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都市從八里河派出所開始 > 第四十九章 夏潔的難處
  自從夏潔的母親從青島的大姨家回來之后,夏潔基本上隔上個兩三天就會回家一趟,陪一陪她母親。

  事實證明,外出散散心,確實很能舒緩人的心情,起到分散注意力的效果。夏母對女兒那已經有些病態了的控制欲在經過這一趟外出之后也緩解了不少。

  至少之前已經明確表示抗拒回家的夏潔又愿意回家里去陪一陪母親,可見母女關系大為緩和。

  夏潔是一個孝順的孩子,不然也不會這么多年一直跟個小大人一樣照顧夏母。當初選擇直接搬到合租公寓,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沒想到這個法子還真的見了效果,夏母的態度有所改觀,主動去提出要去青島那邊的大姨家里住一段時間。

  自從父親夏俊雄犧牲之后,之前被家里人寵成公主的夏母連工作單位那邊都不怎么去了。

  單位那邊體諒她丈夫犧牲,也沒有強制要求她的上班時間。基本上每天點個卯,做半天就差不多了。

  沒什么事情的夏母也沒想著走走親戚、交交朋友,反倒是天天都悶在家里。那可不就剩下思念夏父和盤算女兒的事情。

  性格慢慢變得越發偏激夏母開始對女兒的所有問題都加以管束,不能做危險的事情,放學之后要早回家,諸如此類的要求和之前那個吳大夫差不多。女兒只要稍不順她的意,那就跟夏潔不依不饒了。

  這也是夏潔為什么看到袁婭靜小朋友的境況之后,會如此的感同身受。

  而且夏母還把夏父犧牲后,公安系統對她們母女的照顧當成是理所應當。有一些過分的要求也不憚提出,分局和所里的領導憐惜她們孤兒寡女,有些問題就能讓則讓了。

  已經成年的夏潔自然對這種特殊待遇并不滿意,她是想成為一個和父親夏俊雄一樣優秀的人民警察,可不是來所里被人照顧的。

  夏母的態度在一次旅行之后發生了改觀,這對于夏潔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這一天又到了夏潔回家的日子,下班一進家門就叫道:“媽,我回來了。”

  夏母從里屋走了出來,心情看起來相當不錯,“小潔,你大姨他們要去大理度假,她拉著我一塊去。要不,我給局辦公室打個電話……”

  夏潔道:“媽,您去大理度假,給局辦公室打電話干什么?咱要去就去唄。”

  夏母慢條斯理地說道:“不是,當初你爸走的時候局里承諾過的……”

  夏潔無語道:“媽,都十年了,多大的情分也夠了。咱們別再給局里添麻煩了。您要想去大理,那就我來安排吧。不對,上次大姨說,她們家的房子有兩間臥室,大姨和大姨夫住那間大的,您住那間小的,不正好合適嗎?”

  夏母吞吞吐吐地說道:“和他們住在一塊嗎?不大方便吧。”

  夏潔說:“我大表姐又不去,那有什么不方便的?再說了,您和大姨住在一起,我也比較放心。”

  夏母有點扭捏地說道:“還是不方便。”

  “媽,您……”夏潔突然一愣,想起了什么,“那這樣吧,我幫您在大姨家旁邊再租一套房子好不好?”

  夏母猶豫道:“好是好,可是大理的房租太貴了。”

  夏潔笑了笑:“媽,您閨女現在掙錢了。咱們娘倆的工資,還不夠您在大理住上一兩個月的?放心吧,我能解決。”

  和母親吃完飯后,夏潔在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上查詢起大理的房租,越查眉頭皺得越緊,小聲嘀咕著:“一萬……一萬二……一萬五……這是瘋了吧?”

  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夏潔一看號碼連忙接聽:“大姨!”

  大姨在那邊道:“小潔,你媽說你不想讓她住我家,要給她在外面租房子住。”

  夏潔起身去關緊門,小聲說道:“大姨,是我媽想自己住的。我估計是她怕和您一起往,和梁叔叔來往不方便。”

  大姨恍然大悟道:“噢,是這么回事啊!有道理。可是大理旅游季的房租可不便宜。要不這樣,你梁叔叔單位那邊有宿舍,讓他幫著解決一間房子?”

