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都市從八里河派出所開始 > 第六章 人的心思各有不同
  該怎么評價孫家人呢,張維揚覺得用狡猾這兩個字會比較貼合這家人的作為。

  在劉家門口鬧事這么多天,潑油漆、砸門窗之類的事情他們是一個都沒落下,但人家偏偏就夠不上判刑的標準。哪怕是無人機拍下了他們違法行為的證據,也只能使用行政法律處理。

  可以說孫家人是從另一個方向上做到了對法律的活學活用,簡直聰明的不能再聰明了。

  派出所對參與上門尋釁滋事的這部分孫家人開出了處罰結果,對他們處以十五日行政拘留,并處以一千元的罰款,這已經是頂格的處罰了。

  就這個處罰力度,也難怪曹建軍說的是出一口心頭的惡氣。

  像孫家這種橫行霸道的一貫作風,這個處罰也就是能讓他們老實一小段時間,過了這一段時間以后恐怕還會故態復萌。

  當然行政拘留這個處罰雖不見得能解決劉孫兩家之間問題的根本,但是這么樣嚇唬一下孫家人之后對于派出所接下來的調解工作還是有一些好處的。

  劉孫兩家人的案子還沒個結果,李大為那邊先傳來了不知道是不是好消息的“好消息”。

  周女士和王建國的糾紛解決了。王建國的兒子王剛同意負擔起了照顧王建國的責任,并且在那份和周女士的調解協議書上簽了字。

  至于肝硬化晚期的王建國是排隊等待肝源還是由王剛為他的父親捐肝,聽說仍然心有怨念的王剛并沒有做出最終的決定。

  不過王剛既然愿意承擔起照顧王建國的責任,那大概率是會捐肝的,王建國的肝器官已經大面積衰竭,再不換肝大概率挺不了多久。

  為此,回歸所里的李大為跟其他四個人吐槽道:“其實我的心里有點矛盾。有一些如釋重負的感覺,至少咱們八里河所的人不用天天去照顧王建國了。但是又有點不想讓王剛接手照顧他那個不靠譜的爹,我替他感覺虧得慌。

  王建國這個老混蛋年輕的時候喝酒以后就對老婆又打又罵,老了以后更是變本加厲,甚至當著才一歲的孫子的面讓老婆跪著打她,還打聾了老太太的一只耳朵。然后現在老了病了,還得讓家里人照顧他,甚至還得兒子給他捐肝。就他這種操蛋人,憑什么啊?”

  趙繼偉搖了搖頭,“王家的這件事情充分證明了什么叫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我這兩天在醫院里也接觸過王剛,這個人嘴上說話硬得很,心腸卻很軟,做出這個決定并不奇怪。既然他都放下介懷,打算救他的父親,咱們外人也沒有什么好置喙的。”

  李大為猶自不解氣地說道:“要是我遇到這種情況,我肯定不會像王剛這么心軟,就讓這個沒溜的爹自生自滅去吧。”

  在場的幾個人都知道李大為和他父親之前在街上推搡一事的原委,自然也知道李大為也是在嘴硬,如果真能如他說的那樣做到不管他父親,也就鬧不出之前那檔子事。

  不是有那么句話嗎,冷漠是對一個人最大的報復,李大為顯然沒有做到。

  夏潔道:“父子之間哪能算的這么清楚,就算王剛之前被王建國狠狠地傷了心,王剛可能心里還會有些記掛吧,畢竟這是血脈天性。”

  看到李大為還有點憤憤不平的表情,張維揚也開口了:“人活在世上,總要學會妥協的,這一點并不會隨個人意愿而轉移。就像我們幾個,以前總想著說話辦事不去管別人的目光,到頭來不還是要在意這個,在意那個,成長本身就是一種妥協。

