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三十四章 噬心蠱
  承安王府。

  卿酒酒匆匆進了別苑,腳還未踏入門,就聽見了云瑯的哭聲。

  這太奇怪了。

  云瑯根本就不是個愛哭的孩子,即便是前陣子被人下毒陷害,回來之后也只是做了幾天噩夢。

  但是只要卿酒酒陪著他,抱睡就好了。

  他從未哭鬧過,又乖又聰慧。

  可如今,隔著房門都能聽見他有些凄厲的哭聲。

  執畫邊走邊解釋:“原本還好好,跟我在院子里玩了一會蹴鞠,回來之后就有些心神恍惚,方才到了午膳時間,更是不愿意吃東西,接著就開始哭。”

  云瑯根本就沒有出門,難道又是王府哪個不長眼的下人動了什么手腳?

  誰知卿酒酒還未說話,一旁傳來季時宴的聲音:“是不是有誰接近過別苑?”

  兩位主子回府聲勢浩大,管家早就聞訊而來,跟在他們身后。

  聽見季時宴有些斥責的語氣,他驚恐萬分。

  “絕對沒有啊王爺,別苑里頭那個嬤嬤,老奴早就給調開了,如今就只有王妃三人,吃的也都是從大廚房拿過來的,食物都與您的那波一樣有人把關著。”

  卿酒酒繞過回廊:“若不是吃的,其余的供應呢?”

  “沒道理啊王妃,您與王爺都是上午才出去的,若是東西有問題,也不該小世子一個人遭殃。”

  季時宴緊擰著眉:“讓沈默去查!另外從宮里宣個太醫過來!”

  “是!”

  卿酒酒心急如焚,根本無暇顧及季時宴突然的好心。

  她跨入門檻,看見的便是云瑯小小的身子陷在被褥間,哭鬧不休的場景。

  小臉都被眼淚浸濕了,紅撲撲一片。

  似乎因為疼痛,他不停地蹬著雙腿。

  看見這樣的場景,卿酒酒只覺得自己的心被人掐了一下,心尖上冒出密密麻麻的疼痛。

  “娘、娘親!”云瑯看到她,伸出手來要抱:“云瑯痛。”

  卿酒酒將他抱起來,胡亂在他額頭安撫地吻了幾下,而后一把握上他的脈:“娘親在了,不痛了。”

  可是被抱起來的云瑯,竟然蜷縮著在她懷里痙攣。

  這顯然是痛到了極致!

  脈象上看不出問題,只是云瑯的雙眼都被血絲密密麻麻地包裹。

  而且唇色看起來,還有些微微發青。

  卿酒酒覆上他的心口處:“云瑯告訴娘親,是不是這里疼?”

  “嗯,痛痛。”

  季時宴眼見卿酒酒一系列毫不拖泥帶水的動作,心底覺得越發有些怪異。

  從最初云瑯不舒服的時候,他似乎就隱約有這種感覺。

  而到現在,這種怪異變成了懷疑。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云瑯的疼痛看起來不假,他上次中的毒是落回,那不是引起心臟問題的毒藥。

  這次的發作應當與上次沒有什么關系。

  可是也不該好好的,就胸口疼成這個樣子。

  卿酒酒面沉如水,從懷里掏出一個止疼特效藥,給云瑯喂了進去。

  藥效起作用還得一段時間。

  而云瑯卻開始不停地抽搐和掙扎,似乎因為吃了藥,身上的不舒服愈發加重了似的。

  有那么一瞬間,卿酒酒甚至抱不住他。

  只見云瑯一只手緊緊抓住卿酒酒的衣袖,瞪大的眼睛翻白,似乎疼的有些失去理智,小腿蹬著卿酒酒的踢。

  小孩子哭鬧的時候比大人要少了理智。

  執畫剛想上前去幫忙,卻被搶先了一步——

  季時宴從卿酒酒手中接過云瑯。

  他高大的身子完全能攏住一個兩歲多的孩子,穩穩將他抱在自己的肩上。

  他看起來很笨拙,似乎還是第一次抱孩子。

  云瑯還在鬧騰,他只好一只手抱人,一只手學著卿酒酒在他后心輕拍。

  笨拙又小心。

  男人的胸膛寬闊,是云瑯未曾感受過的來自父親的體貼。

  他的心口貼著季時宴的胸膛,好像起到了一些緩和作用。

  云瑯在最初嚷嚷了兩聲“不要不要”之后,漸漸地就趴在了季時宴的肩膀上。

  一盞茶后,終于在藥效下緩緩沉入睡眠。

  季時宴將他放到床上,替他擦掉一腦門的汗濕。

  這才發現,睡著了的云瑯更像卿酒酒,閉著眼的時候看起來像小姑娘。

  他睡著了眉頭也沒有松開,一眼看過去很是可憐。

  季時宴見鬼的有些煩躁,似乎到現在才有一種真實的感覺。

  ——這確實是他季時宴的兒子。

  旁邊傳來動靜。

  季時宴回眸過去,差點被卿酒酒嚇死,他幾步上前搶過卿酒酒手里的刀:“你瘋了?就因為他突發惡疾,你要自殺???”

  剛才卿酒酒明顯是要拿到割自己。

  “我若是死了,王爺你不是更應該高興?還我!”她抬手去搶刀子:“要讓你失望了,我只是要放點血。”

  季時宴一愣:“放血做什么?”

  “云瑯的狀況,大概率是中了蠱。”卿酒酒露出狠厲的顏色:“噬心蠱。”

  “噬心蠱?”

  執畫早些年本就跟著周庭樾,對這些毒啊蠱的一點都不陌生。

  現在卿酒酒說起來,曾經看過的噬心蠱毒確實跟云瑯現在的癥狀有點像。

  “可是王妃,自從流亭湖回來,云瑯就一直沒有離開我們視線,怎么會有機會中蠱?”

  卿酒酒流利地割開了自己的食指,鮮紅的血液在茶杯里匯聚了半杯。

  “執畫,噬心蠱起源何處?”

  說著不等執畫回答,她條理分明:“西域多奇門遁甲之術,魚龍混雜,各種蠱毒層出不窮,你覺得這噬心蠱,最有可能從誰手中傳出?”

  西域...江潯也?!

  執畫一愣,難掩震驚:“可是王妃,宣王不是想——”

  想起季時宴還在這兒,執畫緊急的打住了。

  江潯也不是對王妃拋出了橄欖枝么?

  怎么會對小世子下手?

  卿酒酒也沒想明白,何況她沒有證據。

  如果真的是江潯也,她想不通這人非要對云瑯下手的理由是什么?

  還是噬心蠱這樣的狠毒手段,就為了對付一個孩子?

  不管怎么樣,方才江潯也提到的八月初七狩獵,似乎都是一個局。

  一個將她,季時宴,云瑯,都算計進去的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