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都市從八里河派出所開始 > 第二十六章警察也有難處
  早起晚睡,四處奔波,這就是八里河派出所民警的日常生活。

  入職十來天的五位新人也漸漸熟悉了這樣的工作節奏,越來越有警察的樣子。

  盡管工作依舊繁忙,甚至幾個人哪怕是挨了訓,但每天還會是一副元氣滿滿的樣子。

  要說這幾天整個八里河派出所里看起來最累的那個人是誰?就一定非教導員葉葦莫屬。

  她最近一段時間每天早上都是帶著一臉倦容來到了工作崗位上,眉宇間能隱約看出一縷愁緒。

  這天一大早,趙繼偉正在賣力地打掃院子,這已經是他每一天的日常了。

  看到挎著坤包走進院子的葉葦,趙繼偉笑著跟她打招呼道:“教導員,早!”

  葉葦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小趙,你也早。一大清早就在這里打掃院子,昨天晚上又在所里休息的吧?”

  趙繼偉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道:“昨天的工作又沒做完,晚上我就加了個班,所以才在所里睡了一覺。”

  “哦,這樣啊!”

  趙繼偉問道:“教導員,您這是剛從醫院回來吧?”

  葉葦怔了一下,答道:“對!”

  于是趙繼偉很熱心地說道:“教導員,我后面幾天的晚上應該沒什么事了,要不我晚上去醫院幫您照顧老人唄?我會照顧老人,我爺爺走的時候,我在床邊給他守了兩年呢!”

  葉葦笑了笑繼續往前走,然后回頭說了一句:“我家的老人就不用別人照顧了,你好好工作就行。”

  趙繼偉聽到后訕訕地低下頭,沒有說話。

  和葉葦差不多前后腳到單位的張維揚在后面聽見了幾句兩人的對話。見葉葦上了樓,快步走到了趙繼偉的跟前,問道“繼偉,教導員家里出什么事了?”

  趙繼偉抬起頭,看到來人是張維揚,就扯出一個微笑,答道:“教導員她公公最近生病了,丈夫又在外地出差。這幾天每天晚上她都要去醫院照顧老人,白天還要正常上班。”

  張維揚恍然大悟,道:“難怪,我說教導員這兩天有的時候顯得沒精神呢!聽說教導員和她的丈夫都是獨生子女,家里又有兩個孩子,雙方再各有兩個老人,這個家庭負擔確實夠重的。我剛才就聽到個后半截,你是主動提議想去醫院幫她照顧老人,然后被教導員給拒絕了吧。”

  趙繼偉低聲道:“對!”

  張維揚看了看又低回頭去的趙繼偉,說道:“繼偉,我知道你說這個也是一片好心。可是這話不應該由你說啊。先不提你和教導員之間現在只是普通的領導與下屬關系,本來就忌諱交淺言深,你這么主動地想要幫忙本來就惹人誤會。再說了,要是教導員的家里真有這個幫忙的需要,那必然就是咱們全所一起上陣,你以為真到了那個時候所長會考慮不到這一點吧。”

  趙繼偉不是個笨人,張維揚的好意還是能感覺到的,點了點頭道:“你說得有道理!”

  隨后又問道“維揚,現在幾點了?”

  張維揚抬腕看了看手表:“七點一刻了。”

  聽到這個時間,趙繼偉拿起掃帚就要往屋里走。

  張維揚連忙伸手攔住了他,問道:“唉,你這又干什么去?”

  趙繼偉答道:“所長屋里的飲水機昨天下班那會兒就快沒水了,我去給他換個水。”

  聞言,張維揚神色一動:“所長已經到所里了?”

  “到了。”

  張維揚就道:“那你這會兒先別上去。”

  趙繼偉不明所以地問道:“為什么啊?”

