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小說網 > 瘋批攝政王在我墳前白了頭 > 第一百九十章 蟄伏
  徐白也是沒有想到季時宴那件事。

  謝時的消息匆匆忙忙,只來得及說個大概。

  就是說季時宴被副將背叛,那副將似乎暗地接了大周皇帝的命令,只要殺了季時宴,未來的三軍統帥就非他莫屬。

  內訌這種事,無論哪里都有發生。

  只是沒想到季時宴這種人也會被人背叛,還是他自己一手帶起來的小皇帝。

  藍夢雖然不是一先就認識卿酒酒的,但是她也聽說過承安王那些事。

  因此雖然沒有見過,對季時宴卻也是多有不屑。

  “一個男人,將自己的妻子迫害成那樣,他有什么服眾的資本,被背叛還不是早晚的事。”

  徐白張張嘴,卻也是沒有說出話來。

  藍夢道:“兩個小主子呢?還安全?”

  “跟謝時在一塊呢,少主手里有大周軍的虎符,他似乎去了大周燕京一趟,調人過來。”

  “云瑯年僅七歲,即便谷主不在,辦事也有章程,只是那些人認他么?”

  雖然對季時宴沒有什么好感,可是缺人是他們的關鍵,若是手上有個幾千人,直接上山將飛獅寨踏平了就是,哪里用得著在這發愁。

  只是....當年的季時宴那么討厭子嗣,怎么會讓他兒子去號令他的人?

  說起這些故事就長了,徐白微微嘆了口氣:“可能他后悔了吧。”

  后悔?

  藍夢冷笑:“男人的懺悔值什么錢。”

  這位姐一向不好惹,徐白也只是沉默。

  也對,不值錢,他家姑娘一旦遇上季時宴,就會如此倒霉。

  這都成了慣性了。

  “你聯系謝時了么?”藍夢問:“還有欣欣,我聯系了許久也沒有收到她的回復,她人呢?”

  藍夢,徐白,鐘欣欣,謝時,四人都是藥王谷除了卿酒酒以外權力最大的掌事,沒人都有各自負責的轄區。

  除了徐白更多在谷內,其余的三人都經常在外頭。

  提到鐘欣欣,徐白面色尷尬:“出事了。”

  要說起來,這一切的事端都還是由鐘欣欣而起的,如今她人在大周軍隊里,他們的人也進不去營救。

  徐白將事情始末說完,藍夢暴怒拍案而起:“你說什么?!”

  “季時宴將欣欣抓走,為了引谷主出來,還說要將她扔給士兵?!”

  “據說后面這事沒有,承安王怕當真熱鬧咱們谷主,住了手。”

  藍夢簡直氣笑了:“他季時宴最好已經死了,否則若是落在我手里,定要他嘗嘗他對欣欣做的事!”

  這位掌事辦事向來比較下人,尤其討厭男人,她這么說,還真的有可能做出來。

  據說曾經有男人在診治的時候調戲了她一把,她便在他的藥里放了毒,導致他不能人道。

  徐白惹不起,只能往遠處坐遠了兩寸。

  “你再說,謝時人來了沒有?”

  “在路上了,人手力量不知,不過我們最好抓緊時間打探一下飛獅寨的消息。”

  這個不用徐白說,早在那乞丐來找藍夢的時候,她就已經派了人出去想辦法了。

  “但是飛獅寨不好混,整個山寨的入口只有一個,混進去很難,要出來就更難了,并且他們與官府是有勾連的,方才街上當眾殺人,一樣沒有人管。”

  徐白感覺這事確實很棘手。

  “而且他們既然這么高調地找人,那個叫宋旬的,想必也已經兇多吉少,但是不惜殺人也要找到走漏消息的人,則說明還想瞞著這事,谷主應該暫時沒事。”

  這些都是憑著一些蛛絲馬跡的猜測,當不得真,現在也只是用來安慰自己而已。

  只是徐白聽完,心底的擔心到底是少了一些。

  “掌事,有消息了!”

  一個下屬急匆匆跑了進來,正是藍夢派出去的人。

  徐白立刻起身迎上去:“怎么樣?”

  “山寨進不去,尤其是這幾日,防守似乎非常嚴,進出盤查都比以往還要嚴峻,所以屬下只能去山下就近的村子里探聽了點消息。”

  你下屬喘了口氣才繼續道:“聽說,寨子里今日要辦喜事,他們大當家彭楊要成親。”

  “什么?!”

  藍夢脫口而出:“別跟我說那個臭兵痞子,要娶的人是谷主??”

  飛獅寨的寨主彭楊好色,那是出了名的事情。

  而且他從前當過兵,據說上一任飛獅寨主是被他殺了謀權篡位上去的。

  反正就是個惡霸。

  卿酒酒要是被他逼著成了親,這還了得?

  “估計是了。”下屬喘了幾口氣:“山下農戶有些婦人在寨子里燒飯,不過她們知道的都少,而且她們一般住在寨子里,以防走漏消息,這也是其中一個婦人的丈夫說的,說是他去寨子里送了趟貨,要的是些酒水,寨主要娶一個雙腳殘疾的女人。”

  雙腳殘疾?!

  徐白臉色一白,看向藍夢:“谷主的腳受傷了?”

  若是腳受傷了,豈不就是更跑不了了?

  藍夢為人沉穩一些,只是斂著眉:“還有別的嗎?”

  “沒什么了,那男人知道的也不多,貨都只能送到山門口。”下屬語氣凝重:“看守太多了,兄弟們混不進去。”

  飛獅寨占了太便利的地形條件,若不是神兵天降,光帶人強攻根本不行。

  徐白豁然站起身:“不能等,若是當真今日成婚,谷主又腿腳不便的話,那今夜....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卿酒酒那性子,寧折不彎的,她定然會想辦法逃出來。

  但是這么久都沒有消息,說明她身陷囹圄,脫不開手。

  “再聯系一下謝時,看看他人到哪兒了?”

  為今之計,還真的要抱希望在謝時身上了,有人還好商量接下來的章程,若是人都沒有,簡直是玩完。

  但是幸好,謝時那幫人緊趕慢趕,恰巧入了白方城的地界。

  連帶著不好的消息是,城內連番變動,也終于引起了容錦那幫人的注意。

  白方城一下涌入許多人。

  客棧。

  云瑯放下窗欞,蓋住外頭掩映的人聲,一張小臉十多日都沒有松開過。

  “謝叔叔,這個白方城,今日是不是太熱鬧了一些?”

  “是。”謝時將睡著的丸丸放在床上:“所以我不敢主動去找藍夢。”

  一如白方城,簡直讓謝時覺得危機四伏。

  這城里不安分的因子也太多了。

  除了那高調找人的飛獅寨一行人,容錦也入了城,除此之外,謝時一直覺得還有一股叫人發現不了的勢力蟄伏在城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