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五十章 這一年,你去了哪里
  季時宴一出現,周圍的聲浪就愈發高了。

  他一襲紅袍,長身玉立。

  來觀禮的人群中,不乏一些官宦人家的姑娘。

  見了季時宴,都有些看呆了。

  都說承安王的面貌,是大周數一數二的,甚至一騎絕塵,無人能及。

  尤其是近一年,他的性子越發冷厲深沉,不動聲色卻更令人移不開眼。

  卿秀秀也太幸福了。

  這樣一位禁欲殘王,竟然偏偏給她所有寵愛。

  “嫁給季時宴,是幾輩子才能修來的福氣啊?”

  “噓,你說太大聲了,他看過來了!”

  “男人,他愛你時才叫福氣,不愛你,那就是噩夢,參照卿酒酒。”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噤聲了。

  季時宴根本不是看那些嘰嘰呱呱的女人,他看的是卿秀秀。

  卿秀秀沒有蓋蓋頭,而是流蘇覆面,隱約可見精致的妝容。

  而這一眼,令他莫名微微一愣——

  他沒有忘記,一年前卿酒酒墜崖前,因為那疤痕意外掉落,她露出來的那張臉。

  含情眼一如往常,可那膚若凝脂,絕美的五官,卻令那雙眼更加出彩。

  她假裝了這么久,就是為了騙過所有人她毀容了?

  背負這個罵名的用意是什么?

  愣神的空擋,季時宴這樣想。

  直到卿秀秀朝他投來嬌羞的眼神:“王爺,你怎么這樣看著妾身。”

  那眼中似乎帶著深情,又有隱忍。

  卿秀秀以為是因為今日自己打扮的對了季時宴的胃口,決定以后加倍努力。

  新娘子進門了,馬上就要拜堂。

  不過今日這婚禮特殊,因為當朝太后也在上面坐著。

  作為見證婚禮的人,又是卿秀秀的姑母,自然是要先喝敬茶的。

  堂客哄哄鬧鬧。

  都在議論一會給太后敬完,卿秀秀待會還要對著一張空椅給卿酒酒敬茶。

  那畫面想想就覺得滑稽。

  人人都在嘆,卿秀秀今日真是出盡風頭,往后在燕京城里,誰還敢欺負她?

  那就是跟承安王作對!

  承安王的勢頭越來越猛,聽說小皇帝格外依賴他。

  這未來的天下,他跟太后誰贏,都還說不準呢。

  所以,這婚若是成了,那往后卿秀秀就能在燕京城橫著走。

  而且晉升為正妃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等到生出了世子,還不是承安王一句話的事兒?

  卿秀秀蓮步款款,給卿漣漪敬了茶。

  “乖。”卿漣漪抬手,讓自己的嬤嬤給她送上大禮。

  是一尊綠如意,成色上佳,通體碧綠。

  綠如意可是權柄的象征,太后是真的看中卿秀秀!

  卿秀秀喜上眉梢,叫侍女接下。

  她看了一眼季時宴,卻見季時宴沒有什么表情,似乎悲喜都與他無關。

  又倒了杯茶,卿秀秀轉向另一邊。

  象征王妃之位上,空無一人。

  卿秀秀聲音戚戚:“姐姐,可惜你看不到我成婚了,不過你放心,我定然會好好服侍王爺的,不管以后如何,你永遠都是我的姐姐。”

  說著,她就要像祭司死人一樣,將茶潑灑在地上。

  “等等。”

  這時,所有人都全神貫注地注視著卿秀秀的舉動,誰也沒有料到身后有人會突然說話。

  大廳張燈結彩,到處都是紅綢緞。

  就連今日來道喜的人,許多穿的也是紅色衣衫,代表著喜慶。

  然而他們聽見聲音倉促一回頭,猝不及防就看見一道完全不同顏色的身影。

  那一瞬間,連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門口那個一身紫衣,纖腰款款,眉目如畫的女人,是誰??

  恰逢昨日當街調戲不染的藍若也在場,她看見紫衣女人的時候,皺了皺眉。

  雖然昨日沒有看見臉,但是感覺是不會錯的!

  這個女人,不就是昨日在街市上帶走那個小和尚的女人么?

  她怎么會出現在這兒?

  而就在眾人被那人絕美的姿色震驚時,不少人又有些奇怪。

  怎么這人說話的聲音似乎特別耳熟?

  誰都沒有注意到,一身紅色衣袍的承安王早已煞白了臉色。

  這張臉,他曾經匆匆一撇過。

  方才還在腦海回旋。

  ——卿酒酒,竟然是卿酒酒!

  在場所有人都只見過卿酒酒丑的樣子,根本沒有見過她以一張傾城絕色來見人。

  不認識也正常。

  而卿秀秀,則對卿酒酒徹骨的熟悉。

  她茶杯還碰在手上,顫抖間,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

  而卿酒酒則不等人請,抬步入廳。

  她徑直走到了空著的主位上,坐下,接過卿秀秀手中的茶,一飲而盡!

  而后勾唇一笑,那笑容有魅惑眾生的資本:“繼續,本王妃看著你們拜堂。”

  這下,就連卿漣漪也覺得不可思議:“你是...卿酒酒??”

  “姑母不是吧,才過了一年,連酒酒的聲音都不認得了?”

  不,

  哪止聲音!

  她方才勾唇一笑,含情眼風情萬種,這樣好看的眸子,除了卿酒酒和她娘,這燕京城里,還有誰有?

  要說這卿秀秀長得也是好看,甚至別的五官也跟卿酒酒有些相像。

  可是唯獨這雙眼睛,是半點都不像的。

  原本卿酒酒丑的時候,沒人看得上她的容貌。

  而如今兩人都在面前,才發現相差有多大!

  卿酒酒脂粉未施,卻美的驚心動魄。

  而卿秀秀今日盛裝打扮,站在她面前,則顯得庸俗不少。

  “真的,真的是卿酒酒!”

  “她竟然還活著,這次還治好了臉上的疤!”

  “卿秀秀說要給她保留王妃之位,怎么現在表情這么難看了?”

  卿酒酒換了個姿勢,似乎坐的有些累:“二位愣著做什么?一拜天地啊。”

  卿秀秀現在不是震驚。

  而是氣到發抖了!

  卿酒酒為什么還沒死?!

  她為什么還能活著回來!

  她腦中想法紛紛擾擾,每一個都是惡毒的,殘忍的。

  想撕爛卿酒酒的臉,想將她活剮后快!

  禮官看著這一對僵硬無比的新人,忍不住催促:“王爺,王、側王妃,該拜堂啦!”

  卿秀秀勉強回過神來。

  她沖卿酒酒勉力一笑:“姐姐,原來你還活著。”

  身邊的人影動了動,季時宴跨前一步,手剛要碰上卿酒酒,卻被她一把打掉。

  “承安王,別動手動腳。”

  季時宴臉色灰沉,似乎還有些發抖:“卿酒酒,這一年,你去了哪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