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沐浴
  “宋冥。”

  卿酒酒脫口道:“他小時候生出來不好養活,姨夫姨母帶去算了命,算命的先生說,他陽氣極重,需要以陰克制,因此取了‘冥’這個字。”

  她連頓都沒打,顯得非常熟練,顯然已經跟人解釋過許多次,已經習慣了。

  彭楊心底疑慮倒是徹底打消了。

  他嘿嘿一笑,擺擺手:“原來是這樣,那就都是誤會了不是,我原本以為他瘸著腿也要來救你,你們是一對苦命鴛鴦呢。”

  “大哥,你不要打趣我了。”卿酒酒壓低了聲音跟彭楊說話:“我這個表哥,哪里都挺好的,但是你不覺得有些問題嗎?”

  她說著,愁苦地看了季時宴一眼。

  看的季時宴有些不明不白。

  彭楊哪里會不明白,沖她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卿酒酒點點頭:“生下來就不太靈光。”

  難怪。

  這小子三番兩次不知道輕重,看著很兇,蟒得很,他就說看著腦子不太好。

  還真是腦子不好。

  “所以大哥,他若是得罪你,你擔待一下,他一向見不得別人碰我。”

  “那可不行,你又不喜歡他,早晚是要嫁人的。”彭楊攬住她不放手:“他一個傻子,可不能覬覦你,還說你是他妻子,你父母怎么想的。”

  卿酒酒要是沒有猜錯,彭楊的下一步就是要洗腦她父母對她不好了。

  果然:“還要你跟他結親,你嫁給一個傻子能幸福嗎?雖然你是女兒身,可是你甘愿跟一個傻子過一輩子?”

  “可是——”卿酒酒聽著,又要哭。

  “跟著他,他連護你周全都做不到,你瞧瞧,他連自己都管不好,要我說,你這樣的美人,就應該被人好好呵護,若是我,可舍不得叫你這樣奔波。”

  卿酒酒感激地看向他:“謝謝你,大哥,你真是個好人。”

  她一句,又逗笑了旁邊幾個圍觀的手下。

  張三打趣道:“唷,還好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可沒人夸過我們大哥是好人,你怎么跟罵人似的。”

  “哈哈哈哈哈。”

  在土匪窩里,說土匪頭子是好人,可不就是罵人么?

  卿酒酒臊紅了一張臉:“可是你們救了我,本就是好人。”

  說的她自己都忍不住惡心。

  下一刻她的手被彭楊握住,那粗糲的大掌磨搓著卿酒酒的嫩手,目光貪婪地望過來:“小美人,哥哥不止想當你心中的好人,還想跟你洞房花燭呢。”

  “我!”卿酒酒一下就慌了:“雖然大哥你英姿偉岸,可是我怎么能、不是,我父母都還不知道我在這里。”

  “那有什么關系?等咱們拜堂成親,生米煮成熟飯,哥自然陪你回門,拎著大禮去拜訪你父母。”

  卿酒酒還要拒絕,彭楊的臉卻冷下來:“我將你救回來多日,你以為我真是樂善好施的好人不成?你就待在這兒,等我將成親的東西準備好,明日就拜堂!”

  “可我——”

  彭楊放開她,站起來走向季時宴,獰笑著道:“你這表哥可是唯一的娘家人,又是你的愛慕者,他要喝敬酒茶的。”

  話里滿滿的威脅。

  大有卿酒酒不答應就要將季時宴剁了喂狗的架勢。

  其實季時宴死沒死對卿酒酒不重要,但是他現在還有用。

  她思索了一番,淚眼朦朧地點頭:“你不要、不要傷害我表哥,他可以幫我治、治腿。”

  美人兒服軟的時候,那是分外惹人憐愛的。

  彭楊剛硬起來的心又軟了,只要她答應跟自己拜堂洞房,那有什么不能答應的?

  “只要他不亂動,每日我就叫人帶他過來給你見見,但是若是耍花招,那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卿酒酒忙不迭點頭,看向季時宴:“還不答應大哥?”

  季時宴依舊很兇的目光看著他們,只知道卿酒酒哭的很傷心,其余的都不想管。

  但是卿酒酒發話了,他勉為其難地點了一下頭。

  彭楊還有事,安撫完了她就要走。

  剛走兩步又被人叫住:“大哥!”

  “又怎么了美人?”

  卿酒酒指指自己身上邋邋遢遢的,表情為難:“我能不能洗個澡?”

  這話問出來,可叫四下全都眼睛一亮。

  美人沐浴....這要是看上一眼,不是要快活死?

  這些男人的心思卿酒酒怎么會不懂,但是躺了七八天,她是真的覺得自己要臭了。

  身上的衣服皺皺巴巴,頭發更是被這間屋子熏得臭烘烘。

  她受不了了。

  彭楊去而復返,那面孔都被色氣覆蓋了:“你要沐浴?”

  又直起腰,沖著趙虎吼道:“聽見沒有?還不讓人去燒熱水?”

  “啊?啊!”趙虎一拍腦袋,馬上跑著去:“廚房的,趕緊燒一桶熱水過來!”

  “來,美人,大哥親自抱你去沐浴,大哥給你沐浴。”

  說著,彭楊就要動手抱起卿酒酒。

  “不、”卿酒酒羞恥萬分:“有沒有婆子女眷可以幫幫我,我、我不用你。”

  她這幅含羞帶怯的模樣,哪個男人看了不血脈噴張?

  彭楊根本忍不住:“婆子怎么能伺候好你,還是我親自來。”

  “我不、我不洗了。”卿酒酒又開始哭:“我娘親說了,姑娘家貞操最重要,沒有成婚,是不能與男人袒胸露體的,我不洗了!”

  沒想到這么一個大美人,竟然是個保守的類型。

  彭楊樂了:“這么說起來,你還未曾與男人坦誠相見過?你那表哥......”

  像是聽見了什么天大的傻話,卿酒酒越哭越兇:“自然是沒有!我又不喜歡表哥。”

  “沒有好!沒有好啊!”彭楊哈哈一笑:“那成了婚,我能碰你嗎?”

  他已經迫不及待了,沒想到這個小娘們,竟然還是個雛,那吃起來的滋味,定然讓人銷魂不已。

  恰逢此時小弟來報,說宋旬找彭楊有事。

  彭楊放開了卿酒酒,寶貝似的放她在榻上坐好:“洗洗洗,我找兩個婆子伺候你洗,你乖乖待著,等會她們就進來伺候。”

  卿酒酒這才止了哭。

  離開前,彭楊又拍著幾個小弟的腦袋,尤其是趙虎的:“姑娘要什么就給她什么,好好伺候著,偷看的話,老子就將你們的眼睛挖了,聽見沒有?!”

  “聽見了大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