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盜墓:歡迎光臨齊格隆咚鏘按摩店 > 第33章 狐貍巨棺,爹?
  火花繞過一道石柱,停留在半空中閃爍著,仿佛一只眼睛懸浮在空中觀察一身泥灰,遠道而來的幾位客人。

  “這是……磷火?”解葉脫口而出:“磷火出現的地方都是死尸堆積的地方。”

  “看來我們離目的地不遠了。”瞎子歪過頭,輕聲哼笑出聲。

  “跟上去。”

  ...........

  解山背著解耳朵,一路佝僂著身子在這對于他直行都有些矮小的洞穴中快速行走。

  對于高大粗獷的他來說,這種扭曲的姿態雖然難受,但早已成為日常。

  半小時后,眼前的磷火突然停了下來,抖了抖幽藍的身子從在空中變得透明,就在它消失前的一秒,不遠處的石壁上晃晃悠悠的閃過幾道黑影。

  黑影不像人不像獸,看形態是從地上爬著滑了過去,看起來活像是沒有骨頭的四肢動物。

  瞎子閃電般從身上抽出匕首,右手抬起做出停在原地,我先上去看看的手勢。

  后面的解聞等人停在原地,互相對視一眼,默契十足的讓背著人的解山在中間,解聞像條大貓一樣,從縫隙中鉆過游到最前面戒備。

  瞎子鬼魅般閃身到磷火消失的地方,還沒等他打量周圍環境,鼻尖就鉆入一股靈魂都熏到顫動的臭味,深呼吸一口,樂道:“還挺臭,看來死了也就四五年。”

  眼前的洞壁上被開了一條不大不小的洞,四周并不規整,像是被什么地底生物刨開的。

  沒有停頓,瞎子用工兵鏟擴大這個洞口,掏出火折子點燃探入洞口,停了一分鐘見火折子沒有異動后才踏入內部。

  剛一落腳還挺軟乎,低頭一看才知道自己踩在了半具尸體上。

  瞎子舉起雙手,不是很抱歉的說:“真不好意思,你倒是選個好地方再死也不遲啊。”

  也就是尸體不會說話,不然指定說一句‘來來來,死的時候你看看你能不能找個風水寶地?’

  這里是一處工藝很粗糙的盜洞,看墻上的土質大約盜掘后又經歷了六十年左右。

  瞎子扶了下墨鏡,蹲下身檢查這半具尸體。

  尸體半靠在墻上,下半身被嚙齒類動物啃了一大半,斷裂處還有蠅蟲卵以及尸蛆不停蠕動。

  按照常理來說,這種尸蛆會在外部活動的唯一可能性只有里面被掏空或者里面被占據了所有,不然不會在外部筑巢活動。

  想到這里,瞎子難得有些對不起,又嘆了口氣。

  “真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的聚會。想不到剛進入這個墓穴就踩了尸蛆的‘紅浪漫’,希望后面不要這么惡心,雖然不介意墓穴裸奔,但這次的價格不足以讓我做出這種犧牲。”

  左手邊的道路被炸塌了,故而只能往右邊走。

  一路上遇到了三具只剩一半的尸蛆軀殼,以及一具被嗦嘍干凈的骨架子。

  兩者并不是同一時期,骨架子身上的殘存布料少說距今六十年往上,三具‘紅浪漫’死亡事件不到五年。奇怪的是,‘紅浪漫’的衣著特色并不像正規的盜墓賊,說是盜墓賊,不如說更像是農戶。

  當然,也不排除他們用農戶的身份掩飾自己盜墓的事實。

  順著不規則甚至有些地方都有坍塌跡象的盜洞一路向前,大約幾十米左右瞎子就看到一處用榔頭敲出來的大洞,一整面墻都被砸的所剩無幾。

  但凡學過一年,不,就算是一個月都知道洞越小、越隱蔽越好,看來打盜洞這一伙人是菜雞中的菜雞。

  鶸!

  跨過大洞,迎面就是一口巨大的方棺!

  棺材非常大,橫豎都有四米之巨,高度約一米五六,上面用金紅彩漆畫著一只大大的狐貍!

  那只狐貍端坐著正視前方,身邊還有一堆信徒在跪拜它,隨著那些信徒的跪拜,狐貍身上的皮毛愈發明亮,隱隱還閃爍著圣光。

  瞎子挑了下眉,黑暗中,這狐貍的眼睛明明看的是正前方,但幽黑的瞳仁總給他一種,它在看著自己的感覺。

  想了想,瞎子收回視線,轉身往其他地方走去。

  整個墓室的規格也和尋常的墓穴不同,整體是八角的造型,四面對應的正墻前都放著四具棺材,普通葬人木棺,唯一不同的點是擺放在這里的棺材高度要比尋常棺材高出二三十公分。

  除此之外,這些棺材本體及背后的墻壁上分別用特殊顏料繪制了老鼠、蛇、黃鼠狼、刺猬,這四種動物在東北又被稱為灰仙、白仙、黃仙和柳仙,最中間的則是五仙之首的狐仙。

  墻壁和棺材上的繪畫惟妙惟肖,好似真的有五仙坐在屬于它的王座上,眼神博愛的看著座下的信徒朝拜自己。

  四周還有燈柱,里面除了燈線外還有散發著古怪藥味的半凝固體,有些像瞎子以前看過的人油燈,但沒有人油燈的香味。

  除此之外,最特殊的地方既是狐仙前有三個玉制蒲團,瞎子剛進洞第一眼就看到這三個東西了,上前一看不是什么好玉,只不過圖案用途和特殊,說不定一個能值六位數,三個湊成一套價格興許能翻上三番。

  用他的眼睛能得到的所有信息都在這里,其他的信息就得后面那些人過來查看了。

  不過好的一點是,在他眼睛掃描之下,有威脅的地方不多,至少不會死。

  ..........

  解耳朵還沒完全清醒就被解山扛著走進盜洞里,被尸臭味熏的差點把苦膽都給吐出來,偏偏他們還不停,弄得他就像他師父嘴里說的嘔吐超人一樣,零零碎碎吐了幾十米,也就是他們三個嫌棄但不會丟下他了。

  解耳朵一進墓穴,刷一下就從解山身上滑下來了,一路爬到玉蒲團上坐下開始抱怨。

  “是人嗎?你們還是人嗎?沒看到小爺我在嘔吐??”

  “不是人,我是你大爺。”解聞查看周圍的四具棺材,抽空還懟了一句。

  解耳朵嘁了一聲,豎起國際通用手勢。

  “我是嫩....”

  話都沒說完,解耳朵又臉色一變。

  解聞見沒了后文,蹲在柳仙的棺材前,補上一句:“爹?”

  “哎!”

  “哎!”

  “哎!”

  一個字炸出三個爹,除了老實本分的解山沒答應,其他的三個人應的一個比一個快,就連瞎子都湊了個熱鬧。

  解耳朵應完一句,生怕解聞挑自己這個軟柿子捏,板著臉噓了一聲,指指狐仙的大棺材,悄聲說。

  “我聽到里面有東西叫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