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一百八十三章 銀票上的藥王谷
  張三立刻便跳出來:“啊?老大,您剛剛不是信了他么?”

  “不做做樣子,他又怎么會信我是真的信他?”

  彭楊臉上一片狠厲:“老子出來走江湖的時候,他才多大一個,跟我斗,哼!”

  “老大英明,老大神武!”張三恨不得將馬屁拍的飛起:“我說呢,您剛剛怎么會直接問昨夜的事,但是我也沒有看出破綻啊,老大你是怎么發現的?”

  “你這個豬腦子能看出來什么?”彭楊不屑:“我認識宋旬多少年,他這個人,別看好說話,其實清高的不得了。”

  這點張三也很認同,但他不認為那是清高。

  “這是自命清高,他天天端著那副樣,明明都是走江湖的,還整天捯飭的自己跟個孔雀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要去賣呢。”

  這話說的實在難聽。

  但是張三一直這么覺得,宋旬這個人,看似很好摸透,實則端的一副笑面虎的模樣,比誰都難懂。

  “而且他這次來,貨雖然是交上了,可我總覺得莫名奇妙有股怪異。”

  彭楊坐不住了,干脆蹲在了那一階臺階上,望著門外像是要下雪的天:“言行舉止雖然都跟往常無異,可是就是讓我覺得怪異。”

  張三也跟著蹲下來:“可是他確實是宋旬啊,難不成自從上次上陽出了事,他人就變了?”

  “能讓一個人徹底變化,除了身上背血仇....要么就是——”彭楊分析著。

  張三非常好奇:“是什么?”

  “要么就是這個人不是原來那個人。”

  彭楊其實也說不準,因為無論從哪一處看,宋旬的言行舉止都與從前無異。

  他一上來就喊彭哥,也是原來的稱呼。

  不過人的感受千變萬化,他想多了也說不定。

  “不管他這個人有沒有問題,他方才的行為一定是有問題的,”彭楊抹了把鼻子:“他若是見財起意,為了十萬金將老子賣了,那老子是不會顧念往日兄弟情分的。”

  這狠話放在這兒,張三知道,若是宋旬那兒出了差錯,他家老大殺人是絕對不會眨眼的。

  他又竊喜又害怕,喜的是若是宋旬死了也好,就不用看見他那副端著的模樣。

  害怕的是,要真出了什么事,寨子里頭牽一發動全身,豈不都有危險?

  *

  下山口。

  宋旬看著兄弟們裝了車上了馬,他們一行本來也就十來個人。

  “少莊主,您真不跟我們走?”一個下屬憂心忡忡地:“您一個人留在這兒,我總怕出什么事。”

  他這話剛說完,旁邊盯著他們的飛獅寨兄弟就怒氣沖沖地看過來。

  “能出什么事?”宋旬安撫般一笑:“我跟彭哥這么熟了,喝了他的喜酒就回去,你們先走著。”

  雖然說的是留下來喝喜酒,但是任誰也知道,宋旬此番留下,就跟做人質似的。

  誰不知道那彭楊曾經是個逃兵,上戰場打過仗的,聽說一路混到今天,靠的就是沙發果決的魄力。

  寨子里那個要被逼來成親的女人,他們上山的時候也見過檄文,是個懸賞人物。

  反正中間有著千絲萬縷的復雜關系,絕不是個普通女人。

  “可是少莊主——”

  “阿才,”宋旬打斷他,拍了一下他的馬屁,又在他的馬鞍上拍了一下:“廢話這么多,兄弟做事什么時候這么磨磨唧唧了?”

  阿才面色怪異地僵了一下,隨即才點頭,帶著人策馬而去。

  “少莊主,盡快回來跟我們匯合!”

  這一句宋旬沒有應,他就站在山關口,看著那一隊馬匹遠去。

  背對著寨子,誰也看不清他的神色。

  直到飛獅寨被拋在后頭,阿才漸漸地跑慢了一些。

  同伴好奇:“怎么了阿才哥?好端端停下來做什么?”

  阿才張開掌心,大冬天里勒馬繩,手都勒白了,而掌心里,卻躺著一張銀票。

  同伴不由地更好奇了:“這是什么?銀票?還是大周的銀票。”

  阿才冷凝了眉眼:“少莊主剛才趁人不備塞進我手里的。”

  他將銀票打開,發現皺巴巴的銀票上頭歪歪扭扭寫了三個字:藥王谷。

  “藥王谷?!”同伴驚呼,完了又趕緊捂住自己嘴,四下張望怕自己引起別人的注意。

  半晌壓低了聲音:“什么意思才哥?平日里就你最懂少莊主了,方才有飛獅寨的人在,少莊主肯定不方便說話。”

  “應當是要我們去藥王谷。”阿才收起銀票:“跟寨子里那個女人有關吧,昨夜少莊主很晚才回房,倒是跟我提了一句藥王谷,問我認不認識藥王谷的人。”

  藥王谷雖然在朝歌,但是離如今的大周邊城并不是很近。

  快馬過去也要好幾天的時間。

  “那女人真是藥王谷的人?少莊主為什么淌這趟渾水啊?要是置身事外,不就沒有我們的事了嗎?”

  上次宋旬歷經一番生死,只有阿才知道內幕:“少莊主上次得蒙藥王谷的人相救過,估計是要報恩吧。”

  這樣倒是可以理解了。

  同伴們點頭:“那我們現在就去藥王谷?”

  “其實未必需要前去,”阿才沉思了半晌:“我聽聞藥王谷的人遍布五洲,也不會刻意隱瞞行蹤,沒準我們身邊就有。”

  “可是誰也不知道藥王谷的暗號啊。”

  這倒是的。

  不過他們走鏢局的,這么多年的江湖也不是白走。

  阿才當下就有了主意:“我們分散,去找當地乞丐和流浪漢扎堆的地方。”

  若說消息傳遞和流通,一座城里,往往最不顯眼的人群其實知道的越多。

  這些乞丐和流浪漢,整天輾轉,走街串巷的消息定然靈通。

  而且又好收買,一個饅頭雞腿可能就解決問題。

  同伴覺得有理,立刻就分散開來,各自行動。

  然而誰也沒注意,他們身后出現另一波騎著馬審視他們的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