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2章 鉆狗洞,她竟然沒死?
  兩年后,承安王府。

  一道懿旨直接下到了府上。

  宣紙的太監王喜惴惴不安,望著前廳坐于主位上的男人,陰冷邪魅。

  這位擁有大周第一美男子之稱的承安王,脾氣卻是可見一斑的差。

  他莫名有些不敢宣讀這懿旨的內容。

  “怎么?”季時宴轉了一下手中的茶杯,絲毫沒有跪下接旨的意思,“還要本王教你認字?”

  “不敢不敢。”

  王喜趕緊展開了懿旨:“著太后娘娘玉令,承安王與王妃完婚已過三年,世子年近兩歲生辰,五日后特在宮中設宴,請王爺攜王妃一同赴宴。”

  話落,前廳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連管家都為王喜捏了把汗。

  王妃早就在兩年前生產時被丟亂葬崗死了。

  而小世子被丟在別苑,王爺根本沒管過。

  果然,在經過長久的寂靜之后,季時宴勾唇殘忍一笑:“卿酒酒兩年前難產而亡,帝都里還有人不知道?”

  王喜簡直想給自己提前超度,硬著頭皮將太后的話傳過來:“太后娘娘說了,活要見人,死、死她要見尸。”

  卿酒酒乃是太后的親侄女,她不過是想尋個借口打壓季時宴罷了。

  季時宴手一指:“馬廝旁的冷苑,去搜。”

  事實上王喜今日當真是帶了人來的,兩年前承安王府傳出卿酒酒難產而死的消息。

  只是卿酒酒死不見尸,所以太后一直不信。

  此次是無論如何也要給季時宴一個最后通牒,讓他將人交出來。

  王喜帶著人膽戰心驚地去了,心想自己這一趟必然無果,回宮還要遭受太后的雷霆之怒。

  他步履生無可戀,可是踏入了那冷苑,卻見那幾年人跡罕至的冷苑中,一女子坐于長著青苔的石桌旁。

  ‘噗通’一跪,管家嚇出一臉慘白:“王王王王妃?!”

  不,這人不可能是王妃。

  當年生產那夜,是管家親自將卿酒酒丟入了亂葬崗的。

  在那種地方,怎么可能還活著?

  而且,端坐在桌前的女人身形消瘦,根本不是體態肥胖的卿酒酒!

  “幾位怎么愣著了?”卿酒酒開口道:“找本王妃有事么?”

  這聲音,不是卿酒酒還能是誰?!

  有的交差了,王喜喜極而泣:“王妃娘娘,您怎么大變模樣了?”

  卿酒酒臉上蒙著一道白紗,她不僅沒死,還變成了身材窈窕的嬌娘?!

  瘦下來之后的含情眼別有一番風情,她看向王喜,眨眼間竟然落下一行淚來:“食不果腹,自然日漸消瘦。”

  “你們王府竟然連飯都不給王妃吃飽?她可是太后娘娘的親侄女!”

  管家突然被發難,一邊驚悚一邊為難:“這——”

  他趕緊命人去請季時宴過來,王妃出現在冷苑,這無論如何也不是他能收場的局面!

  季時宴來的很快。

  聽聞卿酒酒出現在冷苑,他自然也是奇怪的。

  應當已經死了兩年的女人,即便活著,又怎么會出現在承安王府?

  回廊一轉,腳步一頓。

  季時宴看見那‘卿酒酒’身著素衣,面戴白紗,一雙美目流轉,竟然真是以前的那雙含情眼!

  聽聞卿酒酒十歲時與卿秀秀落入荷塘,大病一場后,容貌盡毀,身材也日漸肥胖。

  可那雙眼睛,是全京都人人稱贊的美目,承襲自她娘。

  便是季時宴也印象頗深,以至于一眼便可認出來,那雙眼屬于卿酒酒。

  卿酒酒一見他,眼底閃過一絲陰狠。

  兩年前的場景歷歷在目,她來這里兩年,沒有一刻忘記過那夜季時宴的冷血。

  還有被丟入亂葬崗時的無助。

  還有...她這張臉毀掉的容貌,是因為卿秀秀的設計。

  以前的卿酒酒蠢笨,現在——

  她發誓自己一定要從季時宴和卿秀秀的身上討回來!

