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七十五章 嚷嚷著說王妃定然是要害她
  三年后,燕京城。

  一處簡單的宅子外,一行百姓排著長隊,手里都拿著號牌。

  他們愁眉苦臉地進,歡天喜地地出來。

  甚至手上連藥都沒開。

  “這京墨先生真神啊,看一眼就知道我的疾癥在哪,扎兩針我就能走了!”

  “我這頭疼之癥,都半輩子了,給施了針,馬上就不疼了!”

  百姓稱贊有加,京墨先生很快成了燕京城的‘活華佗’,一號難求。

  來上門看病的百姓日益增多,門檻被踏破。

  不過這位京墨先生有個古怪的規定,求醫者,不論是否惡疾纏身下不了床,都得親身來求醫。

  不然不看。

  即便出千金叫人來排號,也一診難求。

  宅內,‘京墨先生’卿酒酒看完一道從乾安王府遞來的帖子,微微冷笑。

  她竟然褪去了三年前肥胖的模樣,身姿出落曼妙。

  就連臉上的疤痕也消失無蹤,驚艷絕絕的五官叫人驚嘆,一雙含情眼尤為多情。

  她身著一身白衣坐在那兒,猶如天仙下凡。

  藥童卿白問:“姑娘,乾安王要你給誰看診?”

  “戚寧寧,”卿酒酒說起這個名字,眼中閃過狠戾:“說是得了心疾。”

  這三年間,戚寧寧始終沒嫁進乾安王府,也不知道季時宴打的什么算盤。

  可是又替她出面求醫,百般寵愛。

  救戚寧寧?

  卿酒酒覺得可笑,季時宴不知道她就是京墨先生,若是知道,還敢來求她?

  三年前,卿酒酒被扔至亂葬崗,要不是被人撿到,差一點就死了。

  而那個孩子,聽說最終也在王府中夭折。

  每次想起這些,卿酒酒便恨意難消。

  季時宴這個畜牲,他也配讓自己出手相救?

  他死在自己手中還差不多。

  卿酒酒將帖子遞給卿白:“退回去。”

  “這…”卿白為難道:“姑娘,這畢竟是乾安王,我們不好得罪吧?”

  “規矩就是規矩,要我給戚寧寧看病也行,讓她本人親自過來。”

  卿酒酒半點不怕,她這次回來,除了一個暗中任務之外,就是要來給季時宴找不快活的。

  這對狗男女,不死在自己面前,她恨意難消!

  卿白改變不了卿酒酒的想法,只好去了。

  園子里就剩卿酒酒一個人。

  突然,一處雜草傳來窸窣聲。

  這個宅子是剛買的,年久失修,許多地方還沒來得及布置。

  卿酒酒撥開雜草,眼前赫然露出一個狗洞來!

  她與一雙臟兮兮的眼睛對上,雙方都愣了。

  對方是個約莫三歲大的小乞丐,那狗洞太小,他卡在那出不來。

  卿酒酒不由想起,若是那孩子沒死,也該這般年紀。

  想到這,她對季時宴的怨恨更忍不住,那畢竟是從她肚子里出來的孩子,體會過血脈分離之痛。

  小乞丐有些害怕,想要退回去。

  卿酒酒猜他是想找東西吃,便將他一把拽出來。

  握過他的手腕,卿酒酒一片駭然!

  這孩子的脈象微弱,是個多病之身,從出生就帶著病,活到現在已經是奇跡。

  “小孩,誰叫你來這兒的?”

  小乞丐顯然不會說話,緊盯著桌上的果點看,目露渴望。

  卿酒酒拿了塊點心給他:“吃吧。”

  他渾身上下都臟兮兮的,臉上被泥垢遮住了,只有一雙眼睛露出來。

  不知怎么,卿酒酒總覺得他的眼睛令她有些熟悉,可自己又想不起在哪見過。

  那孩子狼吞虎咽,吃了糕點就要走。

  卿酒酒將剩下的糕點都給他,并且從藥囊里取了一顆藥丸喂給他:“糕點吃完了若還想要,就到這兒來,好嗎?”

