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盜墓:歡迎光臨齊格隆咚鏘按摩店 > 第19章 大雨里百鬼夜行,做人還是做鬼?
  “蠱蟲暴走,此地不宜久留。”

  瞎子撂下一句話,快速往小道外跑去!

  剛一出小道!

  外面鋪天蓋地,幾乎是肉眼所及之處都有黑霧襲來!

  瞎子掃了一圈,瞬間下決定往來路,也就是走廊的方向跑去!

  時間太寶貴了!

  眨眼便是與生死斗爭的時間并沒有給瞎子太多選擇的余地,他只能用以前多次倒斗時的經驗讓他的身體快速選出最佳方案!

  在還沒有踏上走廊的時候,隊伍里就有落后的解家伙計發出凄厲的慘叫,甚至還想拉同樣落在后面的解耳朵下水!

  不過沒能如愿,在他們下手前瞎子就從活動的粉塵得知了他的動向,并在之前甩出手上的釘子讓那人摔倒在地,轉眼間便被蠱蟲吞噬到只剩一張人皮。

  瞎子自認自己不是一個喜歡欠人情的家伙,解耳朵在梁柱上救了他的腿,他在現在救了解耳朵一條命,非常合理。

  哦對了,不得不提在欠人情這件事上,如果有金錢參入其中的話,那就欠著吧,反正別人拿他沒轍。

  一路跑到走廊中段,瞎子突然停住腳步,看著空無一物的前方嘴里低罵一句,指著右邊快速道:“往湖邊跑,要快!”

  解耳朵絲毫不耽擱,在瞎子話音還沒落下的時候,翻過走廊踩著特殊的砂石地往里跑去,后面扶著傷員的解隊長嘴角一抽,心道:“這他媽是真缺心眼。”

  在其余人離開后,瞎子從身上抽出最后剩余的一把短刀和一把匕首,左手反握匕首在前,右手反握短刀在后,沉下身子做出攻擊姿態!

  剛剛他看到走廊前方的空氣流動快了許多,好似有什么東西在后面追趕空氣,不用細想都能知道后面絕對有移速快,靈活度高,看空氣波動塊頭也不小的東西往他們這邊趕了過來!

  瞎子不是一個喜歡殿后的人,比起殿后他更愿意開路知曉周邊一切情況,但現在顯然不能這樣做,也不能與團隊一起。

  群體移動速度太慢,而且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被后面那東西追上大部隊,說不定會有全軍覆沒的可能性!

  “噔噔噔噔噔——”

  是木頭敲擊在青磚地板上清脆的聲音。

  有些空洞,像是有什么東西踩著高蹺向他快速接近。

  沒多久這個問題就得到了答案,又是一只儡尸!

  踩著高蹺,移動時靈活程度幾乎與人無二樣的特殊儡尸!

  整個儡尸站直身體足有三米多高,腦袋幾乎貼在走廊頂,手長腳也長,幾乎不用過于貼近就能伸長胳膊把瞎子甩飛出去!

  瞎子看到幾乎有兩個自己高的儡尸,第一眼就知道自己要想不受傷解決掉這東西是不可能了。

  高蹺儡尸的模樣長得很像主堂里坐在太師椅上的男人,眼眶里一片漆黑,大紅的嘴唇彎出詭異的弧度。

  一人一尸對視三秒,極有默契的同時出手!

  瞎子矮下身子,躲開高蹺儡尸一米多長的手臂,專攻下三路想破壞它的平衡。

  那高蹺儡尸也不是吃素的,噔噔噔連退三步,躲開瞎子的蠻力一擊,彎下腰用尖利的爪子抓向他的后背!

  瞎子貼地回旋,躲開爪子又一腳踹向下面的高蹺,再次被高蹺儡尸靈敏躲開!

  短暫的一個激烈碰頭,兩者不約而同快速分開,瞎子微喘著氣。

  如果是全盛時期沒有受傷的他,這高蹺儡尸時絕對跟不上他的速度,只可惜....

  瞎子聽到后面傳來蠱蟲趕上來的聲音,忽地眉眼一挑,看著高蹺儡尸壞笑:“哥們,你這種沒知覺的東西,應該體會不到什么叫萬蟲撕咬的疼痛吧?”

