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七十四章 氣出大病
  從宮宴出來,眾人表情不一。

  太后卿漣漪賞賜了一堆東西,滿意地離開了。

  雖然孩子沒有留在宮中,但是既然季時宴不愿意和離,說明卿酒酒還有用,來日方長。

  百官們面面相覷,紛紛覺得承安王被人下了蠱。

  卿酒酒更是難以置信,季時宴是不是有病?

  宮宴結束,原本稻稻是要被嬤嬤帶回別苑的,但是臨行前,他抱住卿酒酒的脖頸不放。

  季時宴見此,鬼使神差地道:“你們一起回王府。”

  “等等。”卿酒酒跟上了季時宴的馬車,四下無人,她主動攤牌:“你不想要卿秀秀的命了?”

  “你能救阿秀?”季時宴嗤之以鼻:“卿酒酒,雖然本王不知你從哪里聽說了阿秀的事,但本王最討厭受人脅迫,尤其是你們姓卿的。”

  他派去查的人回來稟報,卿酒酒現在住在京都的一家客棧里,她是突然出現在京都的,其余的一概查不到。

  這深深勾起了季時宴的好奇。

  卿酒酒既然兩年都沒有消息,她一定是遇見了什么人救了她。

  不管怎么樣他都會找出破綻。

  至于和離......卿酒酒想要的,他偏偏不會給!

  “你!”

  卿酒酒不禁怒從心起。

  好啊,既然季時宴覺得她是嚇唬他,那她也不介意陪他玩。

  現在時機未成熟,她要貿然帶著稻稻離開,風險也大。

  而且稻稻的身子很是虛弱。

  她悄悄探過他的脈象,除了體虛之外,他的五臟六腑沒有一個是發育完好的。

  定然是生產那日,季時宴個殺千刀的惹的禍。

  季時宴接收到她殺人般的目光,稻稻恰巧咳嗽了幾聲,越發往卿酒酒懷里鉆。

  果然是母子,第一次見就能如今親昵。

  “你不和離也行。”卿酒酒提條件:“稻稻不可能再養在別苑,他要跟在我身邊。”

  季時宴冷哼。

  “還有,我不住冷苑,你若是準備讓我們母子繼續在王府坐冷板凳,那你就等著后悔吧。”

  “后悔?又是拿阿秀的命威脅本王?”

  卿酒酒冷笑:“你可以試試,我不介意陪著你玩兒。”

  稻稻似乎是因為今日吹了風,格外的不舒服,他又咳了幾聲,卿酒酒一摸,發現他在發燒。

  她不禁露出焦急的神色,沖外面一喝:“跑快點!”

  “他怎么了?”季時宴見她神情焦急,禁不住問出聲。

  問完他就后悔了。

  他不是要關心,只是卿酒酒的表情未免太奇怪。

  “你知道他身子弱么?那夜生產是強生,擠著他的五臟六腑,一出生就帶了病,這兩年也沒好好照料,風一吹就能要他的命!”

  卿酒酒不禁惡聲惡氣。

  看著在她懷里昏昏欲睡的小人,季時宴陷入了沉思。

  然而馬車到了半路,又叫人攔住了。

  卿酒酒大怒:“怎么回事?”

  “回、回王妃,是卿家的小廝,似乎找王爺有事。”

  原本王府的下人對卿酒酒嗤之以鼻,但是如今不知怎么了,總覺得王妃身上有股殺伐的氣勢,令人莫名膽顫。

  那卿府的小廝已經在外哭訴:“王、王爺,我家二姑娘突然又昏倒了,請了大夫過來也不行,她在夢里都叫著王爺呢。”

  二姑娘,卿秀秀。

  一聲冷笑,卿酒酒道:“那王爺還不快去?耽誤了二姑娘看病,心疾之癥可是容易死人的。”

  心疾!

  卿酒酒居然還知道卿秀秀得的是心疾!

  季時宴瞇起眼睛:“你究竟是怎么知道阿秀的病?”

  我傻么我告訴你?

