,并不值得多加思考,掃了一眼這個房間沒有值得他多加關注的事物后,瞎子轉身往左手邊的房子走去。

  在他看不見的背后,那些人偶月牙般眼睛的眼睛中,瞳孔隨著瞎子的移動,往房內看去。

  用槍口頂著門框,輕輕一推受力軸承“吱嘎”發出怪響。

  里面是一間書房,很普通的布局,最出格的也不過是筆筒上被人似是惡作劇般小小的貼上了一個囍字。

  瞎子走到靠墻書架前還看到了一個‘老熟人’,伸手取下上面的擺件咂了下嘴:“又是一個璧琉璃香爐,好好的一對非要拆散,也不怕下地獄后被倆香爐攆著打。”

  順手把這香爐塞到包里,瞎子又開始打量起其他的擺件。

  擺件并不多,更多的還是因為時間太久導致脆化的書籍。

  挑挑揀揀把筆筒都帶上也就兩三件小東西,不過瞎子并不嫌棄,甚至還暗暗吐槽解家給的背包為什么這么小。

  轉了個身,有門的那面墻前還有一個只有一人寬的小書架,上面什么東西都沒有安放,只掛了一張被卷起來的掛畫。

  如果是紙質掛畫,幾百年下來要是打開的話肯定比泡沫還脆弱,但如果是被處理過的絲綢絹帛展開后結果完全不一樣。

  瞎子用槍管托起掛畫中間輕輕往上抬起,讓木制掛鉤滑離掛畫,隨即放手迅速后退。

  眼前的掛畫也隨著重力快速往下展開墜落。

  在還沒完全展開的時候,瞎子猶如雷劈僵立在原地,墨鏡下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掛畫!

  “怎么...這怎么可能...這不是夢嗎??”

  瞎子瘋狂呢喃!

  口中話語不自覺加大的音量也沒注意到!

  草原!

  一片遼闊無邊際的草原!

  草原中心有一片被迷霧籠罩的宮殿,這是他從幼時起,一直會夢到的地方!

  有時候他會在建筑群中,有時候在一座巨大的宮殿里,有時候在城外的草原,但更多的時候是站在能俯瞰這片建筑群的山尖!

  也就是畫中的這個角度,如同草原上的雄鷹,靜靜的俯視這片草原!

  為什么他的夢境居然會被別人畫出來?

  不,更準確來講是為什么他會夢到這幅畫,畢竟這幅畫要比他早出生很多!

  就在瞎子還在沉思這個問題的時候,耳朵豎的和天線一樣的解耳朵早在瞎子那一聲后就起身往房子里走了。

  還義正詞嚴的說。

  “黑爺剛那一聲不會是出事了吧!我去看看,順便看看能不能把那把槍撿回來,這么好的裝備可不能瞎爆!”

  解隊長:“.....”

  還沒進門的解耳朵半個腳底板剛踩在門檻上,頭才往門里伸了一半就猛地開始后退,直接摔在地上!

  被那一群笑臉人偶嚇得腮幫子都在顫抖,手腳并用瘋狂后退!

  “媽媽呀,我好像看到了我師父催我練功的臉!”

  解隊長眼見情況不好,熟練的上膛貼在門邊,快速探頭又收回,看到里面那一幕也是冷汗直流!

  在腦海中回想了一下剛剛看到的那些人偶位置,最后選擇了最大,也最顯眼的主人位人偶開刀!

  他放緩呼吸,緊緊握著手槍,只求一擊必中!

  探頭!

  射擊!

  縮回!

  三個動作幾乎如閃電般完成!

  巨大的開槍聲震醒里屋的瞎子,一把收起掛畫放在包里大跨步三兩下走出書房,緊接著就是一聲驚訝!

  “這人偶頭怎么飛了?!”

  瞎子的聲音不算小,這么一句話冒出來,外面的一驚一乍的兩人呆了一下。

  解耳朵呆:“人..人偶?”

  解隊長一聽是人偶,頓時拉拉個臉開始心疼子彈,面上還維持一副倔強的模樣:“沒事,不就一顆子彈,沒有危險就好,走,進去看看。”

  剛一進門就看到瞎子背后明顯塞了東西的背包,還有一個只塞了一半的掛畫。

  解家一個小伙計戳了戳解隊長的后背,想說什么。

  解隊長沒搭理他,恭恭敬敬的走到瞎子面前。

  “黑爺。”

  這是一聲請示,也是詢問。

  瞎子揚起下巴,示意讓他們去看右邊的房間。

  解隊長激動的點點頭,帶著小伙計推開右邊的門,一進門驚呼嬉笑聲就沒停下來過。

  瞎子已經有值這趟路程回票價的東西了,剩下空余的地方是給主墓室寶貝留的,這里的開胃小菜不值得讓他把背包裝滿。

  “黑爺,我剛剛在外面聽到你說什么夢,嗯...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就是我師父說的時候到了,我師父說一旦聽到你說夢,就讓我把這個給你。”

  解耳朵拿出一枚梅花樣式的頂針遞給瞎子。

  這么多年活過來,瞎子也是有見識的,一眼就認出來這東西分明是九門上三門之一紅家用來證明身份用的東西!

  他師父給他這個東西干什么?找紅家嗎?

  難不成這場請君入甕的局里,還有紅家參與?

  那他的面子也太大了吧?!

  話說這么多人設局,只給他三百萬的傭金是不是有些低了,要不回去提高一點,三千萬怎么樣?

  解耳朵見瞎子沒接,索性伸手把頂針放在瞎子口袋里,大剌剌的說道:“我師父說這東西對你百利而無一害,你不明白也沒關系,以后你就知道了。”

  “別以后,我現在就去扔了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