  “指導員剛上樓,現在說不定正跟所長商量事情。你上去給所長的飲水機換水,了解你的人明白你是去換水,不了解的還以為你專門當著領導的面表現去了。要是讓領導們因為這種小事情對你有了看法,你就問題大嘍。知道你是個勤快人,等一等也不耽誤事兒。繼偉,你早點吃了沒,走,哥們請你。”

  來八里河派出所十來天了,趙繼偉的家庭比較困難這件事,張維揚還是能感覺出來的。

  在了解他的家庭條件以后,對于趙繼偉急切地想要表現的心態,張維揚也覺得可以理解。

  張維揚挺喜歡這個淳樸的農村小伙,因此在這里給他提個醒。

  話剛說完,張維揚就摟著趙繼偉的肩膀,不由分說地往外走去。

  此時,王守一就站在二樓的走廊中,手里拿著一根捶背棒敲打著背部,將整件事情是從頭看到了尾,看到最后搖搖頭笑了起來。

  等到葉葦上了樓,守在樓道口的王守一就問道:“教導員,家里的老人怎么樣了?”

  葉葦嘆了口氣,答道:“還是老樣子。天一涼下來身上就鬧毛病,估計這一個秋天和一個冬天,就別想讓人消停了。”

  王守一點頭道:“你家里那個情況是夠你受的了。我看要不這樣,咱們所里重新排個班,方便你照顧老人。”

  葉葦連忙拒絕道:“不用了,所長,我現在還挺得住。再說了,有高所和程所幫我替著班呢,不用專門再調整值班。”

  “那行,有什么需要你盡管開口。”

  葉葦微笑著點了點頭。

  王守一問道:“教導員,對于趙繼偉這個孩子,你有什么看法?”

  葉葦反問道:“所長,剛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

  王守一一指身后,道:“看到了,我剛才就在那個拐角站著呢,看到的是一清二楚。”

  葉葦搖了搖頭道:“小趙這個孩子,勤快是夠勤快了。但我不太喜歡,他有點太有眼色了。這些天,咱們幾個所領導屋里的飲水機換桶裝水還有打掃衛生都是他給弄的。”

  王守一舉起他的捶背棒,又捶起了后背,笑瞇瞇地說道:“現在下這個結論,下得太早了吧。”

  葉葦道:“是他表現得太強烈了。”

  王守一想了想,又道:“小趙家是農村的,家里的條件看起來不大好,在工作上想要積極上進也是可以理解的。這樣,你有時間去找他好好聊一聊,思想政治工作那是你的強項嘛!”

  葉葦想了想,道:“好,我明白了。”

  等葉葦走了以后,王守一這才回身走向自己的辦公室,又回想起剛才樓下發生的那一幕,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笑容:“張維揚這個小子本來還以為是宋兒又給我甩得一個包袱呢!沒想到,還有那么點意思,工作上表現得不錯,人情世故上也不賴。”

  臨街的早點攤上,一個精干的中年人給等了幾分鐘的張維揚、趙繼偉二人端上了他們的早點。

  “二位,兩碗粥、四屜小籠包,都齊了。”

  張維揚端起正熱乎的小米粥,美美地喝了一口,說道:“繼偉,我的那套房子快弄好了。你也搬進來一起住吧,我給你打折。到時候,咱們五個人住在一起,多熱鬧。”

  趙繼偉堅定地搖了搖頭:“我就不了,我在城里有親戚的。”

  “那就算了。”一看趙繼偉的堅定神色,張維揚也不好再做勸說。

  畢竟是涉及錢上的事情,說多了可能會傷到趙繼偉的個人自尊心。

  接著又說道,“不過你有時間可以過去玩,反正我那里的地方大,到時候咱們幾個人一起玩游戲,我家的X-box有幾款游戲蠻不錯的。”

  趙繼偉點了點頭:“這個當然可以。”

  張維揚道:“那就說定了!”

  趙繼偉又問起他比較關心的問題,道:“維揚,今天是不是高所帶你出警?”

  張維揚搖了搖頭,答道:“我師父在刑警隊那邊還有點事情沒處理完,估計這一兩天還得在刑警隊,完事了再回所里。我呢,估計還是機動待命,所里其他幾個老資歷的警官有需要了就叫我跟他們一起去。”

  趙繼偉道:“那你也能出警,要我說你這個治安警就是比我強,我今天的工作還不知道是看監控還是跟我師父去社區呢!”