  卿酒酒不耐煩:“你走不走?別耽誤我兒子看病,就你心尖肉的命是命么?”

  既然卿酒酒已經知道了,季時宴也不避諱她。

  他沖門外的小廝問:“不是說找近日在大周名聲大雀的活華佗么?有消息沒有?”

  卿酒酒抱著稻稻,眼眸一閃。

  小廝很為難:“傳回來的消息說,活華佗蹤跡難尋,神出鬼沒,近日不知游歷去了哪里。”

  “這些赤腳大夫,憑著有些手藝在身便裝神弄鬼,給本王再去找,不惜重金!”

  “是!”小廝很為難:“可是二姑娘那兒——”

  卿秀秀昏迷中不停地喊季時宴,心疾之癥很容易就死人了,他們可擔待不起。

  沉默一瞬,季時宴目光在卿酒酒母子身上流連一圈,站起身掀簾出去了。

  “本王去看看,你們送她們回府。”

  人走后,卿酒酒放松脊背靠在車壁上,輕吐了一口氣。

  親兒子果然沒有心尖肉重要,同樣是生病,季時宴連大夫都沒想給稻稻請一個。

  稻稻似乎感覺到她的動作,睜開眼睛,竟然奇異般叫了一聲:“娘親。”

  他音色稚嫩,卻滿是依戀。

  卿酒酒一喜:“你會說話?也知道我是誰?”

  “嗯。”他因為發燒奄奄一息,從沒有開過口,會說的話實在不多,重復叫她:“娘親。”

  卿酒酒將他摟緊,莫名心疼:“娘親會治好你,盡快帶你離開王府的。”

  *

  卿府別苑。

  季時宴剛踏進門,卿秀秀便從床上痙攣而起:“王爺!”

  他快步走過去,問大夫:“如何了?”

  “王爺金安!”大夫行了禮,嘆氣道:“二姑娘這病,切記不能受到驚嚇刺激,今日算是緩過來了,但是還是盡快找活華佗來瞧瞧吧。”

  又是活華佗。

  傳聞那活華佗能生死人肉白骨,是個舉世神醫。

  可是季時宴的人派出去多時,到現在也沒有找到他蹤跡。

  可是又確實有人見過他,傳聞他年紀不大,有著男女莫辨的絕世之姿。

  “王爺......您來了。。”

  床上的卿秀秀雙目含淚,朝季時宴望過來。

  她簡直柔弱非常。

  季時宴走過去給她掖了被角:“好好歇著。”

  “王爺,我聽說姐姐回來了?”卿秀秀握住他的手不放:“您今日還與她一同參加了宮宴,是不是?”

  想到卿酒酒,季時宴有些煩悶:“是誰又在你面前嚼舌根?”

  “姐姐到底給您生了個兒子。”卿秀秀不停地哭:“不像阿秀,就連一個陪著王爺的名分都沒有。”

  卿秀秀一貫擅長以退為進,但是今日聽說卿酒酒回來,宮宴上季時宴還沒答應和離。

  她就慌了,想盡辦法要季時宴過來見她一面。

  卿酒酒那個賤人既然沒死,那她就要盡快讓季時宴娶了自己才行!

  季時宴以往習慣哄著她,可今日心情本就煩悶:“別哭了,傷身子。”

  “王爺,是不是如果當年阿秀沒有救您,沒有一見傾心,今日就不會如此痛苦了?”

  “王爺,我聽說姐姐回來了?”卿秀秀握住他的手不放:“您今日還與她一同參加了宮宴,是不是?”

  想到卿酒酒,季時宴有些煩悶:“是誰又在你面前嚼舌根?”

  “姐姐到底給您生了個兒子。”卿秀秀不停地哭:“不像阿秀,就連一個陪著王爺的名分都沒有。”

  卿秀秀一貫擅長以退為進,但是今日聽說卿酒酒回來,宮宴上季時宴還沒答應和離。

  她就慌了,想盡辦法要季時宴過來見她一面。

  卿酒酒那個賤人既然沒死,那她就要盡快讓季時宴娶了自己才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