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八十八掌 把你的袖子擼起來看看
  卿酒酒兩鬢有冷汗簌簌落下。

  季時宴是裝的!

  他假意被制住,出其不意折了她的手!

  “季時宴!”卿酒酒咬著牙,半跪倒地,右手已經完全不能動。

  沈默提著刀,及時剎住了腳。

  這一下也不知道是該松一口氣,還是提一口氣。

  對比方才王妃瘋了一樣地要側王妃的命,現在劍拔弩張的氣氛沒有了,可是看起來卻更加緊張了。

  ——而這時候,誰也沒有注意卿秀秀的動作,或者說是無暇顧及。

  也就是在這時,她猛然拿起方才卿酒酒的那根馬鞭,朝她揮了過來!

  沈默要擋已經來不及。

  憑借卿秀秀此時的恨意,揮出馬鞭的力道極其大,落在身上,非皮開肉綻不可!

  “王爺!”

  卿酒酒能預感到危險,但她實在太痛了,手骨生生被人折斷的痛,讓她沒有力氣再去擋。

  而在所有人都覺得,卿酒酒必然逃不過的時候,那鞭子卻落在了季時宴的手里!

  季時宴徒手憑空接了馬鞭,手心生生被抽出了一條血痕——

  “王爺!”卿秀秀大驚失色,扔了馬鞭就要撲過來,凄厲的哭叫著,仿若她才是斷手的那一個:“王爺嗚嗚嗚嗚,妾不是故意的,妾就是被嚇壞了,卿酒酒她想要妾命,她想要害死我們的孩兒!”

  雖然卿酒酒這個賤人被王爺擰斷了手,可她剛剛是真的想殺了自己!

  她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殺了自己!

  她雖然一身是水,但是方才也只是嗆了一口水,別的沒有什么大礙。

  但是哭的如此肝腸寸斷,倒是比斷了手的卿酒酒還要可憐。

  季時宴去看卿酒酒,發現對方一臉慘白地垂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清官難斷家務事,何況還是王府的后宅事。

  “王爺,求你重罰姐姐!”卿秀秀噗通跪地:“她今日要殺妾,明日就更要殺我們的孩子,若是孩子出了什么事,那妾也不活了啊王爺!”

  從方才就可以看出,季時宴的心還是偏向自己這一邊的。

  就算這次不讓卿酒酒死,也要讓她脫一層皮!

  她那個命短的兒子,即使藥是自己下的又怎樣?

  她又沒有證據!

  沒有證據的事情,季時宴都不會幫她!

  “王爺!”此時管家匆匆跑來,手上居然還抱著醒來的云瑯。

  看見翠玉軒這一院子的狼狽,他愣了愣。

  而懷里的云瑯正如往常一樣,掙鬧不止。

  大眼睛不斷地找著人,跟季時宴很像的臉小小地皺著,嘴里念著爹爹。

  “王爺,小世子醒了。我們哄不好。”

  季時宴看見云瑯,眼里的沉色未改,將云瑯抱過來。

  云瑯立刻止了哭鬧,可是他如今不舒服,手直往背上抓。

  翻開一看,那背上確實長了許多毒瘡,有的流血,有的流膿,面目全非。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卿秀秀不斷搖著他的袍擺:“不是妾,妾是無辜的,都是姐姐栽贓陷害!這段日子都是她在照顧世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定然也只有姐姐清楚!”

  卿酒酒此時竟然咬著牙,只聽一聲明顯的‘咔嚓’聲,她忍著劇痛將自己的手接上了!

  普通人就算是讓大夫給接骨,也要痛的死去活來,忍不住哀嚎。

  可她竟然自己接上了,還一聲未哼。

  可見卿酒酒內心的堅韌絕非常人!

  就連謝雨看著她的動作,都倒吸了一口氣。

  “娘親——”此時云瑯看見她,竟然沖她抬起了小手,要抱抱。

  這些日子的陪伴終究不是假的,云瑯已經能認得卿酒酒。

  “云瑯,你告訴娘親,這幾日你見過這里的人沒有?”

  問世子?

  世子不是終日昏睡么?他怎么會知道有沒有人去看過他?

  卿秀秀呵呵冷笑:“姐姐你莫不是瘋了不成,別說世子日日人事不知,就算他知,可童言童語說的話,自然是偏幫姐姐你的,還能作數不成?”

  她其實是有一些慌的,那日自己去的時候,翻弄云瑯,他是有醒過一瞬的。

  不過那又怎樣?

  只要自己咬死沒有,而且懷著身孕,季時宴也不會那她怎么樣的。

  云瑯迷糊著雙眼,見卿酒酒不抱他,就塞了一根手指進嘴里啃,目光卻看向卿秀秀。

  卿酒酒捂著自己的手,冷聲:“我最清楚云瑯,他若是睡著你去吵鬧他不會醒,但若是你搬弄他的身體,他必然會醒。”

  這是她這些日子積攢的經驗,每每將云瑯抱去泡藥浴的時候,他都會醒,其余的時間卻不會。

  所以卿酒酒清楚,要將毒粉下在云瑯的背上,他定然是被攪醒了的。

  而且他醒來,沒有看見季時宴或者她,都會哭鬧一番。

  有時候發起脾氣來,下人是哄不住的。

  卿秀秀面露蒼白,卻死咬著牙:“我去看過世子又怎么樣?作為繼母,我看他不是應該的嗎?”

  這話剛說完,她卿酒酒一只腳踩上了肩膀。

  卿酒酒道:“我還沒死呢,繼母?”

  “王爺!姐姐她還想殺了我!”

  季時宴的眉頭從方才起就沒松過,而且沒人發現他呼吸越發急促起來。

  “謝雨,將王妃拉開!”

  沈默是真怕卿酒酒瘋起來真要了卿秀秀的命,趕緊上前分開她們。

  “爹爹,痛痛。”

  云瑯突然抬起小胳膊,一條小胳膊白白嫩嫩的,但是仔細看,上頭居然有一塊很淡淤青。

  季時宴將他的小手握住:“誰干的?!”

  卿秀秀目光一閃。

  云瑯指著卿秀秀:“壞壞,她壞壞。”

  “是側王妃擰了你的手?”管家好奇問道:“世子爺,側王妃怎么擰你的?”

  云瑯學著手勢,雙指掐住自己皮肉。

  確實是個擰人的姿勢。

  季時宴目光一涼。

  卿秀秀眼中不甘,聲聲哭泣:“王爺,妾沒有!誰知道這是不是姐姐教小世子說的!”

  “不是!”云瑯奶聲奶氣地生氣:“我咬你了。”

  咬字出口,卿秀秀一臉煞白,直接癱坐在地。

  卿酒酒神情冰冷:“把你的袖子擼起來看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