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一百五十章 父子
  卿酒酒安靜地吃她那碗羊肉泡饃。

  徐白小心地打量了幾眼,發現她似乎在走神,也不敢出聲打擾。

  只是心底有些七上八下地盤算著。

  季時宴究竟死了沒有。

  卿酒酒親自下的手,她向來不手軟。

  而且方才小二說的不假,這一日間,邊城到處布滿了季家軍的人。

  關口的防守很緊。

  出入都要被盤問許久,沒有通關的檄文,更是會被直接扣押清查。

  “姑...大當家的,我們接下來去哪?”

  卿酒酒眼眸一動:“看情況先,人要是死了,瞞不住的。”

  她很冷靜,其實到任何危機的關頭,卿酒酒都挺冷靜的。

  當年她被困在海棠苑中,那把火燒起來的時候,她都沒有慌過。

  她總覺得這件事中,充斥了一種莫名的怪異。

  可是是她親自動的手,季時宴胸口.爆出的血,染紅了他身邊親衛的臉,也是自己親眼所見。

  ——可他倒下時,朝自己這個方向投來的眼神,卿酒酒沒有看見任何面對死亡的驚慌。

  又在邊城留了兩日。

  兩日后,季家軍宣布了死訊。

  說是季時宴心口重創,藥石無醫。

  大周三軍失了統帥,一瞬間各國虎視眈眈。

  趁這個機會——只要拿下大周三軍,吞并掉大周的邊城十座,豈不就是躺贏?

  所以一時間,幾乎比鄰大周的國家,都紛紛派兵前往大周。

  比的就是一個誰的手快。

  于此同時,季家軍宣布,季時宴的遺愿中,他不想自己的尸身返回燕京,而是就地埋在邊城。

  墓地坐北朝南,就選在荷花坳的山坡上,挑個黃道吉日,由他的親衛沈默親自扶棺。

  ......這件事就更詭異了。

  堂堂一國的攝政王,權勢滔天。

  就算正妻已亡,嫡子已死,可是燕京城中,始終還有一位側妃和庶子。

  雖然多年沒有側妃和庶子的消息,可是扶棺,怎么輪不到一個親衛來吧?

  他是真死了?

  放出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是為了讓大家生疑,從而不敢真正發兵大周?

  還是說這位承安王根本就沒有遇襲,一切都是他的計策而已?

  只待哪位忍不住好奇將頭伸到大周地界,鋤刀就會一落而下?

  因著這個消息,眾國派出的將帥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而是紛紛派遣了兵力,去荷花坳一探究竟。

  是或者不是,就看能不能挖出季時宴的尸首不就行了?

  要是他真死了,棺材里總不會沒有裝著人。

  荷花坳坐北朝南的山坡上,一時間無比熱鬧。

  而季時宴的喪禮,也無比的樸素。

  卿酒酒從八倍鏡中收回眼神,嘖了一聲:“真有棺材。”

  他們一路摸回荷花坳,也是沖著季時宴的尸體去的。

  當然話也不是這么說,而是他們本來就需要得到季時宴的尸體——

  不然怎么去領那百萬金?

  “一個尸體,競爭這么大,殺手這個行業也太卷了。”卿酒酒嘆了口氣。

  徐白拍了拍她的肩:“放心吧,都安排好了,絕對沒人能靠近荷花坳山頭二里內。”

  別忘了卿酒酒是用毒高手。

  她想讓誰起不來——只在季時宴身上失敗過。

  那周圍都埋伏了他們的人,還有早早就布置好的毒圈,凡是靠近的生物,都得睡上十二個時辰。

  “嗯,搶尸體也輸的話,”卿酒酒用拇指刮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我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徐白勝券在握,轉身就要出發。

  “等等,”卿酒酒扔了個東西給他,表情上看不出有什么,目光回避了一瞬:“好歹當初他是真心救云瑯的,要真挖出尸體是他的話,給他把這些紙錢燒了,到了陰間別挨窮。”

  徐白:“.............”

  徐白:“好的。”

  正午將至。

  荷花坳四周的草叢里,隨便踩一下都能撈到一些被毒昏的人。

  徐白帶著手下提前服用過解藥,一路根本遇不到對手。

  一行人順利上了山,隔了很遠就看見一隊抬著靈柩的人馬在半山腰。

  ——但是有點不對。

  這隊人馬一動不動,停在原地。

  隔的有點遠,看不太清這些人的神情。

  只是除了白帆被風吹動,確實不見半點動靜。

  下屬戰戰兢兢地道:“難不成是迷藥下太多,把送殯的人也迷暈了?”

  “......”徐白的表情難得的一片空白。

  “走,上前看看,注意防備。”

  但是剛走了兩步,離得近看清了前邊靈柩隊的場景,徐白整個人僵在原處。

  那送殯的人馬果然被這一山彌漫的迷藥給迷倒了——無論是馬還是人。

  只剩中間那個巨大的靈柩還矗立在一旁,而它旁邊,站著一個藍白色的小身影。

  ——云瑯?!

  “小、小公子不是在藥王谷嗎?”下屬也嚇愣了:“怎么會在這?”

  聽見聲音,云瑯緩緩回過頭來。

  四年過去,他的身量拔高了太多,儼然有了一股玉樹臨風的姿態。

  那張酷似季時宴的臉,如今也長開了許多,除了眉眼,其余都與季時宴像了個全。

  徐白收起劍,幾步上前要將云瑯帶離:“你自己來的?太危險了,你怎么會來?!”

  雖然云瑯的噬心蠱好了之后,整個就猶如天才般,不論是習武還是研習醫理,都在小小年紀就取得了藥王谷中的認可。

  可是此次他們出來辦事,事關季時宴,云瑯還敢單獨跑來,這也太讓人驚訝了。

  “他畢竟是我生身父親,”云瑯望了靈柩一眼:“聽聞他的死訊,我來送他一程。”

  徐白:“......”

  沒等他回答,云瑯運功,內力一泄而出,將那靈柩的棺蓋一把擊飛!

  然而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是,那棺蓋打開,里面一道黑影瞬間飛出,直取云瑯的脖頸!

  千鈞一發間,徐白要動手已經來不及了。

  他腦中只飛過一個想法——果然是個騙局!

  “小公子,快閃開!”

  然而那道黑影帶著罡風,動作極快,根本讓人反應不及。

  只是在要掐住云瑯脖頸的那一刻,季時宴的臉顯出來,瞳孔驟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