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五十二章 王妃下藥陷害賓客
  到了慈安宮,戚安安從步輦下來。

  只見她今日一身青衣,頭戴斗笠,還有一塊輕紗遮面,步履款款。

  嬤嬤迎出來,簡直不敢相信:“你是...大姑娘?”

  戚安安小時候經常在宮里玩,自從落水后便全身肥胖,什么時候這么纖瘦了?

  “桂嬤嬤。”戚安安假裝泣意,脫下斗笠,露出她面上以前的斑駁傷痕來。

  這張臉,丑的觸目驚心。

  確實是戚安安!

  戚安安眼眸一閃,她精心易容回去的丑臉,用的材料可貴了,普通人看不出問題。

  當初治戚安安這張臉,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眼下不適合用真面目視人,暫時就只能易容了。

  進去大殿,太后顯然等候多時。

  見戚安安沒死,但是依舊是這么一張丑臉,她又氣餒。

  當初要不是戚安安先爬上謝司珩的床,她也不會選她當棋子。

  這么丑一張臉,謝司珩怎么看得上!

  可是后來戚安安傳出難產而死,她再想讓謝司珩娶戚寧寧已經不能了。

  謝司珩恨死了他們戚家,他這么看重戚寧寧都不愿成婚。

  事到如今,戚安安既然回來,死豬肉也是豬肉,只要能令謝司珩不痛快,那就行。

  思及此,太后言語戚戚:“安安,你受苦了。”

  “姑母,安安差點就見不到您了!”

  兩人都裝模作樣,未語先流淚。

  詳細的戚安安都在信里提過,她抹了一把眼淚:“姑母,求您讓我跟乾安王和離吧。”

  “和離?”太后責怪般看她:“你受了這么多苦,僅是和離怎么夠?你應該回去。”

  回乾安王府?

  戚安安差點冷笑,這個親姑母是真不怕自己被謝司珩弄死啊。

  她還想利用自己當棋子呢?

  “可是姑母,謝司珩本就想弄死我,我若回去,還能有命在?”

  太后拍著她的手安慰:“你如今冰雪聰明,只要替姑母回去辦成一件事,姑母就放你和離,如何?”

  辦事?

  “你只要將一封信放入謝司珩的書房,便算大功告成,不會超過三日的。”

  戚安安不用猜也知道,太后要她放的這封信,定然是對謝司珩不利的。

  不是通敵叛國就是貪污受賄。

  太后這人,想除掉謝司珩的野心都寫在眼睛里了。

  戚安安可不是以前的戚安安,她若是替太后辦成這件事,自己肯定也沒有命在。

  “姑母,我不回去,我三年前就差點死在他手下,我要和離。”

  太后見她如此犟,鳳眸里閃過冷光:“安安不要任性,你想想,你娘可還在戚府呢。”

  戚夫人!

  戚安安的娘,是戚府對她唯一好的人,可惜性子軟弱,護不住戚安安。

  太后這個老不死的,拿她娘來威脅?

  雖然這不是戚安安的親媽,可卻是死去的戚安安的親娘。

  見她猶豫了,太后乘勝追擊:“哀家知道你委屈,不過我們戚家的女孩兒,出身就為了家族,將來皇帝站穩了腳,還不都是我們戚家說了算,你說是不是?”

  戚家?

  戚安安可沒這么好糊弄:“姑母,安安不懂什么家國大義,我娘也不懂。”

  “沒關系,幫哀家做成了這件事,你們母女想要什么,哀家都答應你。”

  看來這太后是鐵了心要拿她娘來威脅了。

  戚安安此時沒有別的辦法,只好說:“我考慮考慮。”

  她原本想著進宮來,求太后和離,然后讓戚寧寧嫁入王府。

  但是現在有些猶豫——

  戚寧寧嫁入王府就是得償所愿,而她就成了棄子。

  不論是太后還是謝司珩,都不會給她活路。

  那還不如,順勢而為,攪弄一番風云。

  “三日后,哀家在宮里設宴將你迎回,你不要考慮太久。”

  老不死的,這還叫讓她考慮?

  ***

  戚安安一路出了宮,換了幾道掩護,最后才換回了京墨先生的穿戴,回了宅子。

  卿白迎上來,見她眉宇冷凝,有些擔心:“姑娘,太后為難您了?”

  “要我入乾安王府。”

  入乾安王府?

  那不是送肉上砧板?

  “乾安王會要您的命的!”

  “太冒險了,乾安王見過您,他這個人太危險,您往他跟前湊,這不行。”

  可是戚安安的娘在太后手里。

  沒想到剛出手就遇上截胡的,戚安安難得的覺得有點晦氣。

  正思索間,門童匆匆跑進來:“姑娘,外頭有個乞丐找您。”

  小狼?!

  可戚安安到門口一看,是老阿婆抱著小狼,小狼嘴角掛著血,人已經昏迷不醒!

  “怎么了這是?”戚安安忙將人接過來。

  老阿婆跪倒在地,不住磕頭:“求你救救他,趙三搶、搶錢,小狼不肯給,他就踢了、踢了小狼!”

  從她顛三倒四的描述中不難猜,小狼是為了錢不被搶走得罪了人,被人踢了一腳。

  他本就渾身是病,哪里遭得住這么踢!

  果然,脈象急促,傷了心肺。

  老阿婆本就強弩之末,現在急怒之下,更遭不住了,她倒在地上吐了一口血,昏迷不醒。

  “小白,將人帶進來!”

  做了緊急的治療,戚安安拿出自己特制的醫具,聽了聽小狼的心音。

  嘈雜。

  戚寧寧那是假心疾,小狼這個卻是實打實的。

  他很可能哪天就因為供血不上來,人就沒了。

  古代根本沒有治愈心臟病的最佳手段,那天戚安安說的開胸是唬謝司珩的。

  要開刀,最基本的消毒和血氧監測這里都沒有。

  不過,還有一個很土的方子,說心疾者,每月一碗親生父親的心頭血做藥引,或許能養著。

  小狼的親人,會不會還在世?

  正想著,卿白那又有壞消息:“姑娘,那老婆婆不行了!”

  戚安安到時,她還剩最后一口氣。

  “婆婆,小狼的爹娘,還有沒有可能找到?”

  老婆婆氣若游絲:“小狼、怎么樣?”

  “他有心疾,若是能找到他父親,或許還有救。”

  聽見要找小狼的父親,老婆婆狠狠一顫。

  “他不是西郊撿的,你要錢,只是因為有人威脅你,是不是?”戚安安蹲下抓著她的手:“現在要救他,得找到他爹娘,婆婆,他是誰?”

  老婆婆劇烈地咳嗽起來,她瀕死般緊緊抓住戚安安的手。

  “乾、乾、乾安……”

  話未說完,老婆婆已經斷了氣。

  徒留戚安安一臉慘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