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瘸腿男人
  卿酒酒已經醒了兩日。

  大概摸清了現在所處的環境。

  她在一個山寨里,剛剛說話的那個土匪頭子叫彭楊,是這個山寨的話事人。

  這個彭楊是個混不吝,燒殺搶劫,背地里還做一些見不得人的生意。

  只要掙錢,什么都賣。

  類似于現代的黑/幫,地下頭子。

  這個山寨處于琴江整條江的大拐彎處,她那日就是這么被湍急的水甩上了岸。

  是生路,也是死路。

  這個山寨地處的位置很絕,是天然的防守地段,而且入口很隱蔽,一般人很難會發現。

  一旦要是有人進攻,也需要爬上一段很高的坡,而只要從坡頂派一隊人防守,除非來的是一個軍隊,否則根本就攻不上來。

  所以就算云瑯逃出去,找到藥王谷,又能找到這個地方,也未必救的出來卿酒酒。

  想到這卿酒酒還是有一陣擔心,不知道云瑯怎么樣了。

  她兒子就算再聰明也只有七歲,要讓他在那樣湍急的水流中謀一條生路,還是太為難他了。

  可她一個當娘親的,也就只能幫到那個地步。

  那個時候要是不果斷將云瑯送上浮木,那等著她們母子的就會更加驚險。

  與其兩個人等死,不如讓云瑯去找一條活路。

  落在土匪手里是種什么樣的處境,卿酒酒明白的很。

  可是她的雙腿被水中的重物砸到數次,骨折了。

  兩天前醒來的時候她就試著動過,根本動不了,就她現在這樣子,別說是跑,就連站立都成問題。

  所以她只能裝著昏睡的樣子,不敢讓彭楊發現不對。

  否則.....非得被他抓去生兒子不可。

  清白于她倒不是最重要的事,可若是真被這種人得了手,困在土匪寨子里,那后半生基本就毀了。

  而且別說生孩子了,她現在就不可能懷孩子。

  因為生丸丸的時候九死一生,她就對自己的身體動了些手腳。

  根本不可能會再有孩子。

  這樣是被那個彭楊知道了,不用說,她只會更慘。

  自古落到土匪手里的女人,就只有一個下場...瀉.欲。

  當壓寨夫人什么的那都是經過美化的傳聞,但凡清醒一些就該知道,燒殺搶奪能做出來的男人,不可能有什么真心。

  所以想想就行。

  這也是卿酒酒一直不敢‘醒來’的原因。

  但她也知道,若是再裝下去她自己也受不了。

  人醒了之后身體各項機能就開始運轉,她必須要吃東西,也要解決生理需求。

  但是現在腿根本不能動,醒過來就會變成那個彭楊手中拿捏的玩偶。

  到時候就真的是要芭比Q了。

  心思飛速運轉著,但是此時,肚子非常不合時宜地叫喚了一聲。

  卿酒酒認命地看向這個屋子唯一的一張桌子,上邊凌亂地擺滿了東西。

  什么都有。

  獸皮,沒吃完的骨頭,野果子,還有各種垃圾。

  這間屋子,到處都充斥著一個男人狂野的生活痕跡。

  粗狂,不修邊幅。

  她的目光定在一個還沒吃過的野果子上,數日沒有進食,她必須趁這個空擋,補充一下體力。

  也不知道彭楊那兒出了什么狀況,會去多久。

  彭楊那兒確實有事。

  山寨里的江湖郎中都是他隨便去山下的村鎮上搶回來的,赤腳郎中,醫術有限。

  這個撿回來的好看的婆娘到現在都沒有醒,他就歸罪于這些郎中醫術不行上。

  否則只是頭上磕了幾下,身上磕了幾下,腳上傷的比較嚴重,怎么就會醒不來了?

  他也不是初出毛犢,已經隱約覺得有些問題。

  所以這兩日就讓兄弟去了山下,搜尋一些會醫術的高人過來。

  方才那手下來,是說有人在山門下自薦,說自己醫術過人,可以一看。

  彭楊在一張獅皮椅上坐下來,單手撐著膝蓋,狐疑道:“他自己要來?不是弟兄們找到的?”

  “呃,”手下趕緊上前解釋:“這不是那娘們兒遲遲不醒,弟兄們知道老大您上心,看著也著急,所以這兩日,在山下找大夫的聲勢就浩大了些,這兩日確實有些愛財的,過來跟兄弟們打招呼。”

  他們的飛獅寨,在邊城可不是一點名聲都沒有。

  這么多年都沒事,那當然也跟彭楊與當地郡守有些關系有關。

  他雖然惡事做過不少,但是有一點,就是大方。

  若是有求與人時,給錢倒也爽快。

  山下這些要來應邀的,定然是沖著錢來的。

  彭楊不屑:“別醫術沒有幾把刷子,有些別的目的而來,治不好人,若是想從老.子手里拿錢,我讓他沒命回去。”

  “是是是!弟兄們也是這么說的,但是想想,誰敢騙我們飛獅寨啊?怕是不要命才敢身無長技沖著錢來的吧?”

  這么說也是。

  敢往這兒來的,必須愛錢還不怕死,這種人往往身上是有兩把刷子的。

  張口就坑,應當沒有這個膽子。

  “叫進來,老.子見見。”

  “得嘞!”

  不多時,一個身穿褐色長衫,一瘸一拐的高大男人就出現在門口。

  此人身量實在太過高大,穿著也不大講究,面上更是胡子拉碴。

  “你是大夫?!”彭楊坐不住從位置上站起來,叉著腰不滿地質疑:“你真不是個難民?”

  這身打扮,這個面容,說是個乞丐都有人信。

  他轉身就要將下屬揍一頓。

  “我是。”

  只聽沉沉的兩個字,分明是從那渾身狼狽的人口中說出,卻叫人覺得不容忽視。

  彭楊的動作一頓,再次打量過去。

  他覺出一絲不對勁。

  可那男人垂著頭,似乎連方才那兩個字都不是他發出的。

  “你把頭抬起來。”

  話落,高大的男人緩緩抬起頭,一雙瑞鳳眼周有些傷疤,卻也擋不住那不凡的眸色。

  彭楊走近,越發覺得這人身上的氣質不對。

  “你習武?”他壓著男人的肩,狠狠一捏,一點都不松軟,而是附著了肌肉的強勁。

  彭楊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過。

  正要不動聲色地抬手,蓄力掐住那男人的脖頸,此時門口卻又有人急匆匆跑進來。

  “老大!貨回來了!”

  隨即一道有些熟悉的聲音入耳:“彭哥!您要的貨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