  至于王家父子這件事,咱們中國人可是把孝義二字刻在了骨子里。你在大街上見到落難的其他人乃至小貓小狗都會有惻隱之心,心腸再軟一些的人還會直接施以援手。他人尚且如此,何況父子之間,哪是能說拋開就能拋開的。而且一個人再怎么不堪,總會有那么一兩樁好的地方,王剛的心里也許有一些王建國給他留下的美好回憶。”

  李大為也不說話了,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前兩天看見父親李易生哄他母親開心的場景。現在回想一下,他母親已經很久沒有露出過那樣明媚的笑容,這樣一想,也許父親的回歸并不是一件壞事。

  天生樂觀開朗的李大為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恢復如常,又道:“說起來,你們幾個最近都過得怎么樣,我這些天老不在所里,感覺自己都快與世隔絕了。有沒有什么新鮮事,給我講講唄。”

  趙繼偉第一個說道:“我就是這兩天第一次出警了,總算是有了點電視里警察的感覺,不過這件事微信上跟你說過了。”

  “是有這么回事。那你們幾個就沒幫繼偉慶祝一下嗎,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如愿以償的?”

  夏潔笑著說道:“不勞您吩咐,昨天晚上維揚給繼偉做了一桌好吃的,紀念一下繼偉的第一次出警,只有某人身在醫院之中沒有這個口福。”

  李大為捶手頓足地說道:“你們幾個過分了啊,咱們這個合租小團隊有這種活動怎么能撇下我呢?咱們得講究一個不拋棄、不放棄,這樣才是一個有愛的集體,團結的集體,有戰斗力的集體。而且根據合租公約的規定,類似這樣的慶祝活動存在成員缺席現象的時候需要擇期再辦……”

  楊樹插嘴道:“這個合租公約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哦,沒聽說過很正常,我剛剛現編的!”李大為淡淡地應了一聲,然后繼續說道,“另外我覺得除了成員遇到好事的時候大家要慶祝以外,我們應該每周有一次公寓聚會,每個月有一次外出集體活動,每半年有一次周邊游,每年……”

  夏潔眼看著李大為越說越起勁,計劃也越來越大,趕緊打斷施法:“停,李大為!我發現你這張嘴可太貧了啊!有的沒的居然能講了這么一大串。”

  李大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拱拱手道,“過獎,過獎,基本操作。”

  然后轉頭問楊樹道:“對了,大樹,你和你師父處理的那兩家人的糾紛怎么樣了?”

  楊樹回答道:“維揚用無人機拍下了孫家人上門尋釁滋事的證據,咱們派出所給了他們一個行政拘留的處罰,這會兒正在拘留所呢。有了這個處罰結果,他們家沒被拘留的人這幾天也老實多了,沒敢繼續上門鬧事,劉家那三口人過了兩天安生日子。”

  李大為頷首道:“那還不錯,總算是有一些進展。這些無賴,就得狠狠地收拾他們一頓,他們才會講記性。”

  楊樹搖了搖頭,“所里的領導和幾位老警官都對這次行政拘留能起多大作用持保留態度。他們覺得就孫家人這種一看就是耍慣了無賴的做派,把人放出來以后還有的糾纏。”

  李大為又問道:“那怎么辦?”

  夏潔這時候道:“我和我師父還有維揚三個人前幾天去了一趟孫家原籍所在的馬家溝派出所。根據那邊的同志介紹,孫家的兩個兒子都有涉黑的嫌疑,后面的掃黑除惡專項行動就要嚴查他們了。還有,經開區那邊有孫家二女兒的兒子吸*毒的有關線索,目前我師父正在那邊跟這條線索,應該很快就有結果了。”

  李大為道:“迂回辦案,倒也是個辦法。”

  張維揚也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靠擺事實、講道理,跟孫家這種無賴已經說不通了,那就得用點他們能明白的手段。行政拘留只是一道開胃菜,后面的這幾項措施一上,由不得他們不服軟。”

  對于張維揚的話,夏潔、李大為、趙繼偉三人都點頭表示同意,只有楊樹一個人欲言又止。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冬日里的火鍋的都市從八里河派出所開始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