  夏潔道:“大姨,不太好。我媽和他的關系現在并沒有明確。我怕我媽住了人家的房子,將來萬一不看好梁叔叔,又覺得欠了人家的情,委屈她自己。”

  大姨感嘆道:“小潔,還是你想得周到。可大理的房租……”

  夏潔也是一臉無奈地說道:“我正在看呢,怎么這么貴呀。您那房子周圍,一室一廳也得上1萬。”

  大姨道:“我那地界好,就在洱海邊上。小潔,要不然我幫你媽……”

  夏潔連忙打斷,說道:“不不不,大姨,已經很麻煩您了,房租我負擔得起,今天晚上就幫她租下來。我媽這回過去,又給您添麻煩了。還有,我媽和梁叔叔的事,您可以給他們創造機會,但不要催我媽。我媽有時候考慮問題不成熟,我怕她被別人一催,沖動之下做出決定將來后悔。”

  大姨道:“小潔,知道的她是你媽,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她媽。我這個妹妹,從小被家里寵成了公主,叫你操心了。”

  夏潔說:“大姨您說的什么呀?我媽才叫您這個大姐操心了。大姨,我就把我媽交給您了。我這就在網上下單了,大姨再見。”

  掛掉電話,夏潔看著房價還是猶豫再三,一咬牙下了訂單,“一萬就一萬吧,全當是為了我媽的幸福。”

  一大早,全都準備妥當后,夏潔把兩個行禮包放到了車后備箱里,夏母背著一個小包從樓里出來,款款而行。

  夏潔趕快把副駕駛的車門給她打開,夏母慢悠悠地上了車。

  一邊開車,夏潔一邊像對小孩子一樣囑咐著夏母,“媽,我在大理那邊先租了兩個月時間。萬一您在那邊呆不慣,提前回來了,房租也暫且不退。您要住得高興了,提前電話通知我,我再和房東那邊續租。如果說得晚了,我怕房租再漲起來。

  還有,您的支付寶、微信上,都綁了我的卡,花錢就用移動支付吧,我這邊直接就還了。和大姨一起出去玩,花錢這方面要多注意,總要雙方的花銷差不多才好,別覺得我大姨是自家親戚,就占人家的便宜。”

  夏母有些不耐煩地說說:“知道了知道了,小潔你可真羅嗦。”

  沒再提錢的問題,夏潔又說到了她比較關心的問題:“媽,聽說梁叔叔也被單位派駐大理了。人家離婚之后這么多年一直對您挺好的,而且也算是一心一意。您可以適當地考慮一下,給彼此一個機會。您要是有梁叔叔這么個知根知底的人照顧,我也能放心不少。”

  夏母一下子不好意思了,說道:“小潔,你胡說什么啊!我這次去就是和你大姨、大姨夫一起旅游的,哪有什么梁叔叔的事情。”

  夏潔一看母親的樣子,不由得心中竊笑。

  不知不覺間,兩人到了機場。

  夏潔站在安檢口那里,看著母親通過了安檢,回頭沖她一笑,走進了候機大廳。

  剛才還一臉微笑的夏潔轉過身后就失去了笑容,心思重重地離開機場。

  一邊開車往回返,一邊想著自己的心事,夏潔突然看到一家商場的門口立著一個廣告牌,上面寫著:“網約車司機火熱招聘中!”

  看到這條廣告的夏潔若有所思。

  當天晚上,張維揚坐在沙發上翻著上個月的《人民公安》,看看本系統內有什么新鮮事或者值得關注的政策。

  夏潔換好衣服,從自己的房間里出來,悄悄往門口溜去。

  就在她即將順利溜出去公寓大門的時候,一直低著個頭的張維揚把雜志往旁邊一放,大步地走了過去:“夏潔同志,大半夜的,你這是干嘛去?”

  夏潔支支吾吾地說:“我干嘛去什么時候還得跟你匯報了?”

  說著,夏潔就想要開門走人。

  張維揚攔住她的動作,“你該不會是要去開網約車吧?”

  夏潔不說話了。

  張維揚無奈地說道:“下午看到你拿手機查網約車司機收入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勁。你怎么關鍵時刻這么莽撞,簡直比李大為都不靠譜?公務員不得從事或者參與盈利性質的活動,這可是紀律。開網約車這種事要是被所里甚至局里知道了,你可是要被開除的!”

  夏潔想要繼續往外走:“所里和局里不會知道的,只要你不說。”

  張維揚一把摁住了門把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出去開網約車,路上指不定遇上哪個熟人呢。光我保密管什么用,你要是真的被人發現違反紀律,那可就麻煩大了。”

  夏潔的手也放在了把手上,倔強地說道:“張維揚,你讓開!”

  張維揚道:“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犯錯誤!”

  夏潔沒好氣地說道:“那你把眼睛閉上!”

  張維揚跟哄小孩似的把夏潔拉到了沙發處,夏潔想要掙脫奈何力氣不夠大。

  摁著她坐了下去,張維揚又道,“你就別說氣話,這種事情還是要多考慮一下。咱們這么大的人了,別因為一時情急,就耽誤了前程。”

  夏潔沉默了一會兒,無奈地說道:“不開網約車也行,那我把這房子退了吧。”

  張維揚道:“好端端地退什么房子,這間房子的房租才幾個錢,真能解決你的問題。你要是錢上面遇到了困難,可以跟我說的,我先借你點應急,別一個人硬撐著。”

  夏潔搖了搖頭,依舊倔強地說道:“我不缺錢。”

  張維揚氣樂了,“開網約車,掙得那點錢還不知道夠不夠補你的窟窿。你要是晚上開網約車的時間久了,遲早會影響到所里的工作。哪頭大哪頭小,你自己掂量一下。夏潔同學,咱這個時候能不能不要一副寧死不屈的樣子?

