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四十三章 季時宴解圍
  然而緊接著,哨聲不斷從西邊傳來。

  不久后有侍衛滿頭大汗地騎馬沖來,馬背上都是獵物。

  恰逢趙匡回營地取東西,看見侍衛,不屑地一笑:“這些都是迦南公主射中的吧?公主的能力還真是年年精進!”

  “什么?”侍衛愣了愣,然后飛快地否認道:“不是的趙大人,這些都是承安王妃所獵。”

  馬背上不僅有山雞,還有四腳的野獸,這些都不是容易射中的獵物,可是竟然,都是卿酒酒所獵?!

  趙匡差點從馬上栽下來:“你說什么?”

  他當然不信,他不信卿酒酒那個花架子真的會狩獵,還能一舉超前,把他們都比了過去!

  區區一個女人,還是曾經全燕京城里最丑,人人唾罵的女人!

  她憑什么?

  侍衛不再理他,匆匆將獵物放去了指定位置。

  他還得趕回去,承安王妃那兒沒準已經堆了一堆獵物,要有人去收拾。

  “卿酒酒,你要殺瘋在這個獵場嗎?”

  迦南不可置信地看著卿酒酒又一次一箭射穿一只野兔的肚子,那兔子掙扎兩下,而后就倒在地上不動了。

  卿酒酒重新抽出一支箭,搭在弦上,而后緩緩地對準了迦南。

  箭端鋒利的一頭在陽光下一閃,像是裹著肅殺。

  迦南在那一瞬間感覺換身的血液都一冷,四下無人,只有兩匹馬和她們兩個人。

  還有不遠處死去的那只兔子。

  “你...你要干什么?”

  在那瞬間,迦南竟然奇怪地失去了抬手拿起自己弓箭的能力。

  就好像她一動,卿酒酒的那支箭就可能朝自己飛過來一般。

  卿酒酒一只眼瞄準的神采倨傲又冷厲,風將她的袍角吹起,紅衣颯颯。

  身后突然傳來一聲怒吼:“卿酒酒!住手!”

  竟然是季時宴!

  卿酒酒將瞄準的箭一放而出,在季時宴飛身向前之前,那支箭擦過了迦南的鬢角,帶起她鬢邊兩捋黑發。

  ——而后直接飛向了她的身后,正中一只麋鹿的身軀!

  “咩——”麋鹿應聲而倒,它身上的顏色掩在枯葉中,很難辨別,而且剛剛已經被卿酒酒射殺野兔嚇傻了,一動不動。

  因此不論是迦南還是季時宴,都沒有發現它。

  而今,它倒在血泊中。

  而季時宴飛奔而來,想要搶奪卿酒酒弓箭,硬生生在半空挨了卿酒酒一腳——

  直接被揣倒在地。

  季時宴:“......”

  一股邪火從他的心底升起,爬起來就是一聲怒罵:“卿酒酒,你敢踹本王?”

  “不然呢?等你碰到我?”卿酒酒坐在馬上,睥睨他一眼:“你不嫌惡心我還嫌膈應呢。”

  膈應?

  有一天他季時宴會被人嫌棄膈應?

  卿酒酒是不是瘋了?

  而這時迦南也已經回過神來,策馬上前,心有余悸:“你不是要殺本公主?”

  “公主,你是不是跟季時宴一樣中邪了?我又不是嫌命長。”

  迦南:“......”

  她真以為卿酒酒要對自己下手,畢竟她對卿酒酒總是冷言冷語,從沒有一句好話。

  所以她剛剛也不知道為什么,就覺得那箭會朝自己射過來。

  迦南一時間有點為自己的小人之心汗顏,于是轉移了話題:“王爺你過來做什么?你也來西邊?宣王呢?”

  卿酒酒準備去別的地方,季時宴將目光從她身上收回,輕咳:“走散了。”

  他去的是東邊,可是聽見西邊頻頻發出信號,所以被好奇驅使來看看。

  跟江潯也也不是走散了。

  江潯也根本不是來打獵的,就是來閑逛的。

  他直接就拋下江潯也走了,要來西邊一探究竟。

  然后就看見卿酒酒凌厲的箭法。

  誰知道對方卻對他半點不屑,踹他一腳不說,還直接轉身走了。

  “卿酒酒!你敢無視本王?”他策馬上前:“站住,本王有話問你。”

  迦南更加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們遠離自己而去。

  季時宴追著卿酒酒,在她旁邊暴躁地說著什么,還嚇跑了卿酒酒獵物,又被卿酒酒不耐煩地趕走。

  “......這不是本公主的隊友嗎?他不是有自己的隊友?”

  ......

  等到日落西山,倦鳥歸巢,獵場才漸漸歸于平靜。

  這一天的鬧騰,捕殺,山里的獵物早就發瘋了一般,到處亂竄。

  等到卿酒酒趕回營地,四周已經飄來了陣陣肉香。

  補貨的獵物,挑選出能吃的,伙房的人已經安排烤上了。

  其余的東西,能剝皮的剝皮,制成上好毛料,冬天的時候就送給宮里的貴人或者那些王孫貴族。

  卿酒酒還沒走近營地,就聽見趙匡在那邊哄鬧:“給我將它烤了!你說什么?不烤?你知道我是誰嗎?!”

  一副仗勢欺人的口吻。

  等走近了,才看清他手上拎著的是一窩山豬崽子。

  太小了,幾乎剛剛睜眼。

  伙夫為難地看著,勸道:“趙大人,真的不行,狩獵有規定,不能射殺懷孕的獵物,更不能獵殺幼崽。”

  這趙匡顯然是騎射不如人,又沒有東西交差,所以將發現的一窩剛生下的山豬也帶回來了。

  卿酒酒眉頭一皺。

  季時宴本能地覺得這個女人不會安分。

  他跟了卿酒酒一下午,摸透了卿酒酒的狩獵習慣,她是絕不碰那些老弱病殘的動物的。

  趙匡被拂了意,面子里子一個也掛不住,正火的面紅耳赤,又見卿酒酒過來了。

  他是真的看不起卿酒酒。

  一個女人,在他面前贏了射箭又怎么樣?

  還不是丑女一個?

  于是他更著急給自己找回臉面,拎著幾只小豬就往火坑里扔:“你不烤,本大人自己烤!”

  他剛要動手,背后就傳來卿酒酒的冷笑聲:“趙大人若是餓得慌,本王妃不介意分一只山雞給你,何必頂風作案,要這些小畜生的性命?”

  “有你什么事?”趙匡立刻就被激惱了:“你一個婦道人家,不好好在家相夫教子,凈出來丟人現眼做什么,哦我知道了,承安王一向厭惡你長得丑,所以你另辟蹊徑?”

  他覺得季時宴一定很討厭卿酒酒,當初還想讓她死。

  自己即便冷言冷語,承安王也一定會感謝他的。

  想到這趙匡說的話更惡毒了:“沒用的,你這張丑臉,不論是干什么都沒有秀秀姑娘討喜,會打獵的潑婦,誰看得上!”

  他話落,做好了卿酒酒潑婦罵街的打算。

  反正這四周人這么多,卿酒酒但凡張嘴,也逃不了一個潑婦的罵名。

  而他是男的,他有什么錯?

  可是誰承想,卿酒酒還沒動手,他手上卻被一顆小石子一擊而中!

  力道之大,讓他感覺自己的腕骨瞬間就裂了!

  而手上山豬崽也應聲掉在地上。

  “趙匡,”季時宴收起彈弓,神色冰冷:“你是當本王死了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