  “基層工作……”

  趙繼偉接到:“無小事嘛!這話我記得呢。可還是羨慕你們幾個能出警,去外勤,比我天天悶在所里強多了。說不定還有案子可以破,到時候你們就立功了。”

  “那我寧肯不要立功。對咱們來說,沒有案子可破,那才是最好的情況。繼偉,我跟你講,來了咱們所里以后,我覺得這里的工作強度比我畢業以后直接進建筑設計公司搞設計也強不到哪兒去。我本來以為自己不用像其他入了建筑設計這一行的同學們一樣考慮脫發問題了。看現在咱們所這個起早貪黑的樣子,說不定過上幾年,我就該把這個問題擺上臺面了。”

  反正這輩子家里面多財多億,愉快地當個薪水小偷不好嗎?

  可是心里的責任感和警察的榮譽感,讓張維揚覺得自己不能在八里河派出所里當一條咸魚。有了案子總不能真就跑到后面,不肯沾手。

  所以沒有案子才是最大的好消息,說明他的工作量不用像現在這樣了。

  至于張維揚心心念念的脫發問題。

  穿越以前的他還算年輕,沒過三十歲的他發量維持得還算可以。

  但是幾個熟識的師兄,一個個三四十歲就是一副強者的造型。同班同學里,已經有幾個人因為常年熬夜加班的緣故,也有了英年早禿的跡象,甚至都在打聽哪里植發便宜,哪種假發比較好用了。

  本以為這輩子換了個工作以后,不用考慮這個問題,誰想到八里河派出所這邊情況如此復雜,最終還是逃不過整宿加班的命運。

  就算他帥比吳彥祖,脫發以后也必定不能保證自己的顏值依舊在線。

  吃完早點的兩個人回到所里,一進大廳,就看到夏潔正皺著眉頭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怎么了,夏大美女,一個人坐在這里愁眉苦臉的?”

  夏潔抬頭看了一眼問話的張維揚,答道:“昨天跟我媽商量了,她不同意。我和你們合租這事算是黃了。”

  “阿姨是怕你一個女孩子跟我們幾個大男人住在一起不太方便吧?”

  夏潔敷衍地答了一句:“嗯!”

  看到夏潔言不由衷的樣子,張維揚心知其中必有隱情,不動聲色地道:“那就以后再說,反正我那個房間也不打算租給別人,你要是改了主意隨時可以搬過來。”

  夏潔道:“那就多謝了,張維揚。”

  張維揚笑著道:“跟我客氣什么,同一批報到的五個人里就你一個女生,我怎么也得給點特殊照顧。”

  夏潔也跟著勉強地笑了笑,轉移話題道:“對了,聽說你們昨天挨了所長一頓訓。”

  “沒錯,不過主要是李大為挨罵,叫我跟楊樹上去,主要是給我們提個醒。你是沒在現場,李大為被罵得那叫個狗血淋頭。不過挨這么一頓以后,李大為估計也長記性了,不會這么直愣愣地往前沖了。”

  夏潔點了點頭:“李大為那個性子是該改一改了,一直那么莽撞,昨天右手還受傷了。”

  趙繼偉道:“起碼李大為還有禍可以闖。我這一天天地就看監控了,連個出警的機會都沒有,更別提闖禍了。”

  夏潔問道:“你的那個尿不濕監控還沒看完嗎?”

  趙繼偉無奈地道:“五百個小時,我跟師傅前兩天剛看完。但是還沒有發現那個偷尿不濕的賊,這不又重新看了。”

  張維揚道:“你這個新丁沒看出來也正常,竟然連張警官這種老警官也沒有看到蛛絲馬跡,這個尿不濕大盜厲害啊!”

  夏潔被張維揚的“尿不濕大盜”逗樂了,也說道:“趙繼偉同志繼續加油,祝你早日發現尿不濕大盜的蹤跡,立下功勞。”

  “功勞不功勞的,我覺得沒戲。到時候師父帶著我出個警,別看監控了,就算是給我的獎勵了。”

  張維揚道:“出警是早晚的事。所長昨天訓我們的時候又強調了一遍,咱們這些新人的警種不是就這么定下來了。到時候免不了要換換崗位,多學習一下。”

  趙繼偉滿懷期待地說道:“我就期盼著這一天早日到來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冬日里的火鍋的都市從八里河派出所開始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