  小乞丐似乎第一次遇見不嫌他臟的人,他目光灼灼地看著卿酒酒,突然一轉身鉆進狗洞不見了。

  也不知道聽懂了沒有。

  卿酒酒輕嘆一句,她給他吃的藥能增強體質,希望能幫到他。

  *

  第二日,乾安王命人抬著千兩黃金上門。

  卿酒酒還是原封不動地退了回去。

  第三次,乾安王帶著戚寧寧親自上門,排了一個時辰的隊才進了府。

  季時宴面色鐵青,戚寧寧則面露愁容:“王爺,究竟是什么神醫,這么大的架子,連您的面子都不給!”

  她的嬌弱比三年前更盛,似乎不扶著季時宴就要站不住。

  但同時心里得意,季時宴這次大費周章,親自陪她尋醫,他心底果然是在意自己的。

  “他若是救不了你的心疾,本王定然將他大卸八塊!”

  兩次吃了閉門羹,季時宴對這京墨先生嗤之以鼻。

  他心道這人肯定是個胡子臭長的老匹夫,有點本事就拿喬,而且長得很丑。

  到他們了,卿白將人迎進門。

  門簾掀起,一道白衣的女子在桌案旁寫藥方。

  有人進來,她頭也不抬,似乎半點不想見人。

  但她身姿曼妙,長發挽了個簪,不施粉黛卻招眼得很。

  戚寧寧攥緊手中繡帕,想去看季時宴的反應。

  不過季時宴在看墻上的字畫,根本沒看人。

  “先生人呢?”戚寧寧故意道:“若是不想給我看病,那我回去便是了,也好過總是讓王爺沒面子。”

  “坐過來。”

  卿酒酒突然開口,右手執筆未停,左手是診脈的姿勢。

  “你是京墨先生?!”

  京墨先生不是男的?!

  而且這么年輕?

  就連聲音…都叫戚寧寧有些熟悉!

  季時宴聽見聲音,也終于看過來,這一看他莫名一僵。

  明明面前是個極為陌生的女人,可為何,看到那雙眼睛,會令他有一股熟悉感?

  熟悉,怎么可能?

  他從未見過這個女人!

  燕京城里的貴女他見過不少,可長的這幅姿色,卻是根本九牛一毛。

  “愣著干什么?”卿酒酒終于放下筆,她斂了眼中的恨意,笑意吟吟:“誰要看病?”

  戚寧寧本能地感到一陣威脅:“她是京墨先生?京墨先生不是男的么?”

  卿白立在門口:“她確是我家先生。”

  卿酒酒單手撐著下巴,挑眉:“信不過女人?小白你給她看吧。正好我乏了。”

  她還嫌惡心要給戚寧寧把脈呢。

  “不、不是這個意思。”戚寧寧做戲一把好手,立馬就要哭,看向季時宴:“王爺,他們好兇,要不我們還是回去吧。”

  她似乎不愿意看病。

  卿酒酒閃過一絲精明。

  季時宴不知怎么,看見戚寧寧的眼淚,一陣煩悶:“坐下吧。”

  季時宴居然不幫著自己,戚寧寧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

  卿酒酒給她腕上放了條帕子,才開始診脈:“不好意思,我有潔癖。”

  診完脈,卿酒酒倒是皺起了眉頭。

  季時宴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因為那該死的熟悉感。

  見她皺眉,急問:“阿寧怎么樣?”

  “不好,”卿酒酒搖了搖頭:“很不好,心疾之癥,如今是輕微,往后會越發嚴重。”

  難怪她剛剛不想讓自己給她看病。

  其實,戚寧寧唇色紅潤,哪有什么心疾之癥,她不過是自己服了藥,營造出了心疾的‘假癥’而已。

  卿酒酒這種現代醫學的馬達機都不用看脈,看面相就知道了。

  不過她沒想拆穿。

  戚寧寧要演,那就不要怪她在這加點‘料’,把假病變成真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