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盜墓:歡迎光臨齊格隆咚鏘按摩店 > 第12章 這年頭蠱蟲也學會嗆行了?
  “別以后,我現在就去扔了它。”

  瞎子掏出頂針,還沒有下一步動作,解耳朵就道:

  “我師父說你不會扔,他說這東西有關于你的夢的線索,具體怎么用...呃...”

  解耳朵突然卡殼了。

  這回換成瞎子豎起耳朵,聽解耳朵支支吾吾個半天。

  “我忘了,我師父說了好長一段,讓他寫下來他還不寫,非說寫下來就留下線索了,但告訴我也相當于‘毀尸滅跡’,反正過不了多久我就忘了。”

  瞎子深呼吸一口氣,從防水袋中取出一根煙,接連幾口抽到煙屁股的位置,這才說道:

  “你師父說的真他媽的對。”

  里面那群家伙打包東西的速度并不慢,如果不是掉下深潭家伙丟了幾個,他們甚至想把書架也打包帶走。

  那可是上好的黃花梨木,比金子還貴!

  解耳朵對于那些東西看的不是很重,對于他來說,這一趟更像是一場旅行,一場由繭化蝶的蛻變,嗯...反正他師父是這么說的。

  他師父還說讓他在蛻變的過程中,別忘記傳話,不然出去把他扒光扎小辮吊在樹上。

  解耳朵圍著那些人偶轉來轉去,戳戳這個摸摸那個,嘴里還不斷贊嘆這東西做的真巧妙,皮膚和活人一模一樣,還帶著彈性!

  又圍著丫鬟人偶轉了一圈,解耳朵轉過身大拇指朝后指著丫鬟樂呵呵道:“這丫鬟居然還裹小腳,我記得不是只有小姐那些身份高貴才能裹嗎?難不成她偷裹了?”

  倚在門框上的瞎子敏銳的感覺到眼前的浮塵流速忽然加快了許多,擁擠著往屋內飄去。

  他轉身往里看去,里面那丫鬟都快趴在解耳朵背上了!

  身體的本能快過大腦的反應!

  一個大跨步踹飛解耳朵!

  緊跟著一個扭腰側身踢,對準丫鬟的頭顱一個猛擊!

  巨力使然,那丫鬟倒飛出去砸在柱子上,頭顱頓時癟了下去!

  瞎子沒有放松警惕,他能感覺到這東西沒有死,更準確的說他剛剛幾乎用了八成力道的側身踢對這東西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解耳朵抱著柱子緩緩滑了下來,整個人被撞得七葷八素,剛緩過神就看到摔在不遠處的丫鬟,她的那顆餅子頭居然慢慢撐了起來!

  就相當于一個包子皮在肉眼見證之下,不借助任何外力自己漲成了一個包子!

  解耳朵驚得眼睛都圓了,嘴巴都o了起來!

  “還他媽看!快跑!”

  解隊長一把揪住解耳朵的后衣領,用蠻力拖拽著他往屋外跑去!

  “大哥!大哥松...松嗬呃——嗬——”

  上不來氣,解耳朵臉都紅的開始發紫了。

  瞎子抬起槍口對準丫鬟的頭部,在快開槍的時候,他的身體忽然頓了一下,顯然,這是他的本能在告訴他,對這個丫鬟開槍并不是一個非常好的選擇!

  但拖著解耳朵抵達安全地帶的解隊長顯然沒有這么多考慮,對準倒在地上的丫鬟的軀干射擊兩次,頭部射擊一次!

  瞎子轉了下手槍,插在后腰上吹了個口哨,舉起大拇指:“漂亮的莫桑比克射擊法,只可惜...”

  被打了三槍的丫鬟抖了一下,身子平躺著卻把腳立在地上!

  緊接著是她的小腿!大腿!一個部位一個部位往上疊落!

  沒有疊落直立的部位如同沒有筋骨,整個上半身緊緊的貼在大腿后面,又像安裝了一根彈簧,上半身乍起回歸原位!

  “只可惜沒用。”瞎子笑笑。

  依舊是那張詭異的月牙眼笑臉,丫鬟微微歪了下頭,嘴角咧起的弧度又大了不少。

  “裝他媽什么可愛,牙都沒有還笑,不嫌磕磣?”解耳朵躲在瞎子身后,悄咪咪的吐槽。

  此言一出,丫鬟瞬間彎腰到九十度,脖子拉長像個貓頭鷹一樣扭出活人做不出的角度,繞過前面瞎子看向他背后的解耳朵!

  解耳朵呆住了,笑得比哭還難看。

  “如果我說我剛剛開玩笑,你其實非常好看的話,你還會信嗎?”

  “啊——!!”

  丫鬟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

  也不知從哪里借力,徑直從地上彈起朝解耳朵抓去!

  只可惜沒能如愿的抓住解耳朵,在經過瞎子的時候被一腳踹飛了出去!

  沒等它爬起來只感覺自己脊椎部位被人插了兩把匕首死死的釘在地上,瞎子扯下她的裙子,結結實實的五官包了起來,然后開始上下其手,嘴里還在喃喃。

  “沒有筋骨,皮膚下有東西涌動,是被什么東西寄生了?蛇嗎?體積很小,不是蛇,找到了!”

  瞎子捏了捏手下的一塊皮膚,皮膚上撐起一個圓圓的凸點,還在不斷蠕動。

  “原來是蠱蟲。”

  “pipipi!黑爺!黑爺!嘬嘬嘬!”

  解耳朵嘴里發出怪響,低聲快速喊著瞎子。

  瞎子抬頭。

  除了主位的假人偶以外,其他的蟲人偶都歪頭盯著他!

  幾乎沒有經過任何思考,瞎子從口袋中掏出手雷,拉開栓口往自己腳下一扔,踩在丫鬟身上猛地一踹借力往屋外飛去!

  就在他飛起的那一秒,蟲人偶們都撲向瞎子的位置,齊齊摔在了一起!

  三秒后!

  手雷炸開!

  在蟲人偶重重疊疊之下,手雷威力被壓制了不少,房屋結構沒有丁點受損,只是裝載那些蠱蟲的蟲人偶皮囊就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了。

  跑在最后的解耳朵不免背后沾染了些血肉,惡心的他一邊跑一邊蹦,嘴里罵罵咧咧的說自己不干凈了!

  在跑的時候,瞎子回頭看了一眼。

  皮囊破裂,那些蠱蟲只能離開賴以生存的皮囊,成群結隊的往屋外爬去,大部分跟在他們身后,剩下的小部分圍繞在那些皮囊附近,似乎是在看這些皮囊還有沒有修好的可能。

  難不成...這東西還會織網?

  那不是蜘蛛的活嗎,這年頭蠱蟲也學會嗆(qiang)行了?

  離開堂屋后,就是一大片花花草草和設立在其中的走廊。

  這種關頭下,眾人也沒心思去看這么結構,一門心思想甩開后面的蠱蟲。

  順著走廊跑了十幾分鐘遇到岔路口,眾人這才放緩了步伐。

  “兩條路,一左一右走哪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