  眨眼間,季時宴已經走到面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你為什么在這?!”

  卿酒酒未語淚先流,求助般看向王喜。

  王喜:“王爺!可不能啊!太后娘娘會怪罪的!”

  青天白日就要殺人,這承安王對王妃,還真是厭惡透頂!

  “說!”季時宴用了力道:“你從哪來?!”

  卿酒酒一指墻角,那一處幾根雜草被人踩塌,露出一個狗洞來。

  她裝著喘不上氣的模樣,梨花帶雨,好不可憐。

  季時宴:“......”

  鉆狗洞?!

  這卿酒酒看來還跟兩年前一般,蠢笨如豬!

  只是,她這眼角帶淚的模樣,卻又跟兩年前給人的感覺全然不同了。

  那雙含情眼,從前不覺得有什么,可現在看,竟然莫名多了靈動。

  他愣神的空隙,卿酒酒巧妙地從他掌心掙脫,猝然湊到他面前:“王爺,既然太后有請,不如一起赴宴?我湊請太后和離,怎么樣?”

  她變臉極快。

  方才還淚眼朦朧,如今卻又狡猾如狐貍。

  吐息幽蘭拂過耳畔,季時宴危險地瞇起眸:“你到底是誰?”

  和離?

  她怎么敢?

  他們卿家的女人,只配被休下堂或者死在他手上!

  太后那個老不死的,妄圖透過卿酒酒掌控他,也不看看卿酒酒是個什么貨色!

  “我自然是卿酒酒。”

  季時宴還想抬手去抓她,被卿酒酒巧妙一躲:“嘖嘖嘖,堂堂承安王,沒必要總為難我一個女人吧?”

  王喜和管家在一旁看得愣神,兩人都不敢言語。

  這卿酒酒,堪比兩年前何止是性情大變,簡直是換了個人!

  她從前對王爺唯唯諾諾,話都不敢說一句,現在竟敢對他用激將法!

  季時宴盯著卿酒酒半晌,冷聲問:“你想要什么?”

  既然沒死,卿酒酒就不該再跑回承安王府。

  她跑回來,定然是別有目的。

  卿酒酒道:“要我兒子。”

  管家默默擦了一把冷汗。

  那位小世子...王爺讓他自生自滅,在別苑兩年就沒人管過。

  只將他扔給了下人照料,兩年來從未過問。

  世人皆知,承安王痛恨子嗣,更不會讓卿家給他生下孩子。

  因此那位小世子就是府中的一個禁區,便是到現在,王爺恐怕也不知道他長什么模樣。

  王妃的意思,她這次回來是為了要回世子?

  而且自請和離?

  滿京都誰不知道,卿家嫡女卿酒酒癡愛承安王,非他不嫁。

  她會自求和離?

  季時宴顯然也不信:“你生性蠢笨,手段粗俗,又要作什么妖?”

  卿酒酒一口老血哽在喉頭。

  季時宴這種自大狂妄的王八,究竟是誰給他的自信?

  她不過是覺得孩子可憐,想要回帶在身邊教養,也好對的起死去的卿酒酒。

  難不成自己大費周折,是為了他季時宴?

  卿酒酒忍下心底的不滿:“你若是不答應,我便去太后那兒,要她來做主。”

  “太后?”季時宴成功被觸及逆鱗:“你真當太后做得了你的主?”

  “太后做不了,但是我有的是辦法讓你求我,王爺殿下,您的心尖肉眼珠子,卿秀秀近來是不是身子不大好?”

  季時宴穆地冷了周身氣場:“什么意思?!”

  卿秀秀身子抱恙,根本就沒有對外宣揚,卿酒酒怎么會知道?

  “我什么意思王爺清楚。”卿酒酒撕下自己裝作柔弱的面具,不客氣地朝季時宴亮出底牌:“條件擺在這,五日后赴宴,希望王爺帶上我兒子。”

  她說完,狗洞也不鉆了,直接拿了架勢,沖王喜道:“公公,我們走吧。”

  走出了承安王府,王喜才反應過來。

  怎么顯得自己跟卿酒酒串通好了似的?

  “王妃娘娘,您這兩年,當真都在京都討生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