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都市從八里河派出所開始 > 第十一章 下車
  事實證明,有計劃也不見得能如計劃一般實現目標。

  進入第十次循環后,三人組立即開展行動,結果單是取信幾位乘客就花費了不少時間。

  這個和電視劇里不太一樣的情況,倒是讓張維揚覺得很正常。《開端》這部電視劇畢竟更加看重人性善的一面,所以說服乘客的時候異常順利,大家很快就相信了他們的那套說辭,并且愿意在行動中給予幫助。

  反正第十次循環里,三個人的說服工作剛剛完成,爆炸的時間又到了。

  第十一次循環倒是因為提前了一分鐘的緣故,有了一點點緩沖的時間。

  可是因為搶王興德方向盤的時候出現了一點小偏差,結果公交車直接撞穿了中間的圍欄和迎面而來的一輛貨車相撞。

  一車人東倒西歪,根本來不及將炸彈扔出去。

  所以等到第十二次循環的時候,三個人并沒有立刻采取行動。李詩情、肖鶴云正打算和張維揚復盤之前兩次循環的疏漏時,張維揚伸手向前一指,兩人一看公交車上的提示牌,下一站沿江東路站。

  這才發現他們好像可以正常下車了。

  車快到站的時候,即將下車的三個人看到了正要上車的一身黑的那個青年。

  李詩情有些開心地說道:“你們說如果我們下車的時候把他也攔下來,他是不是也能加入我們的隊伍。我記得上一次循環行動的時候,他表現得挺積極的,而且力氣也挺大的,蠻力控制那個阿姨的時候,好像比你們兩個都強。”

  肖鶴云干咳了一聲,“我覺得我的力氣還行吧。”

  張維揚則明踩了肖鶴云一次,“我咋說也比肖鶴云強一些。”

  李詩情有些奇怪地看著兩個大男人爭辯起力氣問題,并不知道這兩人的表現只是出于男人的好勝心罷了。

  張維揚又道:“不過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可以嘗試一下,雖然我不大看好你的這個主意。你和司機比較熟悉,一會兒你直接從前門下去,擋一下那個黑衣服的小子,我們兩個從后面拉住他。”

  公交車的廣播響了起來:“沿江東路站到了,請您從后門下車,請注意安全。”

  看到李詩情走到了公交車的前門,王興德道:“從后門下車。”

  李詩情應道:“我知道。”

  “姑娘,別擋著門。”

  李詩情見張維揚和肖鶴云已經從后門下車,正在抄黑衣青年的后路,就探頭探腦地試圖從前門下車,“我看看這是哪站,哎呀,我好像坐過站了。”

  想要上車的盧迪道:“不好意思,請讓一下。”

  結果猛然一股力道從盧迪的背后傳來,他被張維揚和肖鶴云聯手拉走了。

  盧迪使勁掙脫了兩個人的手,擺出一副防備的姿態,“唉,你們兩個什么情況,挑事嗎?”

  “對不起,我們認錯人了,還以為你是我們朋友呢。”已經達成目的的張維揚、肖鶴云二人干脆利落地道歉道。

  見45路公交車已經駛離沿江東路站,盧迪氣得直跺腳,又不好拿這兩個道歉認錯的人怎么樣,只得轉身離開。

  李詩情見盧迪走了,問道:“咱們就這么讓他走了嗎?”

  張維揚道:“不讓他走還怎么辦,咱們還能硬拉住他嗎?他又不是肖鶴云這個弱雞。”

  肖鶴云咬牙切齒地說道:“張維揚,我警告你,不許再叫我弱雞。”

  “好的,弱雞。”敷衍了一下肖鶴云之后,張維揚又跟李詩情解釋道,“跟肖鶴云解釋,是因為我們兩個人是多年老朋友,有一份信任的基礎在。那個小子和我們非親非故的,光靠嘴說很難說服他的。”

  李詩情點了點頭道:“你說的也有道理。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

  “找個能上網的地方,然后查一些東西。肖主程,帶著我們找個網速比較快的網吧。”張維揚拍了拍肖鶴云的肩膀,一副你辦事我放心的姿態。

  幾分鐘后,就在幾個人正在去網吧的路上,遠處的跨江大橋方向傳來了一聲巨響,隆隆的黑煙異常顯眼。

  “第十二次了。”李詩情喃喃自語道。

  肖鶴云堅定地道:“也不知道我們還有幾次通關的機會,咱們得抓緊時間收集相關資料,并做出一份周密的計劃,早點擺脫這場噩夢。”

  張維揚道:“一會兒咱們商量一下能不能將警方的力量為我們所用。司機大叔掌握方向盤的優勢太大了,直接搶方向盤很可能還會和上一次循環一樣發生意外。警方從外面設法逼停公交車似乎更穩妥一些。”

  肖鶴云贊同道:“我覺得可以,警察在處理一些事情的時候,總比我們這個平頭老百姓要有辦法。”

  李詩情道:“我也同意,有困難找警察嘛。就是怎么才能夠取信警方,畢竟循環這種事情再怎么跟他們說也不可能相信的。”

  “反正咱們今天多半還得被警方傳喚一次,到時候想想辦法吧。”

  肖鶴云叫苦不迭,“不是吧,還要被警方審訊。”

  李詩情也是面露難色,顯然是想起上一次被審問的經歷。

  “公交車上出了這么大的事情,咱們三個正好前一站下車的人即使沒有作案的嫌疑也會按慣例問詢的,萬一咱們能提供一些線索,方便他們破案呢!”