  瞎子收回匕首,右手的短刀挽了個刀花正握著,沒有一絲一毫的停頓,劃開左手手心,緊緊握著拳頭瘋狂的笑著,快速往高蹺儡尸的方向跑去!

  面對著高蹺儡尸襲來的長臂,瞎子側身躲開左手手掌松開,大量的血液噴出,一滴不漏全部灑在了高蹺儡尸身上!

  緊接著瞎子快速后撤,撕開里衣下擺,結實的腹肌感觸到涼意的一剎那緊繃收縮。

  瞎子咬著‘簡易繃帶’的一頭,協助右手快速打結。

  牙齒松開深色布條,他舔了下嘴唇,右手從口袋中取出在解耳朵身上偷...哦不,摸出來的‘蠱蟲克星’藥粉,大拇指挑開瓶蓋盡數灑在身上。

  把空瓶放入口袋,瞎子瀟灑一笑,右手兩指并攏抵在太陽穴對高蹺儡尸行了個禮。

  “撒由那拉,享受你的盛宴!”

  說完,瞎子轉身踩由蠱蟲鋪滿的黑色地磚上,腳落下去的前一秒,蠱蟲都會避開。

  他一邊享受后面高蹺快速敲擊青磚的辣耳樂曲,一邊順著解耳朵他們離開的方向往那邊跑去。

  還沒等他接近湖邊的時候,就聽到了激烈槍聲,瞎子循著聲音往那邊跑去。

  撥開也不知道什么東西仿制出來的假花草,一眼就看到一身血的解耳朵拿著工兵鏟,踩著儡尸身體一下一下死命的在它頭上敲著!

  旁邊還有兩具儡尸和幾個解家伙計,已經不動了。

  瞎子走到解耳朵旁邊,猛地一腳把工兵鏟踹出去。

  解耳朵還沒感覺,依舊全力一下一下的揮著手!

  “死了...都死了...師父...師父...打死你...打死你...”

  解隊長右手握著槍,扶著自己詭異扭曲的左手挪動到瞎子旁邊,忍著劇痛抽氣道:“黑爺,院子有散著的儡尸,算上耳朵,活下來的就剩五個伙計了,只是...”

  解隊長緊緊抿著嘴,咬咬牙繼續往下說:“活著的有一個失去行動能力。”

  瞎子笑了笑:“我又不是你們的主子,告訴我做什么,后面的東西要跟上來了,這里不安全,解耳朵。”

  后面三個字一處,解耳朵這下才反應過來,木訥的抬起頭,跟著瞎子往湖邊走去,只是走路的動作比最低級的儡尸還要機械。

  在瞎子離開的一瞬,解隊長收起自己的不忍,面無表情的看著瞎子的背影。

  “難怪會在道上做了這么久的爺,也是,這個道上的爺,還能有不沾血不心狠的?”

  解隊長抬起槍,走到活著,但是動不了的那個解家伙計身前。

  “碰——”

  一切歸于寧靜。

  ............

  湖邊。

  瞎子等人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這才敢停下來休整歇息。

  解耳朵坐在瞎子不遠處,顯然有些自閉。

  這是他第一次下地,他師父說讓他抱著旅游的心態來的,卻沒想到遇到了披著人皮向把他推向地獄的惡鬼!

  瞎子重新給自己包扎,熟練的從解耳朵包中取出幾個瓶瓶罐罐,挨個打開聞了聞,挑出自己需要的開始清理體內的蠱蟲。

  “大雨中百鬼夜行,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要是選擇做人,就得承受來自鬼的惡意,當然,你也可以選擇做鬼欺負人。”

  解耳朵抹了一把干在自己臉上的血液,一擦鼻子有些哽咽:“黑爺,你怎么知道我剛剛被人,不!被想活命的畜生推向儡尸了?”

  瞎子用藥粉引出小腿中的蠱蟲,疼的吸了口氣,繼續和解耳朵說:“并不難猜,這在道上是一件很小,而且不值一提的事情,更別說你和他們不是一路人,聰明人都會選擇從你下手。”

  解耳朵快速反駁:“那你也是半路插進來的,為啥選我不選你?”

  瞎子挑了下眉,沒回答。

  解耳朵自己也反應過來了,癟了癟嘴。

  “我是文職,文職里面我不算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