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六十六章 夜探王府
  天雷滾滾,大雨滂沱。

  ‘咣——’

  驚雷乍響,王府內響起女人生產時的痛呼:“啊!!”

  卿酒酒從昏沉中醒來,感覺自己腰腹被一只大手狠狠摁住!

  隨即陰邪低沉的男聲傳入耳:“不要臉的下賤貨,竟然偷懷了孩子在這冷苑中!”

  懷孩子?

  她卿酒酒一個特種兵,醫學博士雙學位,就因為開坦克遇襲翻車了,一睜眼竟然在生孩子??

  那男人還要揚手打她:“賤人!”

  卿酒酒被狠狠扇了一掌,下腹本就疼痛難忍,這一下令她耳暈目眩,直接叫喊出聲:“哪個雜種不要命了?!”

  這個打她的狗男人是誰?!

  伴隨著一道不屬于自己的記憶劈入腦海,卿酒酒猛然發現,她似乎在另一個卿酒酒身體里。

  卿酒酒,大周朝左相的嫡女,年十七。

  因為丑陋的容貌和肥胖的身材,成為燕京城里所有男人最不想娶的女人。

  卻陰差陽錯嫁入乾安王府一年,日日身居冷苑。

  方才對她揮掌的,就是她的夫君,乾安王季時宴。

  此人生的俊美無韜,是卿酒酒從小就愛慕的男人。

  隨意一瞥,怒容交加的男人確實好看,可又暴戾慍怒:“你敢辱罵本王?”

  卿酒酒出手,用技巧擊中季時宴的麻筋,大喝:“滾!要不是你在我這留下種,我又怎么會生?!”

  她生產在即,這狗男人也下得去手,還是個人么?

  “王爺...嗚嗚嗚。”另一道嬌柔的女音插進來,“您還是留下姐姐和孩子吧,不然太后會生氣的。”

  如訴如泣的哭聲,猶如卿酒酒喝過的洞庭湖碧螺春。

  當初卿酒酒聽信庶妹戚寧寧的讒言,給季時宴下情藥。

  生米煮成熟飯時,竟然又被太后抓在床上,威脅成婚。

  季時宴與太后本就水火不容。

  因此剛進門的卿酒酒就被拋到了冷苑。

  其實戚寧寧才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戚寧寧同樣愛慕季時宴,她教唆卿酒酒,不過是想除掉季時宴面前的絆腳石罷了!

  本以為卿酒酒死路一條,可她竟然懷孕十月,眼看今夜就要臨盆!

  “太后?”季時宴冷笑:“本王還怕她一個老不死?”

  隨即他殘忍至極,更用力地擠壓卿酒酒的肚子。

  “啊!!好疼!”卿酒酒力氣根本抵不過一個男人,她張嘴便往季時宴手上一咬!

  貝齒入骨,鮮血橫流!

  季時宴一臉陰鷙,力道不停,將卿酒酒的子.宮用力推擠,胎兒緩緩脫離身體!

  那是一種撕裂般的疼痛。

  卿酒酒差點喘不上氣:“季時宴,你個王八蛋!”

  這樣生下來的孩子,不死也活不長的!

  可是卿酒酒的身體本就虛弱不堪,自己的掙扎根本毫無勝算。

  卿酒酒滿是血絲的瞳孔看向季時宴:“季時宴!這孩子若死了,你這輩子定然斷子絕孫!”

  “是么?”季時宴暴怒至極,冷笑:“那本王謝謝你。”

  他最后一用力,卿酒酒身下的血噴涌而出!

  一個青紫色皺巴巴的孩子落地,是個男孩。

  可他似乎全無聲息,雙眼緊閉。

  卿酒酒想抬手去夠,卻先一步被季時宴‘抓’走。

  “扔去別苑,死了就埋了。”

  侍衛領命,接過孩子走了。

  卿酒酒奄奄一息:“畜生....”

  戚寧寧似乎也嚇著了,她一臉慘白:“王爺.....”

  雖然知道季時宴狠,但沒想到他盡然這么狠。

  不過,卿酒酒今夜定然是活不成了,那個孽種也別想活,往后季時宴會專心對自己一個人好。

  季時宴冷血地看著地上猶如一團死肉的卿酒酒,對下屬陰冷地吩咐:“將她丟去亂葬崗。”

  隨即他反身回了前堂。

  “孩子...”卿酒酒虛弱地抬手,想阻止他殺害胎兒。

  雖然不是她十月懷胎,可方才也算跟她共歷生死。

  季時宴腳步卻絲毫沒有停頓。

  反而是戚寧寧蹲到卿酒酒面前,卸下偽裝露出嫉恨:“你明明長得這么丑,太后卻偏要將你嫁給王爺,將自己玩死了吧?”

  卿酒酒咬唇反擊:“我臉上的傷疤不是你故意為之的么?”

  戚寧寧恍然:“你原來知道啊。”

  她們小的時候,戚寧寧曾設計卿酒酒落了水,趁機又劃破了她臉。

  后來卿酒酒大病一場,毀了容,身體也日漸肥胖。

  “戚寧寧,我的今日,便是你的來日。”卿酒酒猶如瀕死般劇烈地喘氣:“你別高興太早!”

  “我們怎么會一樣?”戚寧寧得意又陰險地笑:“不怕告訴你,你小時候曾經給王爺饅頭救過他,但他一直以為那個人是我,我對他有救命之恩,跟你,怎么會一樣?”

  原來還有這種事!

  卿酒酒陰惻惻地盯著她:“你個小偷,盜賊!”

  ‘啪!’戚寧寧一掌甩過去:“你去死吧。”

  被信任的妹妹背叛,她替死掉的卿酒酒不值:“即便如此,你也嫁不了乾安王。”

  “你死了就可以!”戚寧寧滿臉瘋狂:“太后需要棋子,只要你死了,她就會讓我頂替你的位置!”

  大雨傾盆如注,卿酒酒最終還是抵抗不住疼痛徹底昏死了過去!

  再次睜眼時,卿酒酒對上一個骷髏。

  腐爛的味道鋪天蓋地,還有一條留著口水的大狗。

  ——亂葬崗!

  大雨傾盆如注,不斷地砸在她身上,下身疼痛難忍。

  旁邊的草席卷裹著死人,尸臭就是從那發出的。

  那狗吠起來:“汪,汪汪!”

  “別、別過來!”卿酒酒爬著往后退,滿臉絕望。

  她沒死在季時宴手里,要是死在一只狗嘴里,那就太屈辱了!

  她不能死在這!她死了,那就真遂了季時宴和戚寧寧的意!

  她不可能令他們如意!

  四周堆滿尸骨,她想爬起來,發現雙腿麻痹不已,站立都困難!

  那狗越逼越近,還在不住地狂吠。

  突然,一道快速腳步聲傳來,看清坐在地上的卿酒酒,被嚇了一跳,急忙喊人:“公、公子!”

  緊接著,一道白色長影逆光而來,將她從地上抱起——

  突然,一道快速腳步聲傳來,看清坐在地上的卿酒酒,被嚇了一跳,急忙喊人:“公、公子!”

  緊接著,一道白色長影逆光而來,將她從地上抱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