  缺錢又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人誰還沒有個困難的時候。我的家底你也知道,房租什么的我可以饒你一段時間,你什么時候有錢了再還給我。如果還不夠的話,你給我打個借條,這不就行了?反正咱們兩個在一個單位,我也不怕你跑了。”

  夏潔小聲道:“這樣不好,本來這房子你已經便宜租給我了,我不能這么明晃晃地占你的便宜。”

  張維揚道:“這算什么占便宜,我是暫時饒你一段時間,又不是以后不跟你收了。而且我是借錢給你,又不是說不要你還的,大不了親兄弟明算賬。”

  夏潔道:“那好吧,你借我兩萬先應一下急。”

  要不是張維揚說出借錢的話,夏潔還真不見得愿意跟別人張口借錢。

  她這個人要強,一直也不想受人的恩惠。

  張維揚問道:“兩萬,你把銀行賬號給我,我一會網銀轉給你。你這是家里遇到什么著急的事情了嗎,不至于兩萬就鬧得要開網約車應急?”

  夏潔答道:“其實也不是太著急的事情。我媽今天去了大理,在那邊打算和我大姨、大姨夫還有一個朋友一起玩。我大姨倒是在洱海那邊有房子,但是我媽住進去不太方便。所以就想著在附近租一間小一些的房子,可是那邊正是旅游季,租金最便宜的也要一萬一個月。這樣一來,錢就不太趁手嗎?

  兩萬加上我的積蓄,讓我媽在那邊住四五個月應該還問題不大。”

  張維揚點了點頭道,“租金一萬一個月,確實有點貴。不過大理這種旅游熱門地點就是這樣。以咱們見習期的工資在那邊租房子確實有點撐不住。而且一住就是這么久,難怪你錢不太夠呢!”

  說起來,張維揚家在大理那邊也有套房子用來旅游時住,大部分時間都是放在那邊吃灰。

  其實完全可以把這套房子借給夏母暫住。

  可是一看夏潔這么要強的樣子,張維揚也就沒有提出這個建議。借錢都這么糾結了,借房子這種事情夏潔更是不會同意的。

  夏潔道:“誰說不是呢,昨天晚上選房子的時候,我都被價格給嚇住了,果然是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對了,你大姨他們的房子是幾居室的,怎么你媽住進去還不方便呢?”

  “兩居室啊。其實要是沒有我媽的那個朋友,她就直接住我大姨家了。”

  張維揚又問:“男性朋友?”

  夏潔點頭道:“嗯,我媽媽認識的一個叔叔。”

  張維揚道:“哦,我明白了。這位叔叔是阿姨的追求者,你媽媽要是住在你大姨家,兩個人約會確實不方便。看你這個支持的態度,看來這個叔叔人不錯啊!”

  夏潔道:“梁叔叔是我爸帶過的徒弟,和我爸當了多年搭檔,關系挺好的。我爸過世之后他也沒少照顧我們。后來不當警察了,在機關工作。”

  張維揚道:“不錯,是個知根知底的人。如果梁叔叔和阿姨要是能走到一起,那你能省不少心。”

  “誰說不是呢,就盼著他們能處得愉快。我爸走了以后,我媽一個人十年了,她的心里面有多苦,我這個當女兒的都說不清楚。能有個知冷知熱的人關心她、照顧她,我也能放心不少。”

  張維揚笑著說道:“你這個態度,頗有點我媽想讓我趕緊找個另一半的感覺。她總覺得我應該有個會心疼人的來照顧,這樣才能放心。”

  夏潔道:“巧了,我大姨前兩天還說我照顧我媽像是照顧女兒一樣。還有,我既然不開網約車了,那這件事你別告訴李大為他們幾個。”

  “那就一言為定,我會對李大為他們守口如瓶。”張維揚正色道,“所以請又當女兒又當媽的夏潔同志以后成熟一點,遇到困難之后就大大方方地和朋友說出來。朋友不就是應該互幫互助的嗎?人多力量大,真要是有什么不好解決問題,大家一起出力,總能幫你處理了,別總想著自己一個人解決問題。

  你要是再這樣一個人悶著頭想出這種網約車這種不靠譜的主意。我也不介意把這種事情當成個趣聞軼事將給合租的朋友們。”

  夏潔雙手合十,討饒道:“好好好,我知道錯了。以后遇到事情一定和大家多商量,絕不一個人死撐。”

  張維揚摸了摸夏潔的頭頂,說道:“還是這個樣子比較可愛,像是二十二歲的女孩子。”

  夏潔把張維揚的手一下子拍開,“說得好像你不是二十歲的人一樣。”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冬日里的火鍋的都市從八里河派出所開始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