  本身就是警察的張維揚給兩人解釋道。

  懷著有可能被警方傳喚的沉重心里壓力,李詩情、肖鶴云以及無所謂的張維揚進入了沿江東路站附近的一間網吧。

  正在網上查詢王萌萌當年那起車禍的詳細資料時,張維揚突然后脊發涼,問了一下兩位同伴道:“李詩情,肖鶴云,你們有沒有覺得這間網吧的冷氣開得有些太足了。”

  李詩情搖了搖頭道:“沒有啊,溫度正合適。”

  肖鶴云摸了摸自己的后脊,道:“我也覺得背上有些發涼,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東西。”

  就在此時,肖鶴云擺在桌上的電話響了,“劉鵬”二字出現在手機屏幕上。

  肖鶴云身子一僵,還是把電話接通了。

  “肖鶴云,你和張維揚到哪兒了,我就在這個大樓梯這兒等你們呢。”

  肖鶴云道:“我們這邊路上遇到點事情,可能要遲到了,要不咱們今天的談判改期吧。”

  劉鵬質問道:“肖鶴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這都扭扭捏捏一個月了,不就是刪個暴力設定嗎?張維揚這是什么意思,他要跟你共同進退了是嗎?”

  肖鶴云也來勁了,“不是,我就納悶了,一個游戲暴力一點。能有什么壞影響?”

  劉鵬苦口婆心地說道:“我跟你說了多少遍,如果有那個暴力設定的話。《白日造夢》就賣不出去,賣不出去沒人投的話。這游戲咱真的做不下去了,你懂不懂啊!”

  “那也不能一點堅持也沒有啊,如果咱們連這點東西都放棄了,《白日造夢》和市面上的其他游戲又有什么分別?我這邊的事情比較急,先不和你說了。”

  劉鵬在那邊氣急敗壞地說道:“肖鶴云,你行,還學會躲談判了,而且還拉著張維揚一起躲。我告訴你……”

  劉鵬的咆哮還沒有結束,肖鶴云就將電話掛斷了。

  肖鶴云苦笑道:“我說剛才怎么后背發涼呢,原來是忘了談判這件大事。咱們要是真的能逃出循環,恐怕就要迎接一位怒氣值爆表的劉鵬同學了。”

  張維揚笑道:“劉鵬這個人一向嘴硬心軟,要是知道咱們經歷了這么危險的一趟旅程,就算耽誤了談判他也不會真生氣的。不過肖鶴云,你的那個暴力設定確實需要斟酌一下。咱們工作室剛剛起步,先把一款游戲做成之后,才更有資本去考慮理想問題。”

  肖鶴云真誠地說道:“可是如果從一開始就放棄了堅持理想,我怕咱們嘗到了甜頭以后,會沒有勇氣在撿起這份理想。”

  張維揚道:“我只是建議啊,咱們這一次妥協一下也不是完全不可接受。你是主策加主程,大方向是你把控的。只要你的心中沒有放棄制作夢想中的游戲,咱們工作室的全體兄弟們也會陪著你一起的。”

  肖鶴云搖了搖頭道,“我只是想再試一試,萬一致一科技他們眼瞎了呢。我們現在最大的任務還是弄清楚循環這個問題,要不然我們的《白日造夢》就沒有以后了。”

  “說起這個來。肖鶴云,如果循環是從李詩情的第一次算起,咱們這已經是第十二次了是吧。那劉鵬豈不是已經在致一科技那邊道歉十一次了。”

  張維揚心道,其中一次還是我全程參與的。

  肖鶴云一想到劉鵬無可奈何地抱著甲方爸爸的大腿道歉了十幾次,突然覺得心情輕松了許多。

  人就是如此,當你倒霉的時候,發現有人和你一起倒霉你會開心一些。發現有人比你更倒霉的時候,那就更不別多說了。

  “《白日造夢》是你們制作的游戲名字嗎?”之前只知道兩個人合伙了一家游戲工作室的李詩情好奇地問道。

  “不光是游戲的名字,白日造夢也是我們工作室的名字。這個名字還是我們三個一起商量出來的,因為游戲跟電影、小說等作品一樣,都是在通過創作者的精心制作后呈現給大家的一個夢幻的世界。本質上來講,我們這些人就是在給廣大的玩家們造夢。”

  李詩情撲哧一笑,“我是頭一次聽到有人把打游戲說的這么高大上的。要是讓我們學校的男生們聽到你的這番高論,恐怕有不少人會覺得好像找到了精神導師一樣。你是不知道,我們班的男生們每天熬夜打游戲可能是萬分精神,但是一讓他們看書學習就跟要了他們的命一樣。至于說什么逃課打游戲,更是常事。”

  張維揚有些心虛地說道:“這個做夢也得有所節制才行,要不然耽誤了學習,就是耽誤了以后找一份好工作。到時候每天搬磚都夠他受的了,還怎么能安心玩游戲呢。”

  只有這樣才能夠成為更好的韭菜,被他們這些游戲制作廠商收割。

  張維揚、肖鶴云、劉鵬也不是開善堂的,在這個方面總要像用薪制造快樂的企鵝帝國學習一二。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冬日里的火鍋的都市從八里河派出所開始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