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盜墓:歡迎光臨齊格隆咚鏘按摩店 > 第69章 心急入墳,解語花
  即使那小孩還是板著臉說:“這是解家內院!”

  可他盯著豌豆黃的眼神可不像他的嘴一樣強硬,離開的時候瞎子又得到了一枚用藍玉做底材雕刻出的海棠花袖扣。

  ..............

  1984年六月一號。

  剛從東南亞回來,閑的渾身發毛的瞎子冒充教書先生,混進學校當老師,教的還是語文。

  不過他是實習老師,還不算正式,在學校很多人眼里他就是貴公子哥過來鍍層金的,留不了多久。

  “解老師,今天六一孩子們只上一節課,所以我們這節課做一個小測試,你剛來不久沒有經驗,這次暫且坐在后面旁聽,可以嗎?”

  瞎子睜著烏墨色、炯炯有神的眼睛點點頭,朝后排走去。

  他的眼睛上有一層特殊有色膜,只要眼睛活動的幅度不大,外人壓根看不出來他眼睛有問題。

  這東西還是以前齊八爺從一本古書上得知后專門研究出來的,讓他的一些行動方便了很多,唯一的缺點就是佩戴時間不能過久。

  最后排坐的是一個小胖子,據了解他爸還是什么什么局的局長,瞎子安安穩穩坐在他旁邊的空位上等待測試到來。

  語文老師發下聽寫田字紙,站在講臺上看著書緩緩重復念道。

  “心急如焚...”

  瞎子看著旁邊抓耳撓腮的小胖,低聲詢問:“不會?”

  小胖連忙點頭。

  “一個題一毛錢。”

  說這話時,瞎子絲毫不覺得賺小孩錢太過丟份。

  瞎子這話一出,小胖一副看到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的表情,從口袋里拿出一塊,大方的拍了拍胸膛表示接下來十個題都靠你,不夠再補!

  瞎子悄咪咪把錢收回口袋,掏出筆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下。

  “心急入墳。”

  小胖絲毫不覺得有問題,埋頭就抄!

  “寫好了嗎孩子們,下一個狼狽為奸。”

  “狼被圍殲。”

  瞎子繼續寫,小胖瘋狂抄。

  “揚眉吐氣。”

  “羊沒吐氣。”

  “蓄勢待發”

  “.....”

  一連寫了十幾個,小胖覺得自己肯定能得第一,昂著頭像個斗士一樣把聽寫紙交上去。

  兩小時后被老師叫進辦公室,他老子打得他差點把天花板都嚎破了。

  小胖辯解說是解老師教他寫的,瞎子說沒有,于是小家伙被打的更狠了。

  ............

  “有事找我?”

  瞎子提著一包東西走進解九談事的屋子。

  解九沒有回復,看著他手里的東西反問:“給小花提的?”

  “小花?”瞎子把東西放在桌子上。

  “就是你經常給他帶零嘴的小孩。”

  “他不是叫解雨臣嗎?”

  解九這才想起來,瞎子有段時間沒回北平了。

  “我送他去紅府學戲,現在有個別名解(jie)語花。”

  “善解人意花?”瞎子哼笑出聲:“真當姑娘養了。”

  解九食指輕點桌面,后面的伙計從身上取出小拇指大的熟悉玉瓶置于瞎子桌前。

  “這是2g。”

  瞎子歪頭輕笑:“這算訂金?”

  解九點點頭,從身上取出信封遞給旁邊的伙計,伙計矮身接過送往瞎子桌前。

  瞎子剛拿起信封,都沒來得及拆開看上一眼,解九就張口說。

  “送客。”

  瞎子:“????”

  腦子還沒想清楚怎么個事兒,瞎子提著零嘴已然站在小花院子的圍墻邊,望著天空感嘆。

  “還沒要錢。”

  “要什么錢?”

  幼嫩卻不失穩重的童聲從墻另一頭傳出。

  瞎子眼底燥氣散去幾分,身手利落的翻過圍墻落在小花身邊。

  垂頭一眼就看到插了一頭毛球,造型無比奇特的小花,頓時忍不住爆笑出聲。

  “你的頭好像開花了哈哈哈!!”

  小花瞬間緊握雙拳,小牙咬的死死的,揮手喊道:“解聞逐客!以后看到這人不論緣由統統打出去!”

  “呃——是!”

  解聞手握折劍,面色尷尬。

  逐客?

  怎么逐?

  他怕是一出手就得被黑爺踢到墻里扣都扣不下來。

  但是不打吧...也不太好,解九爺把他派過來就是當護衛的。

  “怎么?還不動手?我說話不頂用?”

  眼睛淺淺瞇起,嘴角的笑容淡了下去,小花一手背在身后,烏黑的眼珠小一半藏于眼皮下,那雙本以飽含古韻氣息,著稱最具東方特色的丹鳳眼都透出一股凌厲之氣!

  大抵是擁有這雙眼睛的孩子目前不過六歲半,這股氣勢被難以剔除的稚嫩壓下去不少。

  即便如此,解聞依舊單膝跪地,低頭請罪。

  別人不知道這解家小少爺什么性子,他可知道。

  除了一些特殊的人以外,解聞敢保證自己是待在小花身邊時間最長的一個人,這也導致他知道一些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解家小少爺的狠!

  他的狠包括的范圍并不止身邊下人,還有他自己!

  甚至前者比后者來說更為輕松!

  他在身邊伺候時,除了瞎子來臨,此外沒有一時一刻見到小花休息!

  外界傳聞男扮女裝,是個小變態的解家小公子在他眼里就像個永遠不會疲憊的機器人,每次看到不是訓練就是看書,就連睡覺也與尋常小孩不同。

  他的睡眠方式很特殊,可對解聞來說很常見。

  碎片式睡眠法。

  通常在極度勞累下需要快速恢復身體功能才會用這種方式。

  可這只是一個六歲半的小孩!!

  如果是被迫解聞也不會有這般驚愕,可那不是!

  沒有人監視!

  更沒有人逼迫!

  這些都源于一個小孩自身的約束力!

  對自己極致的狠!

  這簡直駭人聽聞!

  難道說這就是解家基因?

  解聞看著花紋地磚,思考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是從基因開始?還是從姿勢?仰著中標的孩子會比較聰明嗎?

  “在想什么?”

  小花站在解聞五步遠的地方,面無表情冷聲道。

  解聞瞬間回過神,不敢隱瞞一五一十全盤托出。

  對于前面那些小花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直到解聞說出姿勢影響智商這句話,小孩才露出一絲疑惑。

  “什么姿勢?”

  “咳咳...”

  解聞低頭瘋狂咳嗽,看天看地看樹看草,就是沒臉抬頭看等著